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回想去日本买电器的日子(日本人例外三之三)

之前一连写了两篇东西批评日本的种族歧视,我猜很多人都不会认同我的想法,因为平常大家去日本旅行,顶多就只会感到一点语言沟通上的不便,并不会真的碰上甚么排外的情况。没错,单从游客的角度而言,这个世界上还真难找到比日本更理想的目的地。它的治安良善,使人用不着像在巴黎甚或墨西哥那样担惊受怕。它秩序整洁,令人放心,火车准时得可以用来校准手表,厕所也比大部分第三世界国家的饭馆干净。它的人民有礼和善,你不用提防他们借故亲近,可以信任他们对陌生人主动提出的协助。更不要说风光、饮食和消费上等种种佳美趣味。再加上如今日圆廉宜,我实在想不到有任何不去日本旅游的理由;除非你仇日。

我不仇日,相反地,我对这个国家一直有份尊敬,以及莫名的亲近。亲近,是因为它在许多方面都能被我们当成中国的镜子。由于相似与差异两端的拉锯,这面镜子时常可以折射出一组复杂的镜像,提醒我们或许可以学习的东西,以及应该避免的问题。

比方说它的种族歧视。

今年年初,柬埔寨司法当局起诉一家日本人开设的酒店,指它违法。它的防火安全设备很健全,它的饮食卫生标准也远远高出了当地平均水平,它不欺客不搞怪,几乎挑不出甚么毛病。它唯一的问题就只在于这是一家「Japanese Only」的酒店,把日本国内那套「外国人不可」的习惯直接搬到外国去了,就连柬埔寨本地人也不许入住。同类例子,别的地方也有,只是柬埔寨当地的人权组织实在看不过眼,决定诉诸法律。

我想这家酒店的老板大概从没想过这叫歧视,正如鼓吹学习前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曾野绫子也没料到她的言论有多过分一样。对他们而言,对许多哈日的朋友而言,这只不过是为了生活习惯的便利,是种出自文化特性的考虑而已。几乎所有人都会告诉你,日本是特殊的,它与众不同。尤其日本人自己,最最沉迷这林林总总的「日本人论」,关心自己的独特文化,甚至自己的生理结构特点。我还记得,十年前有一本叫做《国家的品格》的畅销书,又一本典型的「日本人论」,作者是东京一家大学的数学教授。他认为日本人一直学不好英文的原因是他们根本不应该学——他们有一套与众不同的大脑运作方式,所以日本的学校应该全面废止外语学习。

客观地讲,这当然不是全日本的共识。抨击日本最猛烈的炮火,往往也来自日本。最爱谈日本「加拉帕哥化」问题的,正是日本经济学家。他们发现日本的手机要比iPhone早了十年就能上网和拍照,而Sony十多年前的地位就和今天的「苹果」类似,有型新潮;但日本到底出了甚么毛病?怎样会出一批只能在日本使用的最佳产品?回想我小的时候,很多人去东京秋叶原会抱一大堆电器回来,因为那些东西外头买不到,质量特别好。今天再想,这岂不可笑?苹果会出一些只在美国发售的高级手机吗?你会不会特地跑到加州买一些香港没见过的iPad呢?

如果只是消费,这绝非问题。我们在日本买一些日本独有的好对象,是用不着替他们的经济担心的。正如我们观光旅游,是用不着害怕种族歧视的;只要你不打算住下来甚至移民,他们依然是那么地彬彬有礼,客气周到。但是看到他们,我很难不想到中国。如今的中国,凡事都爱标榜「中国特色」,就连一些违反普世价值的观念,以及不符国际行为标准的事情,也都能用我们自己的文化特色解释过去。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可以用文化解释的东西了,只不过可以解释、可以理解,与可不可以接受是两码子完全不同的事。杀人犯之所以杀人,也总是有原因的,不是吗?日本的种族歧视问题、日本的文化内向,背后或许有很深层次很复杂的文化原因。中国各种制度与社会上的现象,或许也有不少「中国特色」的理由。但这一切原因与理由,都不会使问题变得不是问题。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梁文道:回想去日本买电器的日子(日本人例外三之三)》上有1条评论

  1. shit13

    全球化令文化交融和冲突,后者威胁人类文明底线,低等文明拒绝被同化,否认普世价值,移民绑架民主,输出恐怖主义,正源于西方普世的包容,而极端排外,骄傲的日本天然对低等文明免疫。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