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印度尼西亚排华

正当全球社会热情投入印度尼西亚地震引发的赈灾行动时,中国的民间社会却出现了一把截然不同的声音。全国各主要网站的论坛上,有大量的网民质疑政府与及港人为主的民间募款活动。他们反对捐款的理由之一是中国自己仍然千疮百孔,人祸天灾连年不断,自家门前那堆雪都还未清除好,又哪还顾得上远邦近邻的瓦上霜呢?理由之二则紧密扣准近年迅速勃兴的民族主义,和网上「愤青」的话语方式,认为印度尼西亚向来排华,这回犯我大汉天威之后,活该遭到天谴,又何须我华夏出手济助?

一时之间,1998年印度尼西亚排华杀淫劫掠的图片与故事又在网上四处流通,提醒国民印度尼西亚人的可恶。正好又传出受灾最是严重的印度尼西亚亚齐省,华人居民在灾难后竟然又成了劫掠的对象,于是不去赈济印度尼西亚还要幸灾乐祸的说法,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中国老百姓和香港市民之中,没有几个真正搞得懂印度尼西亚排华的真相,总是为了「同胞」痛心愤慨,痛骂印度尼西亚人横蛮无理。不过,正正是这种觉得印度尼西亚华人是同胞,要为了他们而拒绝施援印度尼西亚的想法,才真正害苦了印度尼西亚华人。

印度尼西亚排华的历史是一段非常复杂的故事,平时媒体却往往只注意到最表面的原因。比如说印度尼西亚二亿人口之中,华人仅占了3%,却控制了全国70%的生产。这就等于说排华其实是一种阶级斗争,贫苦的印度尼西亚土著妒忌富裕的华商。

但问题是为甚么有钱的总是华人(尽管大部分华人只是做做小买卖)?

如果用我们最喜欢最习惯的说法,那就是华人天性勤奋,聪明而且适应性强。事实上很多印度尼西亚华人也是这么认为,他们自小被教导成与土著不同,甚且不相往来。

对着一般印度尼西亚人,他们优越又自豪。可是如果换个角度来看华人的「灵活」和「适应性强」,评价可能就大有不同了。华人经商南洋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中世纪。十七世纪欧洲人来此开拓殖民地时,整个东亚的贸易网络就已经操纵在华人手上了。

以统治印度尼西亚的荷兰人为例,他们发现有效统治印度尼西亚的方法,就是对不同的种族采取分而治之的手段,把印度尼西亚土著踩在最底层,对华人则借重他们的网络和中国的关系。

如此一来则可以利用华人经商赢尽巨大的利润,同时使得种族间不平等的问题聚焦在华人和土著之间。荷兰统治当局甚至派华人负责收税,并容许他们从中牟取暴利。

对于这种统治方法,华人不仅不抗拒,反而「灵活」地「适应」,成了土著眼中殖民地国的帮凶。

华人在荷兰殖民印度尼西亚诸岛的时期,不只没有反抗,还主动地予以配合。

他们的长处是可以和同文同种的中华帝国进行海上贸易,把白银、丝绸、瓷器和香料运送在中国与殖民帝国之间。殖民地当局容许他们经商,但不愿让他们占土务农,有效地把经商的华人和种田的印度尼西亚土著普里布米人(Pribumi)按功能分割开来。当然华人也反抗过,也被歧视过,所以才会有著名的「红河事件」。

1740年,巴达维亚城(即今日的雅加达)的华人因为不满殖民当局对他们活动设下的重重限制,酝酿起义。不料荷兰人先下手为强,大举屠杀华人,甚至弄得河水都染成红色,情况惨不忍睹。这次事件成了华人证明自己也是殖民史受害者的最大证据,可是它的突出正好也反映出了华人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经历最严酷的对待。更重要的是,对土著来讲,这是一次殖民主子和帮凶之间的内部斗争。

华人也反抗过荷兰人,但那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权益,而非想要解放包括土著在内的全印度尼西亚。

更不堪的事还在后头。十九世纪末民族主义席卷全球,由反清革命带动起的新型华人民族主义也在世界各地的华侨圈子流行。

今天我们歌颂南洋华侨对现代中国的贡献,却极少想到那些在印度尼西亚住了好几代,活了几百年的华人为甚么要去支持中国革命?为甚么要去学堂学习汉语好再次「中国化」?原因之一就是一个独立强大的新中国想象,让他们终于可以吐气扬眉,有机会在西方列强之前扬眉吐气。但他们支持的仍然是中国大陆上的革命和民族主义运动,而非印度尼西亚本身的解殖。所以后来没多久当普里布米人自己开展了印度尼西亚民族主义运动时,这些华人就陷身在不知何去何从的困境了。你支持中国革命,但又不打算回去!你居住的地方正在搞独立,而他们反对的正是以前跟你相处得不错的殖民主子。

印度尼西亚华人与中国的联系在政治上绝对是负资产。一方面苏哈图将军在位的时候以消灭共产党为名,杀了五十万人,其中不少就是华人。因为华人与共产中国的关系在印度尼西亚人看来是不用怀疑地自然。

另一方面印度尼西亚土著永远不能完全相信这些祖上协助过殖民帝国,现在又因血统的关系强调与中国联系的华人,是真真正正的印度尼西亚公民。印度尼西亚华人的处境是现代民族主义造成的悲剧后果,如果我们还要为了更狭隘的血缘民族主义拒绝援印,那只是更加证明了印度尼西亚土著的假设,更加让他们把中国国民的表现迁怒于印度尼西亚华人。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