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求仁得仁

【苹果日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求仁得仁」这四个字演变出了「出得嚟行,预咗要还」的粗俗意义。于是大律师也好,前辈作家也好,都因此犯上众憎,惹来一片非议。到底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等三人,加上「新界东北十三子」以及近年一切因政治问题而系狱的青年,能不能以「求仁得仁」这句老话去形容呢?如果不能,这是为什么?如果可以,他们又是在那一层的意义上「求仁得仁」呢?何妨回到《论语》原文,看看圣人自己当年是怎么说的:

「冉有曰:夫子为卫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

若是翻译成大白话,这段话的意思大概就是:

冉有说: 「我们老师会不会帮助卫君呢?」子贡说:「好,我去问问他老人家」。于是进到孔子房内,子贡就问了:「伯夷和叔齐算是何等人物?」孔子答道:「那可是古代的贤人呀」。子贡又问:「那他们对于自己的遭遇可有抱怨?」孔子再答:「他们求的是仁,既然已经得到了仁,又还有什么可怨的呢?」然后子贡出来,就告诉他的同学:「老师是不会扶助卫君的」。

要读懂这段有名的对答,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下时代背景。按冉有所说的「卫君」,指的就是当时卫国的国主卫出公辄。他的父亲蒯聩本来是要继承卫国的世子,却弑母未遂,负罪出逃,投奔到了卫国的死敌晋国,于是就轮到他的儿子辄登位。后来晋国支持蒯聩回来夺位,由此便上演了一出扰攘多年的父子之争。这段历史不只涉及到后来子路的牺牲,更是从《春秋》三传一直到宋明儒都不断反覆传述和讨论的课题,可说是关心中国社会政治思想者不可不碰的经典案例。但我们可以先放下这些不管,看看它在《论语·述而》这一章里的作用。

话说当时周游列国,到哪儿都不受重用的孔子正好就在卫国,所以他的学生冉有和子贡都很想了解自己的老师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协助卫出公对付他的爸爸,好在政治上一展宏图,飞黄腾达。当时还在孔子身边的弟子,大概都有类似的疑问。所以在《论语·子路》里面,我们又可以看到这一段更常被人引诵的对答: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

《论语》之所以叫人屡读不厌,其中一个原因是它总能用最精简朴素的语言,生动鲜明地刻写出不同人物的性格情态。你看一向爽直的子路,一上来就问他老师「机会来了,卫君辄正等着夫子去帮他,您打算怎么做呢」?不料圣人竟答「必也正名」。子路马上就很没大没小,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回了一句「有这必要吗?老师你真是太迂了」。光从这一问一答,我们就能猜到圣人和子路这对师生的关系应该十分亲密,日常相处绝不古板严肃。对着如此直肠直肚的子路,圣人在后面也非常正面地接着说了一番关于「名正言顺」的大道理。那番道理,若照王阳明在《传习录》卷上第四十三节的衍申,是要卫出公退位向父亲道歉,而蒯聩又感动得愿意让国当个不管事的太上皇的话,恐怕任谁都晓得不可能实现。圣人当然也不会不清楚,逢此乱世,这种理想简直不切实际。所以他等于是在告诉子路,我是不会去帮卫出公的了。

相比之下,精明的子贡就不会这么开门见山地问「夫子为卫君乎?」了,更不可能像子路那样,兴奋得摩拳擦掌,干脆跳一步问老师预备如何协助卫君。他拐个弯,忽然提起了伯夷和叔齐,看似风马牛不及,其实是要从侧面观察老师的反应。

因为伯夷和叔齐这对兄弟后来虽以不食周粟,饥隐首阳山著称。但他俩之所以「沦落」至此,一开始却是为了兄弟相让,谁都不想继父位称君。话说商末,孤竹国君要他的儿子叔齐做继承人,但他却在父亲逝后坚持把位子让给哥哥伯夷。而伯夷呢,也一样坚持不就。这两人,做弟弟的认为君位该传长子,做哥哥的则主张父命不可违,相持不下。后来伯夷索性逃跑,没多久,叔齐也跟随大哥而遁,后世传为佳话。

子贡举出这个例子,一来是因为这对兄弟面对君位的态度,就和卫出公辄和蒯聩的父子之争相似,同样关乎人伦和社稷的冲突。但更要紧的,是伯夷和叔齐虽有相让贤德,世人无不称美,但却落得个权位尽失,要在首阳山上吃野草的下场,对我辈俗人来说可谓十分凄惨。难道他的老师也打算效法他们,为了那迂得不行的名份正统的道理,甘愿放弃自己向来怀抱的为政大愿,终于无所作为?所以他才会在圣人夸赞伯夷叔齐是「古之贤人」后,立刻补问一句「怨乎?」圣人的态度非常坚定:「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为了成己达人,为了天下人得以安立的大道,就算在凡世间不得志,就算体肤受苦,这也没有丝毫可怨。

正是「我欲仁,斯仁至矣」。一个人想要修仁守仁,不靠任何外在力量,也不管最后的命运如何,根本在他下定决心走上这条大道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得仁」了。是故在圣人和子贡这番对答之后,《论语·述而》紧接的下一句话便是「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像伯夷叔齐那样,退居荒山,以疏食白水渡日,看似艰苦,实则乐在其中。为什么,因为「求仁而得仁」。相反地,背离正道,「不义而富且贵」,于圣人而言只不过是浮云罢了。

所以今日城中权贵好谈中国文化,要年轻人多多认识传统国粹之精深博大,我是举双脚赞成的。而且我建议他们就从自己开始做起,好好读一下《论语》,认识认识「不义而富且贵」与「求仁得仁」的区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