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农民如何成为盗匪(下一代人吃甚么·二之二)

古人一定不能明白,为甚么我们今天这个世界有四分之三,数以亿计的饥民是住在农耕地区的。那些土地就算不是顶级,起码也够肥沃,应该足以养活那些饿着肚子等救援的人。他们为甚么不耕种,为甚么不自己下地?他们是不是太懒?

西非利比里亚的Pa Sando就是一个能说明问题的好例子。根据英国《衞报》2012年2月29日的报道,这位乡村地区的酋长本来捡可可豆捡了三十年,但现在他再也无法回到他所熟悉的那种生活。因为那片从他祖父开始经营的可可园,已经全被一家马来西亚公司收购掉了。他对记者指着那片他被禁足的园地说:“这一切原本全是我的,但它们现在走了。”在整个土地“转让”过程里面,没有协商,没有议价,根本没有人问过他一句话。那是政府和这家跨国集团之间的私事,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军警闯入,看着推土机铲走那祖传的可可林。然后改种油棕,一种用来喂饱汽车的植物。

跨国土地交易有时候就是这么回事。一些有钱但是土地资源开始紧绌,又或者根本种不出东西的国家如韩国、中国、马来西亚,与沙地阿拉伯,纷纷跑到贫困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收购土地。那些国家的政府官员乐于这种买卖,因为可以换取他们急需的金钱。而富国也当然爱和这类地方交易,因为他们缺钱,而且法治不彰,民主意识匮乏,每一笔生意都能省掉一大堆麻烦,比如说和农民谈判,建设合乎第一世界标准的排污设施。

于是大批大批的小地主被人从自己的土地上赶了出去,从可以自给自足的农民变成了等待援助的饥民。他们之所以需要援助,是因为那些新建的农场甚至不会请回他们当工人。在那些被圈走的土地上劳动的,往往是新地主本国企业的员工,以及更有效率的机器。也就是说,这类土地交易甚至不会为当地制造出太多的就业机会,他们制造出来的,通常是比以前更穷更饥饿的百姓。至于买家,则能在这些交易里头得到他们想要的粮食,他们的汽车所要消耗的能源(世界上有近十亿饥民,可耕种的土地却拿去喂车,这岂不是件怪事?),还有增长可期的获利机会(根据‘Land Matrix的档案,香港特区政府和注册在香港的公司一共完成了三十五项跨国土地交易,主要都是用来投资)。

然后人类熟悉的血腥气味就又开始在空气中传播开来了。失地的农民成了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或者自己起义,或者加入叛军与激进的极端组织。他们甚至干脆直接沦为盗匪,抢劫国际救援机构运给难民营的粮食。所以近年不少第三世界国家的军队开始有了新任务,像巴基斯坦那样,在每一辆运送谷物的卡车上布置至少一名武装士兵。要是正规武力不够用,土地交易的买方就会聘请私人保安公司与雇佣兵,以防自己的财产遭到劫掠。他们要防的坏人,就是原来住在那些土地上耕作的农民。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