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八分钟】《重说中国近代史》:戊戌变法失败因没带慈禧一起玩?

蒋晓峰:

《开卷八分钟》,各位好!我是蒋晓峰。今天的开卷我带大家来读一本书《重说中国近代史》,还原一段被扭曲的历史,挖掘国人今日问题之根源。

这本书的作者是张鸣,人大的教授,大家都不陌生,张鸣应该说他个性鲜明,在嬉笑怒骂中掩藏着严肃的悲悯之心。那么说到《重说中国近代史》应该说关键词就是重说了,也就是中国近代史早有说法,但是在张鸣看来是值得重新来解构的。

所以我好奇在那个朝代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怎样来看待当年发生的事情,因为历史毕竟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我们为什么要学历史呢?按照张鸣的说法看起来似乎是没什么用,但是实际上是离不开它的,对于一个民族无论是集体还是个人记忆都不可或缺,历史就是民族的记忆。

很多人现在在某种程度上是处于一种失忆的状态,所以一直安放不好自己的位置,在历史长河中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在世界的格局中也定位不好属于自己的位置。

那么近代史是中国融入世界的历史,如果不知道近代中国是怎样融入世界的或者无视这个过程只强调革命,那么就不会明白为什么要放下革命搞建设,就不会明白为什么要重新开放,结果就是重新革命来排外。

所以我们不能孤立的来看待中国和西方两个世界体系,工业革命之后西方的躁动对于东方资源的掠夺就是输出型的体系,属于殖民体系。那么这两个体系必然有互动,只是良性和恶性这个问题,中国的天下体系叫朝贡体系,天朝是中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知道世界周边有多远,天下的中心就是中国,中国是天下的共主,所有的国家都应该向中国来朝贡。

中西可以称为两个体系,也可以称为两个板块,两个板块剧烈对撞的时候就是中国近代史剧烈动荡的年代;说到近代相当于明朝应该说清朝相对是一个更加内向的王朝,那么在开放的问题上应该是存在很大的缺陷的,不过它靠着内陆的经济的增长也达到了一个传统社会的高峰–康乾盛世。

但是在末端,英国人来了要炫耀工业革命的成果,同时要来谈通商,希望中国可以按照西方规矩贸易来经商,多给英国人开一些口岸,不要仅仅设限制在一个广州。那么英国人的想法和当时中国人的世界中心观应该说是格格不入的,天朝对于商业是毫不在乎,也基本不收来商税。

那么英国以商业立国,东印度公司从中国购买大量的茶叶,而英国的商品在中国是打不开销路的,什么睡衣、钢琴、西餐、刀叉无人问津,英国人市场调研应该说做得很不靠谱卖不出去,长期和中国人做贸易就吃亏了,所以英国人就希望用一种新的替代物来打破这种贸易结构的不平衡,所以就出现了鸦片,可以理解为战争就是商业行为的延伸。

只不过在那个时代还是丛林时代,道德规则就是弱肉强食,西方要迫使中国全面接受正在形成中的资本主义世界的体系,能不打仗当然好,但是达不到目的打仗也是再所不惜的。

这个事情就只能由天朝的皇帝们来应对了,而清帝更是一直以合道统、治统于一身的。那么不认为士大夫有资格来治国平天下,那么国难当头我想也只能是由皇帝来亲自负责,亲自来处理了,而天子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要让天朝融入西方世界的体系简直是大逆不道,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中国被挨打了,作者张鸣就问回过头来看如果不挨打能向西方学习吗?不挨打就学西方日本人做到了,中国人做不到,这可能跟国民性和民族性有关。他说如果不能正确的对待历史就不能走出历史,那么我们过去的历史就什么都不是,必须从心理上走出我们的中世纪才有前途,过去的辉煌历史才有价值。

清末的统治主要问题是什么呢?作者张鸣认为和其他朝代有所不同,矛盾转换并没有遵循着土地兼并、农民流离、饥民遍地、领袖揭竿、起义风起的逻辑,那么清朝的问题首先就是统治极其的腐朽,拿不出有效的管理和控制社会的对策。

满人入关之后对于汉族的士大夫的压制,特别是从乾隆开始强调乾纲独断,喜欢奴才,不是有抱负的士大夫;当然有太平天国,有农民造反,这个时候如果没有汉族湘淮军的崛起清朝可能是真的悲剧了,危难时刻汉人开始受到了重用,像胡林翼、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等,那么王朝在这个时候就来了一个中心–洋务运动,当时称为是自强运动,所以张鸣说是太平天国把汉人士大夫的积极性焕发出来了。

一说到洋务运动又会想到甲午战争的失败,当然不能说洋务运动一无是处,只是没有学好、没学透,只变器没有变质,是一种低层次的改革。经过甲午战争国家的生存危机已经是十分严重了,变法的呼吁应该也是十分的强烈,戊戌维新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自上而下的制度变革,最重要的是清政府对于变法的态度,传统上说顽固派实力太强,禧太后是扼杀变法等等。

作者就认为在清朝政府部落政治里,满族的贵族首先是一个大的统治的民族,过早的触动满人的利益不可能不遇到阻扰,同时又是在一个帝后的二元结构当中,这个禧太后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权旁落。

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也是希望光绪乾纲独断,但是没有人呼吁让禧太后来主持变法,所以所有人都把她忽视了,结果就可想而知了。相信您跟我一样很多人对于近代史的接触或者了解都是从历史书上开始的,但是历史书上我们所接受的教育真的是不是和真相是一回事情呢?我想张鸣教授用他另类的一种眼光,帮我们来重新梳理了中国近代史曾经发生的事情,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来源: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