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食粥的政治

如今这世道,好粥不易找了,所以我时不时就会光顾一档离家不远的粥铺。一直以来,这就是段普通食客与食肆的关系而已,一买一卖,十分简单。直到有一天,一位朋友告诉我:「喂,嗰间嘢嘅老细好似系蓝丝带噃,有人见过佢去参加嗰边搞嘅活动」。他这话是甚么意思呢?是想提醒我「道不同,不与为谋」,以后再也别去那家「敌营」搞的粥铺吗?于是那段简单的关系就多了一层往昔未能料及的色彩,变成了敌友矛盾;我去不去这家馆子吃粥,现在是个立场的问题了。如果我不理会这政治取态上的差异,继续帮衬,这很可能就是「是非不分」,甚至「支持卖港」了。然而,我毕竟是个「老派」香港人(也许有人会觉得我是个『未觉醒的香港人』),我如此回答朋友:「喂,大佬呀!我而家食碗粥咋,驶唔驶搞到咁严重呀」。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认为我这种态度很「左胶」,大过「包容」。然而,不「包容」的话,我又能怎样呢?我住的地方,邻居十之八九是乡事势力支持者。我是该搬家,还是以后假装不认识他们?要搬家,我又该如何确定新居附近全是自己人?有没有人能够提供这样一份统计清单和地图,去告诉大家全港那些地区是黄的,那些地方是蓝的;告诉我们那些商铺食肆够黄,那些店家又是偏蓝呢?

我们今天时时把「包容」当成一个贬义词,又将许多不同的概念、言论及行为一股脑地丢进定义不清的「包容」这个大框里头。但究竟甚么叫做「包容」?去一家政治立场和自己不同的老板开的店吃粥,这叫不叫「包容」?和社会价值观不同的人做邻居,这又叫不叫「包容」?

严格来讲,这并不算是「包容」(或者政治哲学意义上的『宽容』),而是「划界」。现代世界的基本特质之一,就在于社会上不同领域的划分。我欣赏一位运动员,不是因为他的政治立场和我有多接近,而是因为我喜欢他在比赛中所表现出的卓越;所以反过来说,我也不必因为他在政治领域中的言行而影响到我对他身为一个运动员的评价。例如黄金宝,他也参加过一些保守色彩浓厚的活动,有替政府站台之嫌;可他始终是我心目中的「香港车神」。我知道杨贯一喜欢结交权贵,常以客任国家领导人「御厨」自豪;不过当你问到他家做的炒饭,我还是会说那的确是非凡隽品。同样地,一部电影也不会因为它开宗明义支持某项我赞同的政治议题,就顺理成章地要被我认可是部好片子。

说到电影,近年我们常常听到大陆官方封杀和民间抵制某些艺人的消息,据说是因为那些艺人在「政治上犯了错误」。香港的舆论流行把这些艺人形容成有风骨有良心的艺术家,觉得他们敢说真话敢表态。我完全同意,当一个人在明明知道有政治及利益风险的情况底下,仍然坚持道出自己所信从的价值和观念时(不管那是甚么价值),这种勇气是令人钦佩的。然而必须小心区分,之所以反对这类政治封杀,并不只是因为我赞同那个被封杀者的意见,更是因为这类封杀是逾界的;是政治领域扩大,吞没了其他领域的表现。

且以近日终被证实为谣言的舒淇事件为例。传闻这位演员在康城影展的资料册上把国籍从中国改成台湾,于是网络一下子就炸开了,不少台湾和香港网民称赞她是「台湾之光」与「良心演员」,而大陆网民自是恶言诅咒,呼吁抵制。假设这个事件最终真的演变出最坏结果,大陆片商甚至官方出手抵制她包括《聂隐娘》在内的多部作品,我们又会有什么反应呢?我想,港台二地大概有不少人会鼓励她声援她,因为他们认为使她受罚的那个行动是对的,因为他们认同她在国籍问题上的态度。如果我要表态,我也一定会鼓励这位演员,同时抗议针对她的种种封杀举措;但理由却不是她在所谓「民族大义」议题上的立场,而是因为那些封杀越了界,因为政治在这种情况下吞没了艺术文化领域的独立。简单地讲,在我看来,一个演员的政治立场与她的艺术成就实在没有多大关系;一个演员在政治上的取态之对错,与我能不能看到她有份参演的电影,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两回事。

我当然明白,现代社会的领域分化,以及各项价值的独立自主,尽皆是相对而言,难以彼此切割得一乾二净,所以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完全独立于政治的艺术,也不可能有不受经济影响的运动。不过,这种分化又是一种理想,是启蒙运动以来的理念追求,而且还是一种深入人心的理念。故此在明知运动不能彻底摆脱政治的情形底下,我们还是会盼望奥运不要那么地「政治化」。乃至于在另一些艺人引发的政治争议当中(例如张悬伦敦演唱会上的国旗事件),很多大陆网民又会批评那些艺人「把政治带进了艺术」(这又是另一种值得探讨的情况,此处不议)。

雨伞运动之后,据说香港发生了一次「政治觉醒」。这让我想到最近看《苹果日报》与《壹周刊》的体验,不知是不是我太过敏,我总觉得这两份出版物好像少了一些往昔常见的广告。我说的不是那些本来就不会投放广告给它们的财团,而是一些关乎日用民生消费的中小企广告。后来我又在一些朋友那里得知,原来还真有在中小企负责广告宣传的经理「政治觉醒」,开始关心媒体的政治取向。照道理讲,以他们的生意规模,以他们本地为主的市场定位,实在不必多虑「上头」的压力和胁迫。说难听点,就算你在「政治不正确」的媒体上宣传,也还轮不到你被秋后算账。按以往常态来看,在何处登广告,应该考虑的无非是对象品类,受众多寡,以及影响力之大小而已,怎么现在又多了一项政治检查呢?这就好比吃粥还得先问老板对政改的看法,可笑复可怜。如果「政治觉醒」指的是公民意识增强,个人开始关心自身与政治的关联,自然不坏。但我现在还看到了另一种古怪的「政治觉醒」,那就是不分领域、事无大小地存了一个政治心眼,从吃粥到营销都得先保政治正确。

如果有人反驳,重申汉贼不两立,对异我者绝不「包容」的「天理」,坚持蓝丝老板的粥店绝不能进,黄丝背景的媒体绝不能碰的话。那么即便我有多不喜欢动不动就拿文革吓人,我也还是不得不提文革。因为文革就是一个最讲立场并且只讲立场的时代,是个政治淹没了一切领域的典范。

【來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

梁文道:食粥的政治》上有1条评论

  1. 安之若素

    感觉梁的食粥政治有些偏面,里面讲到应该着重明星的政治观点,不应封杀,民众不该抵制,但是前提是名人政治观点的独立性,可是这个独立性是很难保证的,因为这很容易被利用,封杀是有过分,到民众自发的抵制可以理解,这是一种民族主义的表现,这也是民众的自由,所以,我觉得梁先生在表达一些观点时应当考虑周全,当然你有你的自由,可是你发表了就是要影响别人的,所以要慎重!我也是一名学生,挺喜欢你的个性,但是总感觉一些观点考虑不够周全!谢谢!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