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四)

我们继续跟大家讲拉班·扫马的故事,我们过去几天呢都在解决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今天的中国人不知道谁是拉班·扫马,然后我们解释到,这可能牵涉到某种汉人中心思想跟一种对中国的误解。什么叫对中国的误解,就如果我们中国真的是个多民族国家,我们中国真的是,就中华民族是这么多的不同的民族的一个联盟联合体的话,那么在这个情况底下,我们回看过去的历史,恐怕需要刷新旧东西,产生一个新观念来看历史,也就说更大范围的去把过去被认为是,所谓外族的他们的历史文化跟邦国政治,全部结合到我们的史观里面,同时也在今天的社会里面,要培养一种更加和谐的,更加相互了解的族群之间的关系。

比如我常常开玩笑,我说我们新疆的各个民族的人,或者是藏人们,他们都知道我们汉人今年是农历是什么年,因为春节联欢晚会大家都看,但是反过去你去问问汉人,今年是藏历什么年,今年是回历什么年,大概100个汉人里面,能够答出正确答案的,不会超过一两个人。

好,那这些废话少讲,我给大家介绍一本书,这本书叫《Voyager From Xanadu》作者是Morris Rossabi。先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个书名,Voyager From Xanadu,就是从仙那度而来的旅行家、旅行者。仙那度是什么地方呢?其实仙那度这个名字是由马可波罗传出去,到了今天英文里面通常都把它,就当作是个乌托邦伊甸园的意思,因为在马可波罗笔下仙那度这个地方,它太美丽了,太璀璨了,被他形容的是好的真的是天上人间一样,而这个仙那度到底是什么地方呢?其实它就是中文的上都的音译。也就是说它指的是上都,上都又在哪儿呢?上都其实就是元朝的上都,就是北京以北到了内蒙部分的一个地方,今天还有这个遗址,就元上都遗址,是忽必烈汗的时候他就老在那边,所以马可波罗就在那边看到了忽必烈,而那个地方是个元朝的皇帝的一个的避暑的行宫所在,避暑的一个皇都。

因为元朝,虽然汉化已经很深入到蒙古部落,但是跟其他四大汗国的统治阶层一样,始终保留着某种的蒙古色彩,就是喜欢搬来搬去的,是以营帐生活为主的,这点非常特别。

好,那么我们这本书讲的是这个从仙那度而来的旅行家,它指的就是我们过去几天所介绍的拉班·扫马,而它的作者Morris Rossabi呢,他现在是两个大学的教授,一方面是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另一方面也是在纽约的城市大学任教,那么是国际上蒙古史的权威级。他这本书其实要做的是什么呢?就是我昨天跟前天跟前天给大家讲,其实根本没给大家展开谈的《拉班·扫马跟马克西行记》呢,这本书的内容没给大家展开讲,但其实你真的要展开讲,你会发现也很难讲。

为什么呢?因为那本书它就跟很多当年的旅行家的书一样,非常的简略,有很多东西你没有一个适当的注解或背景知识,你是看了就看了,你不觉得能够找到什么见识,或者说你甚至是看不懂的,而且要注意,虽然说拉班·扫马是个逆向的马可波罗,但是他跟马可波罗很不一样的地方是,马可波罗笔下有大量神奇的传说,有大量的风土人情的记载,但是拉班·扫马不同,拉班·扫马呢他永远只关注的是一些宗教问题而已,也就是说他几乎是个朝圣者的记录,他那本西行记里面。当然了按照我们这本书的作者所讲,那是因为他原来的真的日记是有很多东西,但是把这个日记从波斯文翻译到叙利亚文的这个译者跟编者,把那些大量与宗教无关的题材给省略掉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叙利亚文版本的编辑者跟编译者呢,他基本上也是个教士阶层。

好,现在要谈到一个问题,这个拉班·扫马到底是什么人呢?他们是什么教?那就是所谓的景教。景教这种宗教呢,过去在中国曾经相当盛行,但是它盛行的对象并不在汉人中间,而是主要就是在所谓的色目人,哪怕是在之前的唐朝,它也是在各种的所谓少数民族之间盛行。而景教这种宗教呢,有人叫做聂斯脱里派,我们今天看历史书大概都有一个印象,这好像是一个灭绝掉的基督信仰运动的其中一支异端。

就是当年在尼西亚大公会议之后,就以佛所(音)内举行大工会议,被谴责为异端,于是呢就被赶出去。但这个一赶出去,这个所谓的聂斯脱里派呢却因此因祸得福,得到了在整个世界很大板处的扩充协会,最远到了中国,在印度,在近东,在中亚他们都有非常庞大的势力,那么在中国你就看到他们是到处留下了遗迹,在长安在泉州都有。那么这样的一个最早来到中国的这么一批基督徒跟这种基督教呢,他们在中国也有相当多的教士阶层,而这个拉班·扫马就是小时候有虔诚的信仰,后来干脆出家,成为这个宗教的神职人员这么一个人,然后他又吸引了一个年轻人,就是这个马克,而这个马克来跟着他一起修行。

这个马克是山西人,按照当时的角度讲,也是个外族人,他应该是也是汪古人或者是蒙古人,或者是维吾尔人,那么我们都不是太能够确定,这个马克跟着他的老师就决定要出发,要去朝圣,那么要去耶路撒冷,那么下了这么一个决心。按照我们中文版的翻译者所以讲呢,他朝圣之旅呢,是跟玄奘一样是没有得到皇家祝福的,但是根据我们这本书的作者Morris Rossabi,他参考了其他国家的资料就发现,其实他们是得到忽必烈的批准出去的。

我们知道忽必烈对于吸引外来宗教很感兴趣,他曾经吩咐过马可波罗,你在去罗马的时候,帮我带回来100个你们神父过来,好在我们这儿传教,这就牵涉一个事,为什么蒙古人对于外来宗教那么感兴趣。是因为我们知道蒙古人本身姓萨满,相信长升天,但是他们知道呢,要统治这么一个庞大的疆域呢,里面有这么多不同的宗教名族,他们要采取某种的宗教宽容政策,同时呢还需要找到一个最好的有组织的宗教,慢慢慢慢推崇为一个国家宗教,是有治于整个国家的长治久安的。那么所以忽必烈当时呢,按照我们这书的讲法,是见过拉班·扫马跟马克的,然后给他们条子,你们去吧,一路平安。这两个人呢就一路这么走,而我们现在手上拿的这本书,则是对他们整个游记的一个补充,跟很多背景材料的一个说明,那么一加起来我们就能够完整的了解当时整个西行的背景跟目的所在,那是什么呢?明天给大家接着谈。

【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