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和官员说文化

今天没人敢说香港是文化沙漠了,但我猜同样也没有人敢说香港政府不是文化沙漠。过去这二十年,为了文化政策,我们一群朋友少不了要和官府政党打交道,真长见识。首先得搞清楚,香港每年花在艺术节目图书馆之类的东西上的公帑并不少,甚至在东亚地区称得上名列前茅,最起码要比台湾多。然而我们负责制定文化政策的部门叫做「民政事务局」,负责执行相关政策的部门称为「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负责在议会代表文化声音的议员则是「体育、演艺、文化」界的霍震霆,光看这些人物和名目,就知道文化的份量有多重了吧。

曾经见过一个性格很江湖的官员,擅长去车公庙替香港求签,每回和他谈到正事,就起身举杯高叫「大家饮杯」。还见过一个典型的港英精华,和他说台北上海的进展,他就用冷笑代替「台北上海算得乜」这句不屑出口的话。那么新加坡呢?香港不是一天到晚要和新加坡竞赛吗?他们也有文化部呀。不料他竟回应:「咁新加坡有冇文化咗呀」。我不晓得他现在再去新加坡会有什么感想。最后那一位名义上主管香港文化政策的高官我就没有一会的运气了,只知道他真的热衷「民政」,比较喜欢去大大小小的同乡会交谊感情,据知其他文化圈的朋友们也很难见得着他。

印象至深的一回是在某高官宅邸聊西九,他想说服我们接受政府方案,于是在俯视维港的草坪上指着对岸感性地说:「你看,将来西九起咗个大型文化区,东九启德嗰边又起番个大型体育区,几好睇呀!香港咁就双翼齐飞啦!」

【来源:苹果日报-陀山鹦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