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事实婚姻

农历新年派利是时,突然听到一位未婚朋友被其他人取笑,指他已经「事实婚姻」,更叮嘱我不用再派利是给他,一时间大伙儿讨论着「事实婚姻」这个在内地由来已久的独特名词,在内地的司法制度之下,对「事实婚姻」是有明确意义及解读的。

简单来说,内地的「事实婚姻」,即是有夫妻之实,而无夫妻之名,情况一如同居情侣一样。在中国,「事实婚姻」的出现其实亦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一种自然产物。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婚姻嫁娶诚然属于一个家庭以至族群的内部事务,经过一系列仪式(如拜天地、三书六礼、及夫妻交拜等)后,新郎与新娘在一众亲友见证下便正式成为夫妇,但却独欠一纸婚书,这种中国历久的婚姻制度遂形成产生大量有实无名的夫妻关系。

更关键的,是老一辈在婚姻的认知范畴中,根本没有结婚证书及因合法关系而引伸的财产管理及继承权等复杂问题,以致在建国超过五十年后的今日,内地仍有大量「事实婚姻」的夫妇存在。

另一方面,现代男女关系趋向多元发展,异性同居、同性同居、重婚以致多妻等千奇百怪的社会现象,也令部分人选择以「事实婚姻」作为维系双方关系的一种手段。2003年时曾有调查发现,广东省民政厅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在全省约1,976万个家庭中,约有百分之十(即接近200万个家庭)属于「事实婚姻」,可见「事实婚姻」在中国大地的普遍性。

除了中国,外地对于非合法、非经正常法律程序的婚姻关系也有所提及,如古罗马帝国便有一种名为「时效婚」的男女关系,大概可理解为男女间曾在一个时间中(约一年)有着夫妻关系而已。

在日本的法理概念中,也有称为「内缘婚」的婚姻关系,是老一辈日本人在正式婚姻制度以外的另类选择,直至1876年,日本政府修正法例,把婚姻关系法理化,并确立了相关法规。

而「内缘婚」亦有别于现下于年轻一代流行的同居关系,虽然「内缘婚」表面上没有法理基础支持,也不能从与婚姻制度息息相关的户籍名册中显示出两者的夫妻关系,但过去在日本很多法院判例中,也视「内缘婚」等同合法婚姻,得到同等权利看待。

证明只要两情相悦,世界的繁文缛节自然也可视之等闲。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