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五)

我们仔细沿着拉班·扫马他的足迹,我们会发现一个以前我们所不认识的世界,跟一些不认识的宗教。比如说像我们今天继续给大家介绍这本《Voyager From Xanadu》。

在这本书里面,我们就注意到,当时拉班·扫马他一路往西走,带着他弟子马克,原来真的是一心一意要去朝圣,还到了巴格达,去了他们聂斯脱里派,也就是所谓的景教它们的总坛,看到了他们的相当于教皇位置的叫大总管人物马·登哈,这个马,你现在就知道我们很多回民姓马对不对。这个马景教里面很多人也是以祃字开头的。祃【1】,祃这个字呢,跟我们回民用的这个马这个姓是有个共同的来源,它的意思大概是一些可尊敬的,是个尊称的意思。而这个尊称呢,又带着一种宗教色彩,是神圣的、可尊敬的。它的更深的根源则是来自古巴比伦文里面指的是巫师,那么这个祃,在古代的中文里面又可以叫马。我们中文的巫,巫师的这个巫字,今天汉字的巫这个字,它古时候的这个古音是有那个“祃”(mà),那个音是更强调的。好,那么这些都是很复杂的语言的考究,我们先不谈它,我们还是讲回这本书。

那么在这本书里面呢,我们看到就是他们到了那个地方,而且很奇怪的。才到了没多久,两个从中国而来的,一个北京人一个山西人,到了波斯,到了今天的伊拉克,到了巴格达,看到了整个他们所谓东方教会。我们现在讲的名字是越讲越乱–聂斯脱里派、景教、东方教会,这三个名字指的大概是相当或一致范围的东西。但是呢,今天很多人以为这个教派已经消失掉。其实不!它还在,只是人数非常少,全球大概50多万人信,而它们的大主教呢,现在是流亡在芝加哥的,它过去的总坛是在德黑兰。

你真的以为伊朗跟伊拉克,全部都是回教徒吗?其实不是的,里面仍然有少数的、非常古老的,有一千多两千年历史的基督教的群体存在。而其中主要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这些东方教会,这个东方教会千万不要搞错,你去维基百科查呢,结果说“这个景教,今天的景教其实就是什么东正教分裂出来。”那是错的!它是东方教会,不是东正教,而这个东方教会,现在常常就叫东方亚述教会,因为是他们官方语文用的是亚述语,或者是阿拉姆语,而阿拉姆语是耶稣时代,耶稣所讲的那种方言。

好,他们这些景教徒当时在中东地区人数不多,但是也是相当有势力,起码国家支持,统治那边的蒙古人。伊儿汗国里面主要是女性,有很多是景教徒。但是国王呢,他们的大汗呢,在慢慢越来越回教化。所以这个游记所记载的这个时代,是正好我们看到了是蒙古人,它征服了中亚地区,打败了当地的回教族之后,但是慢慢怎么样被同化成回教族的过程。而在同化的过程里面,原来很开放的宗教政策,就越来越收窄,我们看到是景教徒怎么样被压迫、被谋杀、被杀害,甚至是被屠杀。那么这样的一个情况,跟在中国有些可比的地方,就是说蒙古人入驻之后,他们好像不到两三代,就迅速本土化了。

在中国的蒙古人,也就元,很快就逐渐汉化;而在中亚地区,蒙古人甚至俄罗斯这些蒙古人,也就很快地就慢慢回教化;而北边的金帐汗国,俄罗斯那边到了后来,完全是以东正教为正统。那么这恰恰说明了蒙古族,他们在统治外族的时候,因为它人数少,它要保持统治的话,它要尽快的融入当地社会。而且第二,就是蒙古这个国家,虽然说创造那么大的帝国,好像有个蒙古和平保证商路畅通来往,才有这些人跑来跑去。但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这里面呢,它们几个汗国之间是相当独立,而且常常互相打战。比如说我们的主角拉班·扫马,他到了这个地方伊儿汗国,就跟他旁边的察合台汗国不对劲,为什么呢?伊儿汗国是支持忽必烈继位的,而察合台汗国则支持的是阿里不哥【2】,就是忽必烈的兄弟来继大汉的位置。

好,然后北边统治俄罗斯的金帐汗国,就拔都的后代所建立的那个国家,他们主要跟伊儿汗国有领土的纠纷。所以其实蒙古帝国很快就已经四分五裂,就算是有种形势上的、礼仪上的、血缘上的联盟关系,但其实彼此征战不断。那么我们过去以为蒙古人战无不胜,但是到了这时候,到了成吉思汗第三代的时候开始不一样了,比如说伊儿汗国,它碰到了埃及的马穆鲁克王朝【3】有点打不过。那么另外一边呢,则是它要跟另外,我刚才说的两大汗国又对敌,那这时候它又很想把耶路撒冷这个圣地,这个地方,今天的黎巴嫩这些地方,以色列地方全部占领下来,那怎么办?它又三面受敌,那所以这个时候它就想到了向外求援。

向谁求援?没想到,居然是欧洲,而西欧各国为什么要跟它合作呢?那他就说,那是因为我们都愿意恢复耶路撒冷的圣地。那人家就会问你,我们信基督教、天主教你信什么呢?他其实那时候信藏传佛教,后来信回教,但没关系,我说我们也很佩服基督教,你看我们找了一个景教的一个大师傅,找他来当大使。也因此拉班·扫马就被任命为大使,是伊儿汗国的大使、蒙古的大使。出访欧洲,去了罗马见教皇,去了法国见法国皇帝,去了各个欧洲几个国家,还见到了英格兰爱德华一世。目的是要劝服他们你们欧洲人,再来试十字军东征吧!然后我们联手把耶路撒冷拿下来。拿下来呢,这个圣地是你们的圣地,归你们。我们管边的地方,我们保证对基督徒好的不行了。是想搞这件事,因此才有了拉班·扫马的这个西行,于是我们就在他这本书里面,看到了一个中国来的基督徒,第一次到了西欧看到了圣保罗大教堂,但那个时候还不是今天的圣保罗大教堂,看到了拜占庭的圣索菲亚大教堂,看到了那么多跟他不太一样,但是又很相似的基督徒的时候,他心情那种激动。

那么这里面有相当多有趣的细节,那么没办法跟大家详细的展开,我建议大家有机会都找这方面的书来看一看,网上都有很多现成的文献,你就会发现,那是一段我们所不知道的历史,不知道的一个宗教融合的过程,不知道的一个蒙古,不知道的元朝,以及我们所不知道的中国。

·注释

【1】祃:读mà,形声。从示,马声。从示,与祭祀、鬼神有关。用作姓氏,古时亦作行军时在军队驻扎处举行的祭祀之意。

【2】阿里不哥:阿里不哥(蒙古文西里尔转写:Аригб?х,拉丁转写:AriqBöke,约1219年-1266年),又译阿里布哥,蒙古贵族,是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之幼子,蒙哥、忽必烈、旭烈兀之弟。

【3】马穆鲁克王朝:马穆鲁克王朝(Sulalahal-Mamalik)埃及、叙利亚地区外籍奴隶建立的伊斯兰教政权(1250~1517)。亦译“麦木鲁克王朝”。“马穆鲁克”,阿拉伯语意为“被占有的人”、“奴隶”,故又称奴隶王朝。

【来源: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