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矛盾的发生(香港巨变之二)

为什么香港会在过去两、三年里头突然冒出一套前所未闻的身份政治议题,而且逐渐茁壮,甚至打乱了整个建立在民主化议题上的老局面呢?这套东西背后的本土基础,早有不少人谈过,暂且不辍,我们现在不妨换个角度,把它放在大陆和香港的互动关系上头,稍稍疏理一下它近年以来的走向和影响。

自从雨伞运动爆发之后,大陆一些平常不太留意香港政局的普通人也开始关心这座城市的情况了,其中对政治格外不敏感的一群最常提出的问题是:「香港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们想分裂?为什么要搞颜色革命」?最初遇到年轻朋友这类问题,我是很错愕的,因为在我的认识里头,大部份参加雨伞运动的人似乎都没有要独立的意思,更不会想到要藉此发动大规模的颜色革命。就连反对这场运动的本地传统左派大佬如吴康民与曾钰成,也都曾公开表示这类讲法言过其实。但在我的接触范围内,有这种想法的大陆百姓数不在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若从民主化这个香港政治的老议题来看,雨伞运动可说是三十年来港人争取民主的能量大爆发。而所谓的香港民主化,在全国范围而言,也就只不过是香港人想要普选自己的特首与议会罢了。一个地方的市民想选择自己的市长就是要分裂吗?那么去年台湾的「五都选举」岂不就是要把早有统独问题的台湾再分裂出五个政治实体?如果一般大陆人对香港民主运动的理解真的和我一样,那问题就简单得多了,对于香港普选问题,他们就算不是乐观其成,至少也不会那么反感,反正我们只不过是要全民投票选市长罢了。更何况这是两制,全中国人民都晓得两制之下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不同的,香港人依照基本法享有最终实现双普选的机制。

然而,经过媒体审查、网络防火墙的讯息屏障、部份现像的扭曲与放大,以及香港身份政治的崛起,整件事情就有了不一样的结局。

仔细回想过去几年的两地矛盾,我们可以发现不少不合常理,或者至少是不合往时常规的情况。例如两年前在媒体上吵得很严重的陆客小孩在旺角街头便溺的那件事,要是放在过去,内地官媒通常会试着摆出一副以和为贵的态度,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强调「血浓于水」,要大家各让一步。但当时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媒体却一连发出好几篇评论,与网络上来势汹汹的发言(是不是五毛水军所为,我还不敢确定),共同推动出一股针对港人「傲慢心态」的舆论反击。假如不是刻意为之,相关部门至少也没有全力遏止(可能是一时疏忽,也可能是放任自流。)于是一件小事就成了两地民众互相指骂,互相仇恨的导火索了。自此之后,这种两地民间撕裂,渐行渐远的局面便大致定型,再也回不了头。

与此同时,高举身份政治的本地知识分子和政治组织则不断地发掘类似案例,其中固有不少真事,但也不乏以讹传讹的谣言,并且把它们全部上升成族群本质分别的证据,强化「中国人和香港人是两种人」的印象。除此之外,更别忘了自由行对香港社会造成的压力、双非子女就学、大陆孕妇产子、本地传统商铺结业、大陆研究生比例、中联办势力的膨胀,以及香港政府的诸种失误,这一切也全都可以纳进「中港矛盾」的范畴,全都能用身份政治的语言去解释(恰好这些现象和问题又是老一套民主化议题解释不了的)。于是身份认同就正式成为站得住脚的香港政局新议程了。

巧的是这些出自身份政治的仇恨言论,大陆人几乎全都看得到,它们顺利无碍地渗过了防火墙,进入一般民众的视野。有些标榜本土立场的网站,甚至一度不受干扰,比左倾的《独立媒体》还要容易拜访。听见这些声音又看见了针对内地游客的行动屡屡爆发,大陆百姓自然会很不舒服。而他们对这种情况的认知,当然就是「香港人都很讨厌大陆人」,再加上「香港人不是中国人」,「支那狗滚出去」这类言词的左证,他们最容易推出的结论便是「香港人已经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了」。

香港人要普选自己的地方行政长官与议会,这本来不是问题;但香港人要是同时还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否认自己和国家的关系,那加起来当然就只能形成香港人想要分裂祖国,想要脱离中国的感知。正是这种感知,促成了许多大陆人对雨伞运动的负面印象。正是身份认同与民主化新老两套政治议程的合流,扭转了两地的关系,以及香港政局的走向。

对于中央政府内部比较保守的力量而言,此等意外局面的出现,其实不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因为香港民主化的问题确实已经到了不可再拖的地步,而「港独」则恰好给出了解套的关键。从前若想压制港人普选要求,靠的只能是「条件不成熟」、「循序渐进」等拖延战术。现在要否定一个染上了「港独」色彩的真普选,那就叫做师出有名,它既合民族大义,关涉到国家主权等神圣不可侵的原则;又符应了大陆民心的需要。同时它还是个对付内地自由派的好工具,任何同情和希冀香港普选甚至民主政治的内地知识分子与媒体都不得不在「大是大非」的主权问题面前闭嘴。否则就像我们已经看到的许多案例一样,遭到种种不测厄运。接下来,在香港重推《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与国民教育,更是势所必至,不在话下。

我不以为眼下情况是什么高层阴谋部署的结果,尽管因为两地撕裂的坏处要远远大于任何短暂的「好处」。但从形势推论,我只能说身份政治的抬头就会演变出这等局面,而且后头还有更多的麻烦。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