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打机式港独(想像最实际之二)

梁振英曾经在施政报告里头点名招呼过港大《学苑》特刊,其中就有一篇叫做〈谈军政•看港独〉的文章,被传统左派媒体视为大逆典范,因为作者居然开宗明义地讨论起了港人武力“起义”的可能。这篇文章刚刚出来的时候,我也很认真地读过几遍,因为这两三年来我见过无数呼吁大家勇武抗争,甚至流血牺牲的言论,可就是没看到如何以暴力实现港独的系统方案。而〈谈军政•看港独〉的难得,正在于它真的提到了港独武装力量的形成办法,以及在地作战的走向推演。

在右翼本土主义难得的三套具体政治主张当中,“港独派”的支持者大概要比“恋殖归英派”多上不少。可就和后者一样,“港独派”想要实现目标的头号障碍依然是中共的存在;除了等待“变天”,他们一样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实际策略。诉诸和平谈判,那不只是不可能,甚至还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右翼本土主义最恨和中共当局坐下来谈,任何接触都等于妥协投降。诉诸法理,这也有许多人分析过了,目前的法律框架之内并没有实现港独的空间。要求国际声援?那就和“归英派”期待“英联邦”诸国“义助”香港一样,是种想像大于实际的幻梦;更何况右翼本土主义这么强调实际,又怎能把实践理想的手段寄望在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之上呢?

所以说来说去,欲得“港独”,还非靠暴力不可。这很好,因为这才对上了右翼本土主义崇尚勇武的口味。放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谈军政•看港独〉这篇文章就显得格外的有价值了。只是细读之后,我发现自己对它的理解恰恰和衮衮建制诸公相反,它根本不是在鼓吹什么武装独立,而是以沙盘推演的思想实验告诉大家,这条路到底是走不通的。例如在谈到港独派如何成功组织本土战力之后,作者紧接提醒:“港独派面对的首批阻力必然是境内驻扎的解放军部队。又因香港毗邻澳门,驻澳战力亦有千人,本土部队实际面对的是七千人众的反动力量,其抗争过程必然血腥”。还有:“又假如本土战力能于境内抗争中取得短暂胜利,成功收敛两地驻军武备物资,港独队伍仍须面对北方军事压境。……应对之法或曰游击战略,惟如此一来,香港全境形同战区,国计民生将难以维持,结果同样悲惨,最终大陆武力占领香港,港独自治彻底摧毁”。

然而,做为思想实验,我却嫌这篇东西还不够周全,预设了太多“假如”不说(假如港独派可以组织本土战力,假如本土战力可以战胜驻港部队……),它还少了许多更基础更实际的考虑。比方说武器,我就在网上论坛见过热血份子商量这事,颇有不知从何入手之慨。关于这点,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些信息。首先,我们该从最容易的方式入手,不求太过复杂昂贵的器材,专注在全球最通行最简便的AK-47上头。这具神器的黑市价格相当浮动,各地差异极大,目前最廉价的货源来自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的家庭作坊,每把大约只要两百欧元。要是按照〈谈军政•看港独〉一文的计算,香港本土战力成功征召了五万“正规军”,一人至少一把,那便是八千四百多万港币。也就是说,先不管子弹,也不管如何接洽国际军火黑市和走私,更不管怎么“成功征召”五万热血正规军,港独派大概得先准备八千多万港币现金(一个浅水湾豪宅单位的价钱)。

有了武器,还得训练,训练的又不只是开枪方法,还包括林林总总的战术调教以及军事教育。这类训练,恐怕很难在港本土完成(你不会以为War Game就算是吧?)。几万人,不,就说几千人好了,目前全球可以为这么多人提供这类训练,又不必正式参报某国军队,还能不动声色暗地进行的,恐怕还是阿、巴边境,伊拉克与敍利亚接壤地区,以及北非一带。难题在于这些地区的军事组织要求严格,其中一项至少得是宗教信念的考核,港独热血青年不能不做心理准备。

我们还可以细密推想其中每一个步骤,比如进军将军澳电视城的方略(攻占电子传媒,乃是任何政变的首要动作),而且每一步都难如登天。但是,正像另一篇网上奇文〈香港独立建国与1941香港保衞战〉所言,尽管从历史和地理上看,香港根本没有条件搞港独,有着各式各样的先天限制,“可新加坡与以色列虽被强敌包围却能独立建国。为何新加坡能,以色列能,而香港不能?答案仅四字:决心、毅力”。

我想,这就是右翼本土主义“实际”观的要点了,“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心,单随国师学习蔡李佛拳法,修炼神功护体,那武力建国的梦想也是可以成就的。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