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陈云辩证法(想象最实际之四.完)

虽然就和许多人一样,我也时常弄不明白陈云论述的真义,只见他一时热血沸腾地倡言某套主张,一时又说那都只不过是鼓动民粹的策略。可在他自己看来,他倒是有一套非常严谨,逻辑一致的政治理论。在《香港城邦论二──光复本土》的序言里,他说:「我的政治理论的用心,出自儒家诚明之论。政治理论首先要逻辑维持一致,要诚实,不要欺骗,此谓之诚。其次,要继承文化传统的理性,此谓之明。这就是《中庸》的诚明之道,自诚而明」。

那么,他那一致而又诚实的理论到底有些什么内容呢?简要言之,就是「汉贼不两立,王道不偏安」。其中,「汉贼不两立」既是描述事实与来自这个描述的行事规范,也是一个短中期的策略。所谓「事实」,指的是继承了华夏正统的香港,和已经不再是华夏的那个现代中国,乃两个截然不同的区域和社群。所谓「规范」,就是这两个区域应该严守分际,尤其香港,必以「城邦建国」的手段维持住本土生命,方能自保自立。如此描述,如此规范,便是不少人津津乐道的「城邦论」基础。不过,再往下一层推演,这套很容易让人误会是要港独的理论,就变成了一道台阶,其真实目标乃一个港人不偏安于一隅,行王道于天下的「帝国」(或者『华夏天下』)。于陈云眼中,城邦建国也好,北向殖民也好,这全都是「顺势而行」,现实得不得了。于是他又免不了一贯风格,自吹自擂地问:「我的政治理论的威力在这里,大家看到了吧?」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他这套「理论」并非政治哲学意义上的理论,也不是以阐明现实为主旨的社会科学,而是一个打算安排政治现实的规划。既然如此,大家当然可以要求陈云说明这一切规划应当如何实践出来。更何况陈云这么喜欢谈论现实,总在指导大家行动的方向。

关于城邦建国,其大义是香港本系城邦,大陆与香港也本来就是邦联的关系,只是掌权者不愿承认而已。所以「反蝗」和其他「勇武」抗争手段,目的全在逼迫当局承认这个「现实」。只要他们接受现实,接下来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至于为什么很容易连带煽动起港独情绪的「勇武」手段会逼得掌权者承认「现实」,而不是促使后者更加紧了对那个「现实」的改造(也就是把一国两制带往一国一制的方向)?我不知道,因为陈云也没有说得很详细。但姑且就当眼下右翼本土主义厉害,勇武得吓怕了北京,使中共不能不放生香港,让你「城邦建国」好了。接下来又该怎样实现那王天下的大计呢?

陈云认为,那个正名了的香港很了不起,有如「华夏梵蒂冈」,以文明垂范天下,于是「中共可以面对其苏俄正统来源而不必急于隐藏,他们可以正视其域外蛮夷来源,缓慢复汉」。再明说一点,意思是「中共可以借助香港过桥,安度政治与文化转型,不乏骤然失去政权」。不只如此,就连台湾也可以「释放其华夏文化负担,安心成为一个建政于台湾、归心于台湾的华人政体,其情况犹如南韩,但比南韩更为接近华夏,因为台湾会与中国、香港和澳门结成华夏邦联」。换句话说,香港城邦论的厉害在于:一来安了中共的心,使之掌权之余还能在文明上伟大复兴;二来还能顺便解决两岸问题,让台湾一边台独一边和中国华夏各表。但问题是该怎么让中共和台湾接受这么厉害的主张呢?

第一步原来是要和「北京商讨拓展领土或管辖区」,因为香港的文化必须向外扩张,其工业也得重新发展,新移民也最好能安置在广东开设的「新殖民区」。有了这块能够辐射内地的「新殖民区」,不只可以解决香港地价过高的问题,还能带头改变中国,令它真正「与世界接轨」。听起来,这和梁振英倡导的向广东买地与河套发展,或者深圳的前海方案差不多;但陈云认为他心目中的「新殖民区」是不同的,因为后者真由港人管治,而且还会扩展到东莞、惠州,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香港」。

为什么中共又要吐出手上的东西,让你香港反向殖民呢?简单地讲,就是为了未来的崩溃。因为香港届时能够维持宪政秩序,保住中共的利益。万一中共不信邪,硬要统治香港,那么「一旦中国崩溃,中共灭亡而香港自治自立」,香港就可以用每天向大陆发出一万张二级公民身份证的方法,「在国际势力的保护之下,将中国殖民」。正如几乎所有右翼本土主义者似的,陈云也相信中共必然要崩溃。分别在陈云还相信中共也知道自己快要完蛋,所以迟早得清醒过来,乖乖地和城邦派合作。

再说一次,尽管我始终不知道在中央商谈香港普选问题都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中共为什么会忽然发现国师的伟大,醒悟他这套东西是千载难逢的锦囊妙计。但我还是善意地当他得计,就让习近平在脑海中礼贤俯就,求得卧龙出山,凤雏现世好了。因为不这么做,中共将来说不定真的会亡党亡国,到时候利益尽丧,又怎么对得起八宝山上的列祖列宗?

然而,叫人吃惊的是,说好的救命单方居然是具屠城木马。不到五页,陈云笔下这套中共不敢不从的分析竟然出现重大转折:「大城邦计划提供的文化自立、政治安全与资本保障,足以引动整个大陆的人民。届时岭南文化特区成为国上之国,共产党的中央统御力量势将崩溃。大城邦计划要成功设立文化特区,须要中共陷入艰难管治的局面」。其中一个令中共掉进危机的关键是「托柱换梁,将过往共产党统治设下的党委分阶段撤走,以合乎现代规章的市议会取代」。

大部份右翼本土主义者的具体政治主张都预设了太多太多的想当然,同时又太过缺乏实现那些想象的条件说明。在这些人当中,陈云的特点是他标榜体系,好谈实际。不说别的,就看我刚刚勾勒出来的这条推理好了:一、中共不能不让香港城邦自治,也不能不让香港北上扩展成一个大香港城邦,因为它要自救,为了将来的衰亡做准备。二、香港要成为一个大城邦,中共就要自拆墙脚,好让自己陷入艰难管治的局面。如此实际的理论体系,各位看得懂吗?我看不懂。许是鄙人愚钝,未克领会陈云阴阳辩证之道术的奥义,恐怕还得等他下一册大作,揭示深藏在这一切迷障背后更宏大的计划。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