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小弟和老大

行走江湖最重要是讲面子,几个中学生年纪的小流氓在街上被人欺负,他们的大哥当然要过问一下,否则日后在道上还怎么混?同理,“主管”几条街 道的地区小头目的地盘遭人“踩场”,明明亮过自家招牌,却一点用都没有,这时候他的大佬也不能不出面吧?一般而言,这类无日无之的小纠纷绝对惊扰不了最顶 层的龙头老大;除非这个帮派太过虚弱,纵是最底部最前线的小弟少了根寒毛,也算是丢了龙头的大脸。

或许这个类比有些不伦不类,但我还是要把它当做瞭解共产党现况的起点。没错,如今的党国就是这么一个最基层的乡镇小干部都能顺势绑架到最核心领导人的局 面;此所以陈光诚先生揭发镇级干部恶行,却要遇到整个国家的压力;此所以汶川一个县级领导“负责”丢官,没多久却能在异地升迁回归原级。过去的强人可以眼 都不眨就像剪指甲一样地剪掉这些小杂碎,现在的体制则得一路保人保到村子里去。

这个逻辑很简单,全由利益串连。下级交了“保护费”,和上头某人有了关系,那个上级就得照顾下级;否则一遇事,不仅有损自己这条线的利益和尊严,搞不好还 会连自己也被拖下水,遭到其他路线的清算。如此这般,几乎全中国每一个地方都能扯出一条上达天庭的利益输送链。而这许许多多的链条,就是大家所说的“利益 集团”的其中一种版本了。

所以陈光诚得罪的不只是某个地方计生办的小官员,还是整个计生机构背后的保家。当他进一步碰上了政法官员,那就是整套政法系统的大患了。在外国媒体和人权组织也开始加入关注之后,这位盲人律师更升格成了“国家公敌”。走上“国家公敌”的道路,从乡镇开始;开罪小混混,也就等于搧了龙头一耳光。

【来源:苹果日报-陀山鹦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