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八分钟】周轶君:我的旅行哲学(二)

周轶君:

今天我们继续讲陈丹燕的《我的旅行哲学》。在整个旅程的过程当中,她不光是在自然或者是人文的风景面前见到她自己,你可以看她文字当中不时会冒出来关于中国游客的描述。其实我们看到现在全世界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旅行,有一个数字说只有5%的中国人有因私护照,但是全世界十分之一的个人旅行者当中只有一个是中国人。不管这个数字是否精确,但是我们自己的体会都是现在无论到世界上哪一个角落你都可以听得到有人在说中文。

在讲她这个书中如何描述中国游客之前让我们来看一看,其实在陈丹燕之前,我忽然想起了在中国清末的时候也有很多的知识分子在旅行,他们当中包括了梁启超、康有为、黎庶昌、薛福成、王涛等等,大家都会发现他们在写外国的东西,但实际上借题发挥在讨论中国的问题。

陈丹燕的这本书当中并没有触及非常沉重的国家的问题等等,她只是一种个人的心态去描绘中国游客的个体或者是整体的一些面目。你可以看到在我们上一次讲到,她和赤子相见非常猝不及防的一个被自然的那种美惊到的那样一个时刻,她居然还会想到中国的或者是亚洲的游客,她是这样说的——她说我庆幸自己没有去岛上的奢侈品店买墨镜,一边心中飞快的比较上海和香港的价钱,像许多亚洲精致女游客所做的那样也没有去夜店喝酒,没有去SPA,混身涂满精油脸朝下,看着一朵放在昏暗中的鸡蛋花,像许多欧洲跃跃欲试的女游客所做的那样。

当中呢在这本书当中她有一整篇文章是在讲关于中国的游客。比如说也一年的初夏,在伦敦2006年的时候,她是住在面向海德公园的一家酒店里面。当时她在大堂里等朋友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说中国话——住在这里太方便了,要不去牛津街买东西简直就是浪费——一阵笑声愉快而跃跃欲试的、其中夹杂着讨论法国LV包包和香港的价格差异。她回头就看到有一群衣着入时的中国年轻女友相跟着从酒店的玻璃旋转门转出去了。陈丹燕的比喻向来是很精彩的,她说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自由自在的游开了,她突然就领悟到说现在中国的海外游客跟以前大不相同了,她们对欧洲的奢侈品实在是太在行了。

而且现在去旅行,你看到中国的游客当中很少有人还穿着那种剪裁很呆板的西服,而他们的打扮更是更加接近于日本和韩国游客的特征。而且你发现虽然她们的声音仍然是很高,但是她们变得更加的自信。她们是喧哗的,而且是物质的,却是更自信的。她们不再是拘谨的游客,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中国游客现在有钱了,到欧洲旅行不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她不断的听到年轻的中国游客批评意大利餐馆的太缓慢了,而法国服务生的心算能力又太差。而且经常听到一些非常年轻的声音在那里说,难怪欧洲的经济一塌糊涂,GDP少的可怜。

她觉得并不是所有的中国游客都这样的呱噪,但是她们竟然代表了很多人看到的中国海外游客的气质和形象,世界也被这样的游客雷到了。但是她说她在博物馆里面倒是很少看到有中国人,像她自己那样背着一个面包,或者是背着水,用一种非常经济的方式来欣赏伟大的艺术。在这种场合她看到的中国人非常少,但也不是没有,她也见到过,她也跟别人去聊天,但是总是觉得好像大家相互之间有一种距离,不像那些讨论包包的人之间互相马上就亲密起来。

她有一次在博物馆里面邂逅了有一对上海来的夫妇,非常大的年纪了,当他们说到,说自己也是从小看惯了劣质的印刷品,而第一次见到真画的时候,有一种非常大的震撼。她说她们的年轻时代印刷品带来的震撼会像炸弹留下的伤口一样永不能改变。而见到真品却是有巨大的失落。这里面就很好玩了,我们通常会觉得说见到真品是喜悦的,没想到看惯的印刷品的人反而有失落感,这种失落感只有中国人,经历了那样一个封闭年代的中国的知识分子,他们才能够去理解这样一种感受。她说这个是中国人不同于其他游客的精神震荡留下的痕迹。

她觉得在整个旅途当中,会耳边不时的响起那一个清脆的兴奋的女生说“要不去牛津街买东西简直就是浪费了”,这样一种中国人到底出去要看什么的东西,一直是在默默的缠绕着她。不过她也是检讨,说她如果批评别的中国游客似乎也不是一个非常公道的事情,因为旅行是如此私人的行为,她说“我不能够批评令物质主义者欣喜若狂的欧洲百货商店之旅”,但是她自己会像是那一对老夫妇那样静默而节俭的中国游客当中的一员。

后来她也讲到了说旅行当中可以放弃的是什么。我们通常觉得旅行当中一定要有收获,可以带回去的是什么,她却讲到了可以放弃的东西。第一个就是购买的东西,她自己虽然她没有提到她有没有买包包,估计她没有吧,她这样批评这样一种做法,但是她也会买一些她认为很漂亮的东西,比如说在意大利她买过一支挂在墙上的白瓷圣母子的一个蓄水盆,来纪念秋天的那一个小城给她的静谧和温情。她觉得无论如何如果一再要精简的话,旅途当中就是不要买东西。还有可以怎么样去精简呢?

还有一种精简就是说放弃到餐馆去吃饭,这个很有意思,我们吃去总是觉得要吃东西,尝美食是很重要的。她却觉得可以节省下时间,放弃吃饭,更要放弃的就是停止照相,放弃照相机。这个似乎是越来越难的事情,每个人有一支手机,看到什么就是菜都要去照一下的时候。她说其实一个人的旅行当中可以逐渐减少物质上的羁绊,比如说那么这样的话你的精神上的享受便有了足够的空间。她说一个人的长途旅行其实除了使飞机票,旅馆的预定单,一般好的旅行书以外,基本上什么东西都可以去舍弃,在旅途当中物质是一支总是空着的盘子,但是如果没有精神它永远是空的,而精神则是一支小鸟,无论在哪里它总能在天上飞。

【来源: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