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八分钟】邱震海:厉以宁《中国经济的双重转型之路》

邱震海:

昨天和前天我用两天的篇幅给大家介绍了一套我在六年前做《开卷八分钟》节目的时候,也介绍过的欧洲经济史的书,只不过六年前我介绍了五本,昨天和今天介绍两本,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我还会继续介绍下去,要不然我也太没学问了,这六年只读了两本书。欧洲经济史就介绍这了,中国有句话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研究欧洲当年历史不是为了去钻古书堆,而是为了看、关照今天和未来中国的发展。

当然今天和未来中国的发展的道路和逻辑一定有自身的逻辑。但是我们看看别人沉痛的经验,看看人家走过的弯路,我们能不能跳过一些别人走过的弯路,从人家沉痛的经验当中,不是去copy,不是去照搬,去照抄,而去吸取一些别人有的一些智慧是我们能够融会贯通,这是我在昨天和前天介绍两本欧洲经济史原著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今天介绍,不是介绍欧洲经济史了,介绍咱们自己的厉以宁先生,中国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他去年出了一本书叫《中国经济的双重转型之路》。中国是一个转型国家,毫无疑问昨天和前天我在讲到欧洲经济史的时候不断的用转型这个词,我记得昨天我还曾经说过,我说我个人的浅见认为,从1990年到2040年这个50年是中国从城市化,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向先进的工业国城市化转型的一个波澜壮阔的50年。

什么叫现代化?昨天节目里我也给大家分享了我的观点和浅见,我认为所有的现代化就是从一个落后的农业状态,农业国,变成一个先进的工业状态,变成一个先进的工业国这么一种转型。所以从这意义上说现代化也好,转型也好,首先第一步就是从农业国变成工业国。这也就是我理解的,或者厉以宁先生所说的中国经济双重转型当中的第一重转型。

这个转型不是从1979年模式的,大家千万不要以为这个转型是从咱们改革开放之初就开始,这个转型甚至从民国时代就已经开始了,我们看看民国时代,为振兴民族工业走工业化之路所做的各种的努力。甚至也不是从民国时代就开始的,而是可以追溯到清末,追溯到李鸿章那个年代,就是1864年开始的洋务运动。我们知道之前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然后一下子通过鸦片战争,被西方的船坚炮利打开了国门,当时中国和日本同时走上了富国强兵之路,在日本叫明治维新,在中国叫洋务运动。只不过不同的是日本明治维新经过20多年成功了,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一个先进的工业国,而中国的洋务运动全面失败。由此在1895年爆发了第一场中日战争,中国被日本全面打败。

当然今天我们不谈当年的中日关系,也不谈当年清末,我想说的是第一重转型其实从清末跨越民国,甚至到共和国的早年。1949年到1979年这个30年虽然说是计划经济,但是你说毛泽东、周恩来那一代领导人也不可不为,为中国的现代化、工业化的努力所做了很多的努力和贡献,所有的这些我都称之为第一重转型。当然最成功的是1979年邓小平改革开放,尤其是1992年我们全面实行市场经济,尤其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全面融入全球化的进程。

关键是中国今天就像厉以宁所说的,还有第二重转型,第二重转型是什么呢?就是体制的转型。其实中国是从一个过去的1949年到1979年一个所谓的计划经济时代,要跨越1979年到1992年。然后从1992年之后我们实行的是市场经济,所以中国要从一个原来的计划经济走到市场经济当中来,这也是一个转型,这是第二重转型,这个转型是从1979年开始,或者准确的说刚才我说是从1992、1993年才开始。这个转型我们才走了20年的时间,还非常的艰难,所以今天中国是市场经济吗?说了这个话我要停顿一下了。很多朋友说是,我们已经是市场经济了,跟过去50年代、60年代,高尚全曾经告诉我,1956年当时中国东北的一个工厂要买一个打字机,还要千里迢迢派人到北京的部里面去审批。当然听见这样的一种可笑的事情是不会有了,但是今天我们中国是一个完全成熟意义上的市场经济吗?要不然欧洲老早给我们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这么一种承认,显然也不是。

我们今天看看中国的各级政府是如何介入政治的?我们在经济的背后是如何有政治运营的,我们李克强总理要不然也就不会说我们现在要理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我们就不会有那么麻烦的要么政府越位,不该做的重做,要么缺位,我们该提供的政府的公共产品不去提供。所有的这两重转型,一个从落后的农业国向先进的工业国的转,一个从原来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在转,几乎现在是同时发生的,这两个过程在我们目前的经济转型阶段是合二为一的。只不过有时候的问题,是出在我们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我们没有成为一个先进的工业国。有些问题是出在我们现在既不是典型的计划经济,但肯定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成熟的市场经济。所以有时候我们要把它抽丝剥离,非常之困难。

但是把这两个转型中间的有些问题适度的进行分开,分别的来进行处理,这种逻辑上的方法论,某种程度还是需要。更主要是什么呢?今天中国我认为后一种转型相当程度还在阻碍前一种转型,就是我们从计划经济脱胎而成为市场经济这个道路,刚才我说走了20年,但是走的非常之艰难。所以现在我们看看十八大以后,十八届三中全会今年两会以后,我们的各种改革举措都在做,但是似乎又给人感觉一种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一种动静,一种状态。这里面不能怪每一个个人,关键是这种转型确实非常的艰难,而这种转型越艰难,它某种程度上又会阻碍前一种转型,就是我们正在进行波澜壮阔的从洋务运动清末跨越民国,跨越共和国早期,一直到1979年,乃至1992年之后的,我们就第一重的转型。

所以现在我们假如说我们看看今天和未来中国要做哪些改革,当然要做政府和市场职能的改革,要做国际的改革,要做土地的改革,要做财税的改革,要做金融的改革。但是我认为最难的是政府和市场关系的改革。然而这一步改革什么时候开启?它未来的成效几何?我们现在不得而知,我们将抱着有浓厚的兴趣观察。这个改革如果完成之后还有社会的改革,我们怎么样去伴随培养市场力量的存在。最后还有法治的建设,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中国未来要所做的一些努力。

所以这个厉以宁这本书,我们大家知道厉以宁是现在的一些政治局常委和现在的政治局委员的,他们研究生的导师。所以他的思想应该说对现在和未来的中共高层的决策和他们的经济,乃至对整个社会的发展的逻辑和思路会有一定的影响,希望我们也予以更多的思考。

【来源: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