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全部问题都是同一个问题(总体与最终二之一)

长久以来,世界各地的本土族群主义者都喜欢把自己所定义的本土,把自己所要捍卫的那个本土,视为一具身体。只有站在这种形象的隐喻基础之上,他们才能顺利号召民粹激情,打击一切外来的“细菌”和“病毒”;同时严厉检视这具身体之内的一切“器官”、“组织”与“细胞”,看看其中有没有外敌潜伏,又有没有病变了的叛徒。这种隐喻固然是普世的,但不同地方自有它独特的本土资源,为这套抽象隐喻奠下了它在本地生根的基础。

例如香港,最早为这类身体隐喻提供线索的,大概就是才子陶杰了。十多年来,“DNA”这个字眼反覆出现在陶杰兄的文章和节目之中,它有时会和“小农”搭配,形成“小农文化DNA”;有时则与“中国人”嫁接,组成“中国人的DNA”。虽然他几乎没有仔细界定过他所说的“DNA”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我们大致可以把它理解为“民族性”和“文化本质”一类的东西。尽管“民族性”与“文化本质”是组在社会科学上很有争议的概念,不够严谨,而且过时;可它却很符合我们一般人在日常生活当中的直观感受,可以即时回应我们平时对“典型”(Stereotype)的需要,所以这些概念始终流传,一直不衰。

陶杰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把“民族性”等玄而又玄的概念,具体化成了非常物质非常有机的文化“DNA”(请注意,他所说的文化“DNA”又和“Meme”不同),彷佛民族性是种深深根植在一个身体上的东西,难以割舍,怎么自觉怎么改造都不会有用。说到这里,就已经近乎种族主义了,似乎一个人或者一个社群的成员,之所以有某种和行为某种心态,全是与生俱来,命中注定。当然,文化“DNA”这类组合本身很矛盾,因为一样物事既然是文化的,它多多少少就不可能完全受制于自然的身体条件;反过来说,我们也实在很难从生理的角度解释一切文化现象。比方说很多人都觉得会排队、守秩序,乃是香港人特质的一部份,但你该如何在香港人的基因组合上头找到这种特质的依据呢?

一切矛盾,理论上的重重问题,皆不能妨碍陶杰纵其才具。本来就是一位作家,以形象之语,逞天赋之能,大家都不会太过深究他笔下的用字是否经得起严格的检验。于是“中国人身上有小农DNA”,和“中国文化的DNA变不了”之类的说法,渐渐就成了民间广为流传的套语了。

与才子气十足的陶杰不同,陈云自许是个严谨的理论家,要为今日中国和香港的局势与难题给出一套周全的解释。陶杰会为了效果而干犯种族论断之大不韪,把中国文化“DNA”讲成一种古已有之,始终不变的根本毛病。陈云则先从经典和局部民俗当中提炼出一套淳美典正的已逝“华夏”,再将现在的大部份问题归在四九年后建政的共产党头上。较为cynical的陶杰不只不提出任何正面的理论和行动纲领,他对香港人也是不客气的,觉得我们就算接受过英国“高等文化”的洗礼,终究洗不掉身上“小农DNA嗰阵味”。陈云却标榜香港,认为我们在英治之下保住了前朝遗绪,应该以一城之力在未来反济胡化了的中原。

陈云不用文化“DNA”这类粗疏的字眼,可他和陶杰一样,喜欢总体文化论断;前者会说中国人就是如何如何,后者则曰大陆人就是怎样怎样(这里所说的大陆人指的是四九年后被共产党统治教化出来的新‘人种’)。陈云不太使用和生理相关的言词,但他也类似陶杰,似乎相信一个包含一切的文化特质是变不了的自然。一日受过共产党的统治,一辈子就是凶狠粗蛮的奴才,到了香港会赤化香港;留在大陆,即便将来有了民主普选,那就会变成更可怕的巨兽。而民主化过程当中,种种民主社会价值的建立,公民社会的茁壮,都改变不了中共在大陆人身上种下的“毒性”。所以陈云才会提出大陆要是有了民主,将会变得更加危险。有趣的是,这种想法在某程度上却呼应了许多威权政府的主张,要不是认为宪政民主不适合所有文化,不能照搬;就是拖延,觉得自己的人民还没有准备好,必须一步“训政”成熟,直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负责任”地实现民主。经过陈云的转化,文化“DNA”一类的观念,就为今日香港本土族群主义者铺出了一张虽然模糊但又很有魅惑力的想像框架。模糊使它很有弹性,延伸的范围无限宽广;魅惑,是因为它坚持内外有别,符合人类区分彼此敌我的本能需要。

在这套框架之下,双非孕妇、跨境学童、自由行游客、内地留学生、在港工作的内地人,以及新移民,他们全都是身怀病毒的他者。尽管他们带来的社会効应不同,但问题归根到底不在什么政策设计和执行等技术细节,而是一种文化的问题,甚至一种人的问题。反对双非孕妇来港产子,不再是个医疗资源的问题,而是反共乃至于反大陆人的问题(因为双非孕妇产子会带来更多坏基因)。于是,从这类社会政策的规划,一直到政改,就全都变成了同一回事,是个敌我矛盾、“大是大非”的根本决断。至于这种思路能不能为大家提供一个切实可行的“最终解决方案”(final solution)呢?那不重要。因为真正要解决问题,通常的做法是拆开线团化整为需,个别问题个别思考。但本土族群主义者并不真的想解决问题,他们只想爽一把,期待某个爆发时刻,在那一刻解决掉一切外来势力,自由行不来了,内地留学生消失了,新移民不见了,香港民主了,港视也在大气电波当中开播了;防止大陆病毒入侵,让香港永保健康的战役也就成功了。

【来源:苹果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