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整肃「同路人」(同路人之一)

就和之前很多人估计的一样,今年6月*日果然有些本土派跑到维园烛光晚会踩场,要求正在座谈的支联会成员「建设民主中国就返大陆」。为什么早在事情发生之前,大家就能猜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呢?那是因为不论你管它叫「本土派」、「激进派」,还是「勇武派」,这一路人的行动方略都已经形成惯性了,人人都熟悉得很。这套习惯的第一条是在重大的社会争议上头,首先对付不掌实权的普通人与普通机构(例如自由行游客与孔教学院大成小学),然后才轮到真正拍板决定相关事务的政府部门。第二条,也是更加重要一条,则是集中火力攻击传统泛民,而不是他们口中的万恶之源(比方说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所以他们未定要像支联会那样游行到中联办门前,也不必跑去骚扰「爱字头」的集会;但却一定得去支联会的主场示威。

没错,传统意义上的泛民才是本土勇武激进派的头号敌人。这是早在这股浪潮孕育之初,就已经显现出来的轨迹。想当年公民党明明站在支持「五区公投」的立场,但还是遭到一些口口声声要民主党「票债票偿」的激进份子狙击,令人啧啧称奇。不是吗?那几个公民党候选人和你共有相同的主张,一致的立场,为什么你还要恶狠狠地视之为敌?难道他们不是你的同路人吗?

问题正正出在「同路人」这个概念。

从法国大革命到苏维埃革命,几乎一切带有浓厚民粹色彩的政治运动都特别喜欢从「肃清革命队伍」下手,不断地挖出异己,不断地「清除瘀血」,据说是为了「健全进步力量」。

本地激进派亦然,在他们看来,所谓的「同路人」不只不是可以团结可以合作的盟友,反而还是最危险最应该提防的敌人。从现实面讲,这恰恰是因为「同路人」和自己有较为接近的地方,面对的是相同的对象,所以需要在彼此之间拉出更大的区隔,甚至不顾逻辑地批判他们,从而在竞争当中取胜(就像当年那些人狙击同类支持『五区公投』的公民党似的)。简单地说,他们根本放弃了开拓「市场」的想法,放弃了从名义上头号敌人(譬如『爱』字头为代表的保守派)那里挖走对方支持者的念头,因此也放弃了理解那群人以及与他们沟通的尝试,然后再把这种汉贼不两立的强硬姿态延伸到对「同路人」的斗争上头,划出「真对假」和「坚持妥协」的路线分别。这本是政治光谱运作的常见模式,最激进的人必然会把没那么激进的人当做对手,因为反正他们也抢不到保守派的市场。

从理念上说,本地激进派似乎也有点历来激进民粹运动的特色,时刻关心自身的洁净与纯正,总是害怕队伍之中会出现内奸和叛徒。所以才使得「卖港」、「投共」之类的字眼成为眼下最流行的骂人话。那是因为他们把社会政治运动理解为敌我分明的战争,而战事当中最恐怖的绝对不是站在明处的敌军,而是伪装成自己人的内应。所以若要取胜,若要「救港」,当从清算所谓的「同路人」开始,以免人民「受到蒙骗」。事有轻重缓急,欲攘外必得先安内,在这样的思路底下,破坏支联会的工作就要比直接冲击体制重要得多了。

不要看这批激进派反对「和理非非」,许多成员往往不带脏字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这种力量在道德态度上通常是很严肃的。我所指的道德态度,乃是一种对「真诚」的不懈追求。且以社运歌手「香蕉奶」遭到批评一事为例,这位时常在运动现场献歌打气的年轻人为什么会挨骂?难道他唱的内容违背了运动者的理念?难道他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用心?还是他的音乐造诣太差?都不是。依照一位论者的讲法,那是因为他不单止没在雨伞运动之中失去什么,反而还因此扬名得利,从一个没没无名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可以众筹出唱片的「歌星」。人家有工作有家庭有事业,全都放弃,走到马路上餐风饮露;凭什么你可以藉此成名?凭什么你能募款出碟?「真诚」的运动必须是要有代价的,一个「真诚」的信徒必须得受尽磨难、有所牺牲。否则的话,那就是用心不正,那就是「抽水」。好玩的是,一些替「香蕉奶」辩护的人几乎也袭用了同样的逻辑,强调他本来是个大有前途的法律系学生,如今为了理想甘置平顺人生不顾。意思是他确实「真诚」,因为他真的也付出过代价。

我们还能举出更多的例子,比如被人质疑「抢夺道德光环」的何式凝。无论是谁,他们全是这种严肃道德目光检视下的可疑对象,全是在无私信仰之可能还夹带了个人考虑等杂质的不干净份子。

这种极端严苛的道德态度,其实是一种自己赋予自己的形象,也是一种可以脱离任何政治理念与实质信仰内容的表皮,它的重点在于先让自己感动,然后再感动其他不知就里的旁观者。好比一些公开表演苦行,当众鞭打自己的修行人。这么做的人能够透过这种行动向自己保证自己的正确;而旁观者尽管搞不清楚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也多半会觉得「一定有啲嘢」,对他们肃然起敬。此所以热血的激进派老是要反对「左胶」的「快乐抗争」,反对在集会中唱歌,反对大伙替自己鼓掌,反对吃火锅,甚至反对闲聊分享;因为抗争不可能是愉快的,革命不可以是请客吃饭,真正有信仰的运动应该类似苦行,宁愿爆粗也不可以爆笑。

既然如此,我们接下来就应该要谈谈那个值得让人牺牲受难的信仰究竟是什么东西了。可是在此之前,且先让我继续探讨这类攻讦「同路人」的现象,看看它背后是否还有些有意思的心理条件。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