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粮食短缺的未来(下一代人吃甚么?二之一)

食物不只是战争的武器,它更是战争的理由,只是我们今天很容易就会忘记这点,以为为了争夺粮食而打仗,是种既古老又野蛮的历史往事。诚然,近几十年来,大家熟悉的战事在表面上几乎都和食物无关,它们多半来自意识形态的分歧,国界的争议,以及宗教的号召。就算是抢占资源,那也是为了石油矿产等地下的宝藏,而非地面上的农田。可是只要稍稍看一眼今日世界的趋势,我们便不难预测等在前面的光景,甚至不难想象下一场大战的由来。

马尔萨斯的人口论曾经被认为是套过时的学说,觉得它危言耸听。可是最近几年,眼看着全球人口将要迈向80亿大关,很多人又开始重新看重那套两百多年前的理论,发现它是个警世的预言。主要的问题在于我们的人口数量不停上升,但耕地面积却不止没有增长,反而还随着环境的恶化降了下来。以前解决这类问题,靠的是效率与技术。但就让我们看看世界灌溉面积吧,凭着先进的技术与管理规划,全球灌溉面积从1950年到2000年惊人地增长了两倍,可从那以后,却几乎再也不能寸进。

至于改造作物品种,扩大产值,最近几年也没有太过可观的进展,有些学者认为这是因为各种农作物已经愈来愈接近光合作用效率的极限了。那么,谁来喂饱人类?又该用甚么方法来喂呢?一方面有像哈萨克斯坦斯坦这样的前苏联粮仓呈现出荒漠化的危机,另一面却有几十亿人拼命增加自己的肉食数量,间接消耗大量谷物。这样的世界会有将近十亿人在捱饿,这难道是件很出奇的事吗?淡水是另一个问题。沙地阿拉伯早在好几年前就宣布它的地下水层基本抽干,不能再种小麦。而分占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小麦生产国地位的中国与印度,则备受喜马拉雅山脉冰川消融的威胁。最近,美国加州还破天荒地宣布「制水」。为了解决燃眉之急,许多国家想到的办法就是对外买地,跑到别的国家去生产本国所需的食物。这就是近年备受关注的「新圈地运动」了。

网站「Land Matrix」是目前纪录和分析这类跨国土地交易的最大档案库。根据它的报告,目前全球被交易的土地已经有半个西欧这么大了,买家以韩国、印度、中国和沙地阿拉伯等粮食问题特别严重的国家为主,最大的卖家则是印度尼西亚、刚果与柬埔寨等几个国家。买回来的土地有一部分是为了开采地下能源与矿产,但更多是用来生产食粮或可转化成生物能源的作物。比起以前殖民帝国的强掠,花钱买地当然是文明得多。不过,这种文明手段也有它的风险,而且还是涉及暴力的风险。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