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搜索引擎沒告訴你的事》

互联网的出现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好处,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手指的跳动之间,就能够迅速掌握世界各地所有的资讯跟知识。理论上讲,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应该比我们的父母那一辈更准确、更全面的认知到了这个世界了是不是?情况不一定如此。

好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个文章,那个时候还是大家在写博客,在论坛上面吵架的年代,我就说当时我观察到一个现象,这个国家,其实甚至全世界,大部分 人常上的那些网站、论坛、博客群来来去去也就是那几个。我们为什么会上那个地方,是因为我们觉得大家志趣相投,如果是跟政治相关的时候,就是说它的政治立 场跟你相似,比如说有的人就喜欢乌有之乡,有的人就喜欢凯迪;而且还出现一个现象,喜欢凯迪的人绝对或绝少去乌有之乡,喜欢乌有之乡的人也不会去看什么凯 迪网、共识网,于是我们大家来来去去看的就是跟我想法差不多,立场差不多的人在说的话,来来去去看的是他们提供的消息,而那些跟我不一样的人,他们的意 见,他们的想法,是进入不到我的眼界范围内。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有可能会割裂得越来越严重,我们有可能会在自己那个小圈子里面越来越激进。可能今天这个网上面有一个网友说,那个那个谁不像 话,我们要怎么样怎么样;而第二个人可能说,对,说的对,我们明天就上街吧;然后后面接下来就说,上什么街,干了他……我们会变得越来越激进,然后到了最 后不可弥补,这个分裂,这个距离也填不起来了。

没想到现在的世界已经比我几年前所讲的那个情况还要糟了。我给大家介绍这本书《搜索引擎没告诉你的事》,The Filter Bubble,它的作者伊莱·帕理泽有一个网站叫MoveOn.org,我过去常常光顾,现在还有另外一个网站叫Avaaz.org,全球性地在网络上推 动着各种社会运动。

这位作者一开始在前言就指出了一个改变世界的重要事件,但是当时大家没有太注意到:2009年12月4日,Google的官方部落格出现一个很少人注意到的文章,公布我们从此之后有个人化的搜寻了。

从文章公布那天早上开始,Google善用57种讯号,包括你登陆地理的方位、使用的浏览器、以前用过的搜寻字,猜测你的身份,揣摩你喜欢的网 站,即使你登出之后,它能够预测你的需求跟调整搜寻的结果,这表示什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经验——其实今天全球主要的搜索引擎都有这个特色——就是同 样一组词,比如说“凤凰卫视”这四个字,你会发现你跟你家人、朋友一打这四个字进去,出来搜索结果首页显示的条目是不一样的,条目的顺序都不一样,为什么 呢?难道它们不是按照点击率来排名哪个先、哪个后吗?不,它现在按照你个人过去使用网络的习惯、爱好来推测你要看的讯息,你想要找的搜索是什么。这叫什么 呢?这叫个人化服务。这本来是很多做媒体的人梦寐以求达到的一个境界:你想想看,你与其跟几亿人一起看同样的一个电视节目,一个电视频道,为什么不能够考 虑你的需要,你的口味,你的偏好,为你量身订作一个专属于你的电视台,专属于你的报纸呢?我们现在透过互联网正在逐步趋近这样的状况。

我们再看看,这样的状况会造成什么?我举一个例子,在香港,用Facebook的人比较多,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其实平常不看报纸,也不看电视,他 所有的新闻来源就来自于Facebook。Facebook上的新闻来源是甚么?是朋友圈子里面提供的,这些朋友为什么跟他是朋友?是因为大家的背景相 近,兴趣爱好也相近。换句话说,这一群朋友他们提供的兴趣相近的这些新闻,来来去去都差不多,他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圈子以外的世界是怎么样。

然后作者伊莱·帕理泽就说到,“脸书具体呈现我这份不详的预感,我注意到在我的脸书上,一些保守派的朋友消失了,在政治主张上,我偏向左派,进步 派,但我也喜欢听听保守派的想法,这讲的是美国的保守派,甚至设法去结交保守派的人士,将他们列入脸书朋友的行列,我想看他们张贴的网页连接,阅读他们的 见解,从他们的思维学习一点新知,没想到,他们张贴的连接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头条动态消息,这是为什么呢?这是脸书那个很聪明的人工智慧的搜索引擎,他的 整个程序帮我决定了这一切,他为我量身订做了我所需要的一个世界。”

然后伊莱·帕理泽还继续说到,这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像一个过滤罩一样,就等于你在新浪,或者腾讯上面的微博,你来来去去关注的那个世界,那就是你 的世界,这是个过滤罩,过滤罩让人自我孤立,以银河高尔夫球迷的有线电视频道为例,范围狭隘,观众不多,但你仍和其他观众共享一套基准体系,反观过滤罩, 整个网络过滤罩里面只有你一个人,那么也就是说,你不再跟别人共享同一个世界,同一种经验。

第二,我们知道全世界各个媒体都有他的立场,你看《环球时报》,还是看《南方都市报》,你大概知道他们的政治立场、言论倾向,是不一样的,但是起 码你知道,我今天决定买一份《环球时报》我大概会看到什么。但是现在这个年代,你上网你知不知道Google、百度的政治立场是什么?其实他没有什么政治 立场,你不知道他给你设定的这个世界是什么。久而久之会变成什么样?就是所谓的民主跟公民社会不再可能,因为我们不再共享共同的资讯,我们没有办法打开自 己的小世界知道别人的消息,我们的求知欲有降低,我们面对新刺激、新消息来源的可能性减少了。

到了最后不只是政治的退化,甚至连创新、创意的诞生也都在减少。你想想,一个小孩,从小到大,他得到了所有的资讯都是他差不多的同伴,他的朋友 们、他的这个小世界提供给他,他不会曝露在一些他所未知的领域跟世界,他没有机会接触到他以前没想过的新观念、新想法,创意怎么产生呢?

【来源: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