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旅行依然文明的日子(铁达尼的最后晚餐之一)

尽管美国经济不景,但美国人依然是全球邮轮产业的最大客源,所以阿拉斯加、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才会成为船来船往的邮轮胜地。虽然美国人这么喜欢邮轮旅行,可他们对坐船这件事还是有些担心的。叫他们焦虑的并不是再度遇上触礁沉船这等攸关生死的大事,而是旅途归来会不会再增一圈肚腩肉。

坐邮轮为甚么一定会发胖呢?你看许多人搭完船回来怎样吹嘘它的好处就知道了,他们总是强调吃甚么都不用钱,爱点多少就点多少,从刚起床送到客房的咖啡面包,到一顿正式的早餐,接着午饭、下午茶,然后是盛大的晚饭;还不够?别怕,午夜说不定会遇上甜品消夜自助餐呢。这种吃到饱,饱到死的邮轮文化实在很美国,纯以数量取胜。我坐船的时候见到那些腹大便便的美国人排队等吃自助餐(近年中国人也开始加入这个行列了),再看他们盘子上的汉堡鸡腿烧牛肉,愈看便愈不明白邮轮一定要加上“豪华”二字来形容,而豪华又必定等同美食这个观念是怎么来的。

听前辈说,那是因为从前在邮轮仍未如此大众化的年代,它确实是种既豪华又以美食著称的旅行方式。再怀旧下去,就得追溯到上世纪初那段所谓的“golden age of ocean liner”了。那年头,来往欧洲和北美横跨大西洋两岸发达地区的唯一方式就是邮轮,那是一段邮轮与纽约摩天高楼的装饰艺术和爱德华风格的伦敦,以及巴黎的“美好年华”共同薰染出华丽灯晕的岁月。那年头的邮轮,他们说是“旅行方式仍然文明的日子”。比较文明的意思就是LV旅行箱还没装上轮子,因此必须由佣人一件件提上船舱,里头装了好几顶放在帽盒中的洋帽,与数不清件数的高级订制服。比较文明的意思还是船上不吃自助餐;愿意的话,倒有戴着白手套的侍应奉上源源不绝的鱼子酱。这种比较文明的旅行之精髓尽在以下一则流传至今的笑话:

一个乘搭头等舱的旅客在玛丽皇后号上的专属餐厅点菜,翻了半天餐牌,还是不够满意,于是问侍者:“难道你们没有烤象鼻吗?”然后侍者眉毛也不扬一下地答道:“这个嘛,先生,就得看您是喜欢印度象还是非洲象了。”自视甚高的老欧洲贵族和炫耀羽毛的新美国富户,有求必应的侍者和不失体面的管家,即将由极盛转入衰颓的殖民帝国,以及任人鱼肉的第三世界,还有那些海平面下的无名大众;这便是属于铁达尼的时代了,一切邮轮传说的核心,注定要撞上冰山葬身大海的锦衣玉食,“旅行依然文明的日子”。

【来源:饮食男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