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地下党

照道理讲,一个共青团团员进了特首办工作,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正如共产党党员数目近二十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通货膨胀一样,共青团团员的政治含金量也远远不及从前了。今天的共青团好比成绩表上的白兔仔,往往只有优等生的意思。内地一个中学生品学兼优,而且力争上游,一心一意想要做精英,这种孩子要是不入团,那才真是怪事奇闻呢。既然如此,你们香港人还怕什么?

看《建国大业》和《建党大业》这类红色电影,很容易给人一个错觉,以为早年的学生党员都是那么地坦荡,动不动就站上课室讲台,甚至街头广场,振臂高呼,慷慨激昂。不,当年大部份的学生党员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尤其是身负任务的那种)。他们其实更像电视剧《潜伏》里头的特工,行藏隐密,不露声色,喜欢躲在暗处策划行动,把同学情谊发展成一段段政治连系。五四有份带头上街的傅斯年便曾抱怨,后来的学运不比他们当年,真正的主事者老是埋伏在后,鼓励其他热血青年罢课游行,结果最后被捕的总是给煽动出来的儍小子,而煽风点火的组织者这时却早已不知去向。

在那个年代,共产党要做地下党,情有可原。甚至到了英殖时期的香港,往地下发展也是共产党唯一可行的途径。然而回归十五年了,贵为世界第一大党,执掌中国政权逾六十年的共产党还有必要在它治下的香港玩神秘吗?可惜,它的地下性格似乎早已深入骨髓,始终未在此间挂牌面市,逼得有志之士只能找民建联望梅止渴。

何必担心一个身份坦白的小小共青团团员?特别是在人人都说他老板是地下党员的时候。至于他老板究竟地不地下,恐怕就和当年的荣毅仁一样,看他百年,到尾方知。

【来源:苹果日报-陀山鹦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