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勇武等待、大胆想像(想像最实际之一)

既然说过右翼本土主义在中港政局触发的实际政治效应,我们现在不妨接着探讨林林总总的右翼本土主义究竟有些什么主张,以及实践这些主张的步骤与策略。但一谈到这点,我们马上就会碰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像吕大乐说过的,目前盛行的右翼本土主义恐怕连一个“主义”都还谈不上,因为它更像是一股否定的情绪,多于一套完整而可行的纲领。他们知道自己讨厌大陆游客、讨厌“双非”,也知道自己抗拒中共,甚至不想做中国人;也许他们还知道香港人应该有套不一样的认同,以及适应这个认同的政治安排。但那个政治安排到底是什么?他们又好像说不上来,或者不敢直白。

当然,在这股情绪之中,我们还是可以疏理出三套相对清晰的论述。它们分别是:一、城邦建国论,二、香港独立论,三、回归英殖论。对这三套东西不赞成它们的论者往往嗤之以鼻,不愿深究,觉得它们脱离现实。有趣的是,信奉这三套论说以及倾向右翼本土主义的人却反而爱谈“实际”。原因是他们所反对的传统泛民脱胎自当年的“民主回归派”,寄香港民主希望于中共,已被现实证明其虚妄,于是港人回过身来自求多福,方为实际路径。故此他们自然有责要为大家描绘出一幅步步分明的路线图,引导港人走向他们设想的康庄大道。也就是说,这三套主张的支持者应该已经有了明确的方案,告诉我们“城邦建国”、“香港独立”以及“回归英殖”这三个目标不只可欲,并且可行。尽管我也不赞成这三套论述,但我相当认真地读过他们成文的见解,甚至还试着替他们思考实现这些目标的方法。可惜许是资质所限,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它们是“实际”的。

且以这三套主张众多共通前提的其中一种为例:中共崩溃。不管是要以一城之地重光华夏,还是干脆宣布港独,又或是主动要求英国接收,这些分歧立场的支持者往往都喜欢预言中共统治的崩溃。因为这三种主张的难关皆为摆脱中共统治,于是只要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瓦解了,天下大乱,香港便有可乘之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然而,先不谈为什么中共崩解,香港就必然会有自决的自由与永世的太平(台独阵营里头便有一种想法,认为中国大乱只会为台湾带来即时的军事威胁),我好奇的是他们对这个预言的态度。要知道八九以降,几乎每年都有人预言共产党快要完蛋,最近的例子是一向看好中国前景的美国学者沈大伟。这些预言或许有据,或许荒诞,重点是这三派人是打算把他们心目中的香港前途押在这类预言上吗?

如果不想把他们口中的“实际”沦为一场赌局,他们大概就得协助促成中共统治的瓦解了。可是右翼本土主义与传统泛民的最大区别之一正是拒绝“北望神州”,就像陈云所说的,“井水不犯河水”。连支联会纪念六四,或者其他“左胶”那样子关注李旺阳等内地维权案件,都会被他们打成“出卖香港”的叛徒作为,他们又怎能主动投入到更激进的反共运动里去呢?所以,起码在这一点上,他们和期待中共会自我改革,又或至少实现对港诺言的传统泛民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分别仅在于传统泛民还会为内地自由派人士及维权运动敲边鼓,而他们却是单纯坐等预言的兑现。而他们对中共这个头号对手的“实际”策略,原来就是等它灭亡。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们也可以管把这个策略叫“勇武地等待中共灭亡”,简称“勇武灭共”,意思是只要你勇武期待,中共就会自己垮台。

更有意思的是,这三套主张的支持者有时会为了谁比较“实际”而争论,例如TS、David及汶俊等三位作者在博客《书史小斋》上发布的“香港归英论”,其中一篇文章的题目是〈“先归英,后独立”比较可取〉。这篇文章的前两段分别从“现实角度”指出“城邦自治,问题重重”与“香港独立,孤掌难鸣”,然后试着论证为什么香港就算独立,也先得经过回归英治这一程序。其中考虑不可谓不周全,既谈到了英联邦诸国如何该在香港断水断电的情况下伸出援手,又提到了背靠英国应该可防“美帝”霸权。不过,先撇开作者种种应然层面的推论(例如英国该‘有道义……给予香港一定数量的军事支援’,又如港人归英乃‘出于一种道德上的要求’),我还是把焦点放在一个最基本的实际问题上头,那就是英国为什么,又凭什么要接受香港的“回归”?上世纪八十年代,英国曾经提出“主权换治权”,且不可得,何以现在就能大方“接回”香港?说到实际,这个世界上恐怕很难找到比英国政客更实际的人了,所以他们才会不顾美国反对,加入中国牵头的“亚投行”。这几位“归英派”论者是否对国际政治和英国政坛内情别有洞见,使得他们能够得出“回归”英治比较“可取”的结论呢?

如此认真对待此等许多人眼中的谬论,一来固然是为了迎合右翼本土主义崇尚“实际”的风气;二来则是因为这是右翼本土情绪中少有的政治方案之一;更要紧的,是它还代表了“港独”论以及“城邦”论的共通逻辑──一种凭借想像力来代替推论与现实的逻辑。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