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入侵者火蚁

我们用「入侵」这个字眼形容红火蚁在香港的繁殖,我们的媒体放大了牠们带来的恐慌;我们知道牠的俗称为何是火蚁,因为牠的工蚁刺到你的时候,你会感到伤口附近彷佛有根火柴燃烧起来,灼痛难当。但是我们的媒体从来没有告诉我们这种蚂蚁是个甚么模样的品牌,牠为甚么要攻击人,又为甚么牠会对农作物造成伤害?我们只知道他长了一对大门牙,可怕得像只怪兽。

火蚁和政治有关吗?当然,红火蚁首次被西方媒体关注,是在1957年。那个年代美国南方的农夫首先发现这种来自南美洲的陌生蚂蚁,他们还注意到这些蚂蚁会使得农作物枯萎死亡。直接毒死农作物的并非火蚁本身,而是牠们牧养的芽虫。

对农夫来讲,细小的芽虫会吸干植物的养份,乃欲除之而后快的害虫;但是对火蚁而言,尾部会分泌蜜糖般排泄物的芽虫则像乳牛一样。所以受到红火蚁保护的芽虫大量繁殖,害苦了农作物和农夫。当农夫想要除虫的时候,火蚁就会群起而攻。厉害的是用水灌蚁穴也没有作用,因为工蚁会聚成一团,把蚁后包围在中间,像一个大圆球似地浮在水上,直到碰上干燥的地面,再解散建巢。

别忘了牠们来自亚马孙河的热带雨林。美国农业部当时大力宣传火蚁的祸害,用广告把牠们描绘成可爱田园生态的恐怖入侵者,同时大量倡导使用化学药物DDT去灭蚁。其时一批先知先觉的生态学家大大反对,认为DDT对环境的破坏要比火蚁还可怕。

双方的争论很快就变成了意识型态口水战,因为美国农业部运用当时流行的冷战语言,把火蚁说得很像入侵美国的赤色共产分子,而这片「自由土地」上的原生动植物则是无辜可爱的老百姓。于是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之下,农业部竟也莫名其妙地形象上变得和国务院国防部一样高大,成了冷战第一的角色。后来甚至还有小道消息说红火蚁果然是共党分子精心怖下,用来对付美国农业的阴谋。这场「红火蚁战役」一直打到1978年,以大家最后发现DDT为祸更大告终。至于它间接催生了美国的现代环保运动,就是后话了。香港这场红火蚁风暴有意思的地方,是最初大家都把重点放在广东省再次隐瞒消息,害苦了香港人无年花可购之上。似乎再次证明大陆输入坏东西,中港边界关防不够严格。但是在发现香港原来早有这么多蚁窝,说不定两年前火蚁就定居本地之后,真是谁送给谁都闹不清了。

与此同时大陆有人提出火蚁来自台湾输入的「洋垃圾」,结果还引发了一场谁正谁邪的两岸阴谋论大对骂。可见即使小如蚂蚁,也能成为政治角色。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