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日本人的日本(日本例外之二)

《Monocle》杂志的创办人兼主编Tyler Brule是个有名的哈日族,曾经破纪录地在他这本国际时尚及时事杂志以英语连载日本漫画。最近他干脆以一整期专题来谈日本,封面是全亚洲人都会觉得很亲切的叮当;诚然,要说明日本的魅力和软实力,再也没有比叮当更好的象征了,它真不愧是2020东京奥运的代言人。Tyler Brule的意思是要介绍这个国家的创新能力,让大家看看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是否已做好迎接奥运的准备,以及再一次的复苏(上回东京奥运,正是日本自战后崛起的标志)。

可惜的是,《Monocle》仍然是老样子,一贯地表面和肤浅(它刚创刊时,我曾追捧过一段日子。我现在却只会拿它打发飞机起降时的无聊时光,那大概就是它的主要功能)。除了几篇短小但不精干的评论,绝大部分报道都还是围绕着我们游客最熟悉的那个日本——一个尊重传统、不懈钻研、彬彬有礼、高效整洁、不断在美学上精益求精的日本。

然而,真正会对2020东京奥运造成挑战的那些阻碍,它要不是轻轻掠过(例如日本和邻国的紧张关系),就是根本不提(例如仍在肆虐百姓日常生活的福岛核辐射问题)。最有意思的是一篇关于日裔巴西人的报道,陈腔滥调地把他们说成是日本和拉丁美洲的桥梁,东西文化的融合云云;可这群人在祖家面对的最大困难,却全部消失在一帧帧干净漂亮的照片背后。那种困难,正是日本这整个国家要走下一步的头号关口的缩影。

日本社会的高龄化,举世知名,所以它的劳动力不足也就成了人所共知的麻烦。为此,它曾经设法吸引移民巴西的日本人回流,让他们承担一般日本青年干不了或者不愿干的粗活。这些外貌血统皆很纯正的「日本人」来了之后,却始终受到排挤,不被接受为「真正的日本人」。前几年,日本政府又开始担心这些不够日本的日本人赖着不走,于是推出方案,替巴西把他们再吸引回去。为甚么?因为许多日本人最害怕的就是活在一个夹杂了陌生人的国度,不管那是个能说流利日语的入籍老外,还是个身体很日本但行为太巴西的青年。所以在日那数以十万计的韩裔移民就算已经到了二代三代,还是被他们在统计上归入外国人的范畴,只有孙正义这样的成功人士才能当上光荣的日本人。

故此,我们应该不会为曾野绫子(安倍晋三首相的前顾问)上个月的言论感到惊讶,她在曼德拉获释二十五周年那天,于《产经新闻》发表的评论如是说:「当年南非实行白人、黑人隔离居住的做法很好,值得日本借鉴。……日本应该建立一种制度,让移民严格遵守法律身份……自从20多年前得知南非的情况以来,我开始认为,单就居住区域来讲,应该让白人、亚洲人、黑人分开居住」。

这篇文章的背景是日本正在讨论放宽移民,以济劳动力不足以及人口老化的危机;不过日本人又实在受不了一大群外人的忽然涌入,进退维谷。于是曾野女士想当然地提出了她的建议,顺便庆祝曼德拉重得自由的周年纪念。它当然成了国际事件,南非驻日大使立刻去信抗议,因为这简直违反了今天我们全人类的道德共识。可是一个在社会和政坛上有影响力的名人,又怎能毫无顾忌地当众说出这么不合情理不合时宜的言论?并且发表它的刊物也不是甚么极右小报,而是日本三大报之一的《产经新闻》。是甚么样的环境才能酝酿出如此古怪的可笑丑闻?这真是《Monocle》所称美的那个要藉着东京奥运重新征服世界的同一个国家吗?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