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无言以对

BBC网站介绍英国著名记者约翰.汉弗莱斯(John Honphrys)的著作(《无言以对》,《Lost for the words》),内容是讲述现今世代英语被乱用及滥用的情况,文中提到政治人物爱叫空洞、无实际意义的口号,其实这现象并非只发生在英国或美国这些西方国家,反观在我们的生活里,也经常会被这种不知为何物的词汇所包围。

《无言以对》的其中一个讲述英国政坛口号空洞化的例子是执政党的政策宣传口号,如「新工党新挑战」、「新时代新政策」及「成就的时代」等等。

这些口号的内容空泛得可以,没有甚么具体的内容或涵意。简单来说,这种口号式宣传,只是一种虚幻形象化表现,希望以看似进取、前卫,实质却无甚了了的正面口号令受众感到论述者的正面意识。话说回头,从政者语言空洞无聊化,大抵已成为先进发展的国家与地区一种普及化问题。

以香港去年的立法会选举为例,候选人的政纲介绍大多也只有一至两页小册子,内容来来去去都是监督政府、改善施政民生等等,这些口号从八十年代香港实行代议政制开始时已经出现,喊了超过二十年,却无甚进境。

叫的口号也只有「民主自由」、「稳定繁荣」等占尽道德高地的老套话,试问有哪个市民不爱稳定、自由、民主呢﹖从另一角度分析,候选议员们这些宣传口号,无疑是一种对现有社会问题采取逃避态度的方法。由于香港政治环境复杂,从政者在叫口号时惟有选择一些放诸天下皆准的名词吧了,以免出现被人质疑的情况。

故此,政治口号也变得越来越「大路」,一些如「支持同性恋合法化」、「增加公援金额」等富有争议性的口号,已变成了政治人物的烫手山芋,在竞选时切忌宣之于口,宁愿当选后再调整政治思维。

中国当代伟人邓小平也是善用政治语言的高手,说话中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叫人叹为观止。

1989年,当会见美国前总统老布殊时,谈到治国话题,邓公说道「民主是我们的目标,但国家必须保持稳定」。对着自恃全球最讲求民主的美国领导人面前,邓公愿意抛出能与对方沟通的共同语言「民主」作桥梁,但另一方面又讲明国家还是要稳定的,说了等如无说,可视为政治人物稳当但又空洞的政治语言范例说明。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