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十年内,香港上网要翻墙?

【苹果日报】我家附近有位精神状态不太好年纪也不小的清洁工,时常一边打扫地上的落叶,一边大声在咒骂着什么。别看她总是喃喃自语,偶尔高声大叫吓人一跳,她清理环境的工夫可是做得很认真的。难得清洁公司愿意聘她工作,附近街坊也待她不薄,周不时把一些废纸集合起来给她去赚些外快。最近废纸回收停顿,她的生活应该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吧。比起近日吵得闹哄哄的「港独」争论,坦白讲,我觉得中止废纸回收这个新闻的份量要重得多了。为什么香港直到现在,还会有那么多过了退休年纪的公公婆婆,要靠拾荒这样的体力劳动来维持自己的生计呢?为什么他们要用辛苦了大半天的代价,才能为自己的饭桌多添一小盘蔬菜呢?但在像何君尧议员这样的特区新贵看来,持续追击港独似乎才是今日香港的头等大事。为什么我们的城市会对自己脚底下这片土地上正在发生的真正惨事视而不见,却要执迷于一团恍如空中楼阁的幻影,并且把它描绘得越来越细致呢?回想过去几年我们走过的路,便能发现种种支撑那团幻影的执念与情绪,其来有自。

几年前,我在这里写过一篇题目叫作〈仇人也是邻舍〉的东西,内容卑之无甚高论,无非是想指出我们全都被迫要和政治立场殊异于己的人共居一城,因此我们必须理解那些人为什么会和自己这么不一样而已(再啰嗦一次,「理解」和宽容是两回事)。结果这个题目被一些朋友笑话到今天,觉得这是「大爱左胶」的典型病征,总是想劝大家要同情那最不值得同情的主张,多理解别人背后的苦衷。在一些人看来,政治上的敌人无异于杀父仇人,根本不共戴天,怎么能说他们也是我们的邻舍,又凭什么要求我们的理解?可是最近很奇怪,当年一些痛斥我那些说法「维稳」的论者居然也在要求理解了。他们不至于赞同恭喜蔡若莲副局长丧子的言论,但要批评涉事青年凉薄的人去想想,那些青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满,他们不满的根源又是什么?听来有点道理,但为什么你的论敌要理解这个呢?他只管恨你骂你就够了,不是吗?

我们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其中一个原因正正在于很多人不肯从自己的偏狭情绪里头跳出来,稍稍理智一点,稍稍不那么离地的去看这几年来的政治轨迹,反而放纵自己的偏见和仇恨,多推一把,将局势终于推向无可挽回的地步。

写评论不是算命,所以我一向不太喜欢预测时局走向。就算偶而为之,并且言中,也不可能高兴,因为那通常不是什么好事。2014年,人大常委会决定普选框架前夕,友人约晤,我当时就从早成昨日黄花的「D&G事件」与「内地小童旺角街头便溺」说起,谈到一套维稳政治和维稳经济正在香港出现,借着推高陆港矛盾,以民族大义和国安问题的原则展开斗争,使得一国两制渐渐变成一国一制。现在重看这篇名为〈悲见香港好大镬,搞到咁局面边个有着数〉的过时访谈,我发现证诸后来这三年多的种种事故,其基本推论还是可以不用变的。但我最大的错误,是犯上了后来《成报》的毛病,以为这多半是中间一群专吃维稳饭的,和一些靠斗争来达到政治目的的人在作祟,低估了这是既定大方向的可能。

那篇访问发布之后,照例被一些右翼本土主义者(包括后来被叫做「港独份子」的人)狠批,认为我是主张大家不要抗争,不要煽风点火,任由政权高压才好。的确,后来我还写了好一堆批判港独和右翼本土主义的东西,因为我从不相信他们这种抗争是有意义的真抗争;闹了这几年,我也从来没见过他们为自己的目标提供过可信可行的路线图。相反地,他们只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给出借口去让香港一切珍贵的价值逐步沦丧。你真的认为比起老无所依的现实惨况,富豪廉价租借官地,香港独立是个更值得大家集中全部精力去完成的一件大事吗?

但我知道事已至此,今天再说这些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接下来,我们将会看到沿着斗争港独的主轴,社会上各个领域的变化。首先学林郑的说法,「打压言论自由和学术自主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因为违法的港独言论根本不该出现,正如内地官媒所言,几乎等同于「主张纳粹」,所以消灭它并不违背言论自由和学术自主的精神。当然青年们是会抗争下去的,尤其是像辱骂大陆同学为「支那人」的周竖峰,这类人将来还会陆续登场。说来奇怪,把港独和纳粹相提并论,本来牛头不对马嘴,偏巧周先生去年还展示过纳粹手势,正好给了一个「物证」。而且他年纪虽轻,却懂得当年地下党渗透国民党手段,叫他支持的团队派人去对家那边做鬼,好胜出中大学生报内阁的选举。尽管与者稚嫩败事,但他们这等校园斗争功夫还是叫人一新耳目,来日不可限量,必将抗争的战场蔓延到其他地方。

套句共产党的老话,哪里有压迫,就哪里有反抗;其实反过来说一样也通,反抗到哪里,压迫便跟到哪里。所以当民主墙不能谈港独了,有人就会在课堂里讲,接下来则自然是课堂上也不许讲。可是这依然不是打压学术自由,因为港独不在学术自由的范围之内。另外,由于占中已经被正式定性为港独运动,所以事实上从来不是港独,但却发起占中的戴耀廷也就是港独了,必除之而后快。再下去,就是所有支持他的学者,所有去过雨伞运动现场的老师教授,也都有同情港独的倾向,就算不逼学校解雇,恐怕也得他们自行划清界限……。

港独的范围还很有弹性,以澳门立法会选举中的新一代反建制派被人说是和港独有联系一事来看,大概全香港的民主派也都算是港独了。可不是吗?就连最「大中华胶」的教协,最近也被喉舌媒体批评,指他们要为今日弥漫校园的港独风气负责。然后,可能连所有批判大陆政局者(如台湾李明哲),乃至于反对有利于陆港一家亲政策的意见(如反对高铁一地两检),也都会惹上危害国家安全和涉嫌港独的麻烦。

顺着这些线索,限于篇幅省去中间的步骤,我不妨大胆猜测一下十年内将会陆续出现的情景:当整个香港的「常识版块」(马杰伟语)逐渐转移,包括法官和律师在内的法律界人士及组织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扩大化定义的港独,自愿替所谓港独份子辩护者将会接不到工作。一切公帑资助,或者在政府场地呈示的文化艺术表演活动乃至于书籍,都要经过政审。大型企业招聘员工,必须仔细研究应聘者的政治经历和立场(例如调查他们的社交媒体),同时限制员工的政治活动。《苹果日报》关门大吉,因为少去了这一端,所以现在还勉强维持的主流媒体的政治光谱必将缩窄,完全倒向另一端。没错,还有网媒,大家还可以在facebook上头活跃。可是谁敢保证未来香港不在防火墙内呢(前阵子澳门试验性地断了半天通讯工具「Telegram」的使用,或许就是为了将来更大计划的实现)?更何况facebook急于重回中国市场,苹果公司在中国开设iCloud数据中心,要将小小香港的互联网运用大陆化,绝非想像中那么困难……

梁文道:十年内,香港上网要翻墙?》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