梁文道:我党

从前一听人说“我党”如何如何,我就浑身鸡皮疙瘩不自在。首先我不是共产党员,二来满嘴“我党”的人也不尽然就是党员,既然如此,又何必把自己和共产党的关系说得那么亲?但不叫“我党”,你又能叫它做什么呢?便说“贵党”,这是一个近年十分流行的讲法,表面上客客气气地拉开了关系,实质上却又难掩一丝嘲讽。

那么干脆直呼“共产党”,这总够客观正式了吧?也不对。不晓得为什么,每次在正式场合连名带姓地说出“中国共产党”,大家都以为我接下来大概要猛烈批评些什么,如此称呼就像喊人家全名一样地不礼貌。更何况前几年有一阵子法轮功特别猖獗,每次键入“共产党”,搜索出来的前几条全是“天灭共产党”云云。结果逼得当时未得善法的当局临时要把“共产党”列做敏感词,在大陆境内就连中国共产党的官方网页都找不出来,尴尬得要命。

话说回来,这种不知该如何叫它才好的状况还真能显出共产党近年的处境。看起来它已经不太相信共产主义了,可它还是叫做“共产党”,非常地名不副实。它曾经自命是代表无产阶级的先锋党,但它现在的党员大概比一般非党员还要有钱。如果真像某些学者所说的,它成了代表全民的全民党,全体人民那许许多多彼此矛盾的利益,它又如何代表得完整代表得和谐呢?

也罢,反正无论如何都是一笔糊涂帐。于是我也渐渐跟着“我党”起来了,就和其他人一样,便连说这两个字时的微笑也和其他人一样。

【来源:苹果日报-陀山鹦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