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政治玄学

农历新年期间最畅销的书,大概就是「鸡年流年大势」一类的玄学书籍了。近年来有很多人注意到,这些竟然谈起了政局时势,为迷惑前途的港人预测未来一年各派势力会不会继续争吵,还是「稳定和谐」;会有更大型的示威游行,还是一片升平。一向只注意个人财运、健康和桃花的香港人,果然比以前更政治化了。

其实玄学命理在中国从来就是政治的。现存最古老的中文文字纪录——甲骨文,就是政治玄学的痕迹。

甲骨其实是龟甲(腹版为主)和牛只一类大型畜兽的骨头,巫师和祭者把它们放进火中炙烤,使它们产生裂纹,那些纹里就预示了吉凶。巫者再用刀于纹里旁刻上要占卜问神的事项,和从纹读出来的结果预测,这就是甲骨文了。

这当然是玄学,但说它是政治的,那是因为这些巫卜专为国家效劳。

而殷商王室贵族凡事都喜欢占神问卜,不论事情大至征伐外交,还是播种时机,都得透过巫卜决断。而且在很长的时间里,中国玄学是政府垄断的,民间不得私自学习使用。

甚至到了近世,协助农民日常生活的宝典「历书」(有点像今日的通胜),也不准民间私自印行流通,要等钦天监等机构,发布年度报告之后,再由中央派至各个地方。

当然中国向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国家虽有禁令,民间热衷命理玄学的照样各搞各的,睬你都傻。政府畏惧玄学流传民间的理由之一,是怕有人用它作势造反。

例如王莽篡汉之后,东汉光武帝兴兵造反,光复汉室,里面有很多词义模糊的谶语(亦即预言),而且越是流传得广,版本就越多变。汉光武帝刘秀的老乡李通就是用里面一世「汉当复兴,李氏为辅」打动了他,让他起兵灭王莽以「应谶」。

汉光武帝即位之后就很崇信谶纬,只要有犹疑难决的事就都用谶书解决。

不要以为只有中国人「迷信」,欧洲天文学起源自宫廷占星学家,那些占星学家为王室干的也是同一码事。

如今不只特区玄学家喜欢说政治,连大陆也有越来越多的玄妙预言谈论国事,四处散布。不知中央政府会不会打算效法古人,再次把玄学「收归国有」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