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政治道德

「何伟途东莞嫖妓」事件的复杂,在于它重新迫使我们探讨甚么是一个政治人物应该把持的道德操守。

表面看来,焦点似乎是何伟途到底有没有嫖妓,如果他有,他应该退出民主党兼且辞去区议员职位;如果没有,他大可以清清白白地继续做好议员我自为之。但这里首先就牵涉到所谓「嫖妓」或者「性交易」到底是不是件坏事,大家可以争个无止无休,我们暂且按下不表。问题是就算性交易不道德,而何伟途又真的干下了「不道德的交易」,那又如何呢?或者退一万步,那女子与何的关系不是交易,而是男女朋友的感情,整件事原来是宗婚外恋,我们又是否可以接受他继续当个为民请命的政治人物呢?

政治人物应该为有更高的道德水平,是个常识;政治人物的主要衡量标准就是他的从政表现,也是个常识;二者之间究竟应如何评量?这就得从现代政治的根本原则说起了。古代帝皇讲究德管天下,四海归心,其正室夫人也要跟着母仪天下。皇帝底下一批官僚臣子不能只是办事有效率,文章有华彩,还得孝顺恭让,八德欠一不可。这是因为不论中外,古代的国家都有浓厚的道德价值。

只要让国民活得好,还要他们活得对。现代「世俗化」了的政治观念,依赖自由主义的原则,严格区分公共领域与私人生活,强调的却是政治不能干涉道德。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每个人心目中最正确的生活方式和道德原则也未必一样,所以国家要干的就是保护百姓各过各的好日子,并且提供大家过好日子所必需的共同资源,例如健康、教育和宗教自由。

因此政治人物的私德如何,也就不再像古代要求的严格了。但这不表示从政就可以不顾道德,因为从政也有从政的专业道德。所谓政治道德,首重诚信。诚信也者,针对的是一个人有没有为了短利投机,在政治原则上左摇右摆,在同一个政策上今天说是明天则否。

政治上没有诚信的,纵有天降大才,我们也叫他政客;政治上坚守原则信念的,纵然力有不逮,我们也可称他为政治家。民选的政治人物还要讲另一种政治诚信,那就是他有没有对选民说谎。

很多人误以为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问题是他到底有没有和莱温斯基性交,其实真正的议题是他有没有欺骗选民。同样地,何伟途也大可说一声「我私事关你鬼事」,但若欺骗选民,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