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从「波子」谈起

为什么渔护署可以网开一面,酌情处理观塘药房猫店长「波子」的「伤人案件」;但政府却要出动高层,再三追究曾俊华在港台做节目的事呢?看起来这似乎是两件完全不相及的事,放在一起来谈,着实古怪。但请换个角度想想,以曾俊华的形像和人气,他难道不就像是个香港人的猫店长吗?

几个月前,我在一家药房门外逗弄一只店里养的小花猫,正好一个大概才刚上小学的小女孩经过,她立刻兴高采烈地走过来和我一起蹲在地上,一边伸手抚摸花猫,一边问我:「渠系唔系呢间药房的猫点张」。我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再问了几次,才晓得说话都还说不清的她,讲的原来是「猫店长」。站在她身边,那一直笑意盈盈的妈妈也确认了:「系呀,系猫店长」。

这就是现在的香港人了,连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也懂得亲切地把一只商店养的猫唤作「猫店长」。而她的家长非但没有大惊失色地叫住女儿,高声警告「小心渠抓你呀」;反而温柔微笑,自己都想玩埋一份。又如最近接连几次野猪出没市区的报道,我们看到很多街坊的反应不是恐慌躲避,恨不得港岛也有合法持牌打猎的「野猪队」;反而是当它们街坊一样,纷纷担心它们找不到东西吃。可是时代真是变了,也可能是过去几年民间动保教育有功,今天的香港人对动物已经是友善得多了。特别是猫,过往一年全球互联网的头号杀手,几乎人见人爱,一出就赢。

在这个连「星岛」和「东方」等传统媒体都晓得用小猫小狗来在网上吸粉的年头,蓝营闯将屈颖妍女士居然把「波子」被告案扯上政治层面来开火,当然会惹来同道不满。因为爱猫这回事,是超越蓝黄的,人同此心,不问立场。于是我们又看到立法会议员,不管是建制派还是民主派,都要为了猫这点大的事出手,分头跟进。至于渔护署的技术官僚,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响应民意,在条例和政策之外开恩,让他们「成功争取」小猫回家。

这件事说明了什么?那就是在面对不那么政治化的事件的时候,即便是一般印像中最技术性、最按程序办事的政府部门,也会很有「政治智慧」地弹性应对主流市民的意见和倾向。否则一不小心,公关变成关公,一只猫被「政治化」了,对政府的受欢迎程度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其实早从港英年代开始,香港政府就不是一具只懂按章操作的机器,它几乎每一天都在「酌情处理」大大小小各种事情。要不然的话,任何三个站在街上聊天的人,就都能被警方以「游荡罪」的名义带回去差馆调查了。最近几年,我们更能在诸多极受政治争议的案件里头,看见政府的这种弹性,双重标准根本是家常便饭。

既然如此,为什么曾俊华在香港电台做无薪主持,政府就要花掉那么多的时间和工夫,公开追问他有没有跟足程序申报呢(最新消息是,曾俊华原来一直有和政府沟通,正在等待特首办回覆)?正好不久之前,前任特首梁振英才被揭发他当了两家公司的董事,大家当然会比较这两人得到的待遇,政府不会蠢到不知道吧?曾俊华退出政坛之后,人气不减,时常担当各类慈善活动的宣传大使,很有要做香港吉祥物的意思,就如猫店长,人畜无害,人见人爱。政府如此高调地揸正嚟做,岂不和硬要拘留「波子」一样,是要和薯片一众超越蓝黄的粉丝过不去?

和许多港人心目中的「民间特首」公开争执,徒然降低自己受欢迎的程度,一些朋友都认为这要不是难以理解的政治失误,就是林郑月娥的器量太过偏狭。我倒以为,再换个角度思考,别把曾俊华真的当成「波子」,却以薄熙来类比,整件事件就会豁然开朗了。在出事之前,薄熙来受不受欢迎呢?尽管「唱红打黑」和「重庆模式」得罪了不少自由派,但生得有型,又懂公关的薄熙来,起码有一度是全中国最出锋头的政坛明星。现在呢?他能出来宣传公益活动,在媒体上头露脸吗?

我知道,薄的情况和曾俊华完全不同,不该相提并论,但他俩至少有一样是一致的,那就是他们都输了。回想起来,当年唐梁之争,便是香港史上唯一一次真正有得争的特首选举;而林郑月娥和曾俊华较量,则是场结局早已写在墙上,但大家都还假戏真做的最后一次表演(以后应该就连戏都不必演了)。这次表演,在一些建制派人士看来,几乎严重到了「政权保卫战」的程度,曾俊华也差点沦为「外国势力」的代言人。好在香港各界精英奉公体国,识大局,懂大体,这才力挽狂澜。而败选的曾俊华,没有被人查出什么问题,已经是当局宽大为怀的表现了。他现在忽然要在理应做喉舌的官方媒体露脸,是不是别有图谋,想要另起炉灶,搞乱香港政局呢?所以要不要即时按住他,就不是要不要放过「波子」之类的公关问题了,而是牵涉路线斗争,关乎大是大非的根本政治决断。要知道,在现代中国政治传统,胜负之间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路线斗争问题,输家一定是犯了政治错误,没有例外。特首选战之后不再穷打败寇,已经是让曾俊华「软着陆」了。

这种思路肯定是大部份港人还不能接受的,他们多半可以明白曾俊华和「波子」猫的比较,会用公关做得好不好的角度来思考林郑月娥对曾俊华的死缠不放;但是无法理解曾俊华怎么就成了薄那个档次的人物。可是我发现,只要放下过往分析香港时势用一种脑袋,分析大陆政局则用另一种框架的旧习;把香港纳入一国之内,真正体会全面管治权的用意,很多香港官场政坛不可思议的怪现象,就会显得有理可究有迹可循了。以后评论香港时事,就别用过时的老黄历了,否则我们就会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同样是离任,政府对梁振英会比较宽大。用另一副眼镜去看,你一定可以看见,梁振英才是人生胜利组。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