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不劳而获(不再服务的服务业二之一)

自由行游客的数目要是减少两成,对香港的零售、餐饮和服务业究竟会有甚么影响呢?如果说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个未知数的话,那么自由行对这几个行业已经造成的影响,就肯定是个已知的事实了。只不过,这个事实还呈现出了许多不同的面目,任何一个角度可能都只是管中窥豹而已。

比如说前一阵子很受欢迎的“澳牛”网文,便指出了传统街坊老店的变容,说它食物质素下降,但服务态度变好,似乎是为了讨好财大气粗的自由行贵客。而有台湾酒店业教父之称的严长寿,则抱怨传统五星级酒店开始不信任住客,要他们签下一些很辱人的保证书(例如不在非吸烟房内吸烟),因为有些北方来的游人实在不够规矩。我也曾在这里说过一些的士司机的坏话,他们好像唔再忧做,甚至可以胡乱开价,全靠本地多了一群不知就里的乘客。

这些现象看似十分矛盾,同样是游客暴增的结果,有的是态度转佳、殷勤待客;有的则是爱理不理,以大爷的身份去对付大爷。然而,它们却都是你我共见的事实。最近,我才发现自由行原来还产生了另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

前两个月,我在尖沙咀一间表行更换表带上的螺丝,于是就有机会亲眼见证自由行豪客的威力。那是一家三口,孩子一进来就坐在梳化上低头玩弄手机,爸爸妈妈则站在一个独立的玻璃柜前,带着疑惑的神情观察里头那枚隆重供奉起来的腕表。店员过来,爸爸便问:“这是甚么表?”店员回答:“ XXXX陀飞轮”爸爸再问:“甚么叫陀飞轮?”店员简略地介绍了几句之后,爸爸就开始谈价钱了,同时不忘补上一个不少豪客都会关心的问题:“这个牌子排得进世界十大名表吗?”得到解答,爸爸妈妈商量了一下,遂带着孩子出去。没几分钟,他们又回来了,原来刚刚是去逛逛隔壁几家表行,比较一下。这一回,他们下定决心出手。就是这样,在我等着修理表带的短短二十分钟之内,一枚取价港币百万左右的手表卖出去了!

请问,这样的生意,你还用得着费心去做吗?难怪不少内地顶端奢侈品的代理商和负责人都一谈起香港就有气,他们在里头砸银子做公关做宣传,做响了一个牌子之后,客人就过关买便宜货。我甚至听说,内地某些表商还时常要替香港分公司“服务”:客人在香港买了表,便立刻戴在手上回去,连盒子都不要,回去之后,才在内地同一个牌子的分店领取表盒。完事后,本地分店再把原来装载那只表的表盒寄上去给他们“补仓”。所以如此,是因为客人们害怕遇上过关检查,查中的话,重税难免。

说回那次修表奇遇。我担心的是,在内地打贪风暴兴起之后,竟然犹有这类掏钱爽快的奢侈品客户,二十分钟内从不知陀飞轮为何物,变成了一个陀飞轮的拥有者。如果这种客人不少,长此以往,表铺的店员还用得学甚么专业知识吗?恐怕他们只要学会普通话,再加上一张客气的笑脸就行了。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