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追打曾俊华,还是学习曾俊华?

【苹果日报】特首选举过后,关于曾俊华的首要问题,并非他日后的动向,而是建制派会怎么看待这位昔日盟友。

选战期间,曾俊华不只被建制舆论打成了反对势力的代言人,甚至还有论者说他和可怕的外国势力相关,证据是为他助选的民间团队「薯仔」当中有人曾经任职于美资公关公司。这种「证据」,自然十分薄弱,对公众几乎没有任何说服力。且看林郑月娥胜选那刻,她身后不是有一位「学民思潮」的前度成员,以及一位「伞兵」出身的极端本土青年吗?我们能不能把它当作林郑月娥勾结反对力量的铁证呢?显然不能,因为传统建制报刊很快就发文护航了,说这反倒是林郑月娥可以团结社会、修补撕裂的象征。由此可见,得到泛民甚至「伞兵」和极端本土派的支持,究竟是勾结还是团结,乃是任人诠释的一件事,全凭政治需要而定。

选举结束,从常理上讲,这种对曾俊华的打击应该可以告一段落,因为原来要对付他的需要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我们会看见部份亲建制媒体夸赞他面对败选的风度;并以其对林郑月娥的衷诚祝福,强调他「回到了温柔和善」的常态。有些论者看到了他的民望,更说建制派应该反过来拉拢他才是,甚至推他做下一届政府的政务司司长。练乙铮先生尤其大胆,竟然猜想中共统战部会派人向曾俊华道歉。

在我看来,这类说法实在太过乐观,以为化敌为友会和化友为敌一样容易,完全忽略了另一条相反路线的存在。那条路线就是持续斗争,继续针对曾俊华,就算不搞秋后算账,至少也要他在政坛上永无翻身之日。果然,选举才刚完不到两天,新闻统筹专员冯炜光就以《曾俊华是泛民代表》为题,为文质疑泛民选委票投曾俊华的背后「充满政治阴谋和计算」了。除此之外,特首梁振英也在同日向媒体提问:「今次泛民的举动,令到大家不得其解。……咁系咪等于曾俊华就系渠哋慨代表?咁呢个系令大家深思慨」。我非常重视梁振英的每一句话,特别是每次他一说到「值得深思」,我就觉得这里头必然有很值得深思的下文。然后我们就看到有人继续发挥「泛民代表」一说,谈曾俊华的「西方背景」,谈他神秘莫测的参选动机,进而描绘出他和泛民以及美国的「互动」(理据是他一败选,美国国会就对香港特首选举发布了强烈的声明)。

为什么游戏都已经玩完了,仍然要锲而不舍地狙击曾俊华呢?理由不外以下四点。其一是意义不大的单纯报复。其二是先着一子,以免他日后复出,挟其声望真的投向泛民,当上反对明星。其三则是为了新一届政府着想,反正要在短期内拉拔林郑月娥的民望不易,不如反其道而言,以各种方式打压她的前对手,让大家觉得两个苹果其实都不算好。最后,也是最可怕的理由,就是本着斗争为纲的路线,唔好畀佢停,向曾俊华的浅蓝支持者揭示他的「真面目」,逼迫他们站线归队,回到蓝黄恶斗,是非对立的原有局面。

虽然直到此刻,我依然觉得这种路径是可能会发展下去的。可是我也必须指出,这些做法对那些有心人而言不只收效甚微,而且还会损及自身,好比七伤神拳,终于落得个害人害己的结局。原因很简单,如果没有特别爆炸性的内幕黑材料,光靠那些绘声绘影的传说,恐怕是很难破坏曾俊华今日所拥有的声望的(要是真有,也早该在选举期间公开了)。而「薯粉」当中,更有大批浅蓝甚至一部份深蓝市民,他们现在已经发现是次选举的问题,忧愤之余更加逼近了浅黄的边缘,打击他们的情绪投射对象曾俊华,一闹不好,反而会把他们推向对家,徒削弱了己阵实力。再说亲建制舆论若是不断攻击曾俊华,不吃这套的「薯粉」多半会把账算在下一届政府头上,觉得是林郑月娥和她的神圣同盟小气,死缠早已明言要「hea」下去的旧敌不放。这对正想提升民望和形象的新特首来说是好事吗?

如果仔细思量,算过一切后果之后,便会发现再打压曾俊华下去,只会得不偿失。建制群豪何不反过来思考,想一个最近有不少泛民都在思考的问题呢?

那便是以曾俊华是次参选的成果成范例,看看自己可以学到些什么。其实比起泛民主派,建制派更有理由要在曾俊华的竞选工程和「薯粉」热潮当中取经。毕竟这是个领导过纪律部队,身怀佩枪;执掌过香港财库,手握钥匙的建制精英。假如连泛民头领都在反省为什么泛民出不了曾俊华的话,建制派不是更应该回想己方何以出不了一个像曾俊华这样的人物,以及过去为什么没法让他冒出头来的缘故吗?

「林郑做特首,着数日日有」,这是特首选举当天守在会展门外,林郑月娥支持者举出的标语之一。一众在被记者访问的时候,这群人里头有人不知道自己今天其实是要来支持谁的,有人说不出自己住在香港什么地方。有线新闻更拍到有人在事后发钱给其中部份参与者,就连林郑月娥自己都看不过眼,说这类事情不该再有。比起曾俊华那天落区巡游以及造势大会上的自发热情,其分别岂以道里能计?偏偏同类型的活动,一队队大巴运过来的长者,咬水管当记认的青年,以及敲锣打鼓载歌载舞的土气表演,却是过去几年市民对建制派动员成果的最深印象。那种重量不重质,不考虑香港中产主流口味的形象,营造与曾俊华竞选工程中表现出来的细致和创意相较,难道建制派不觉得羞愧吗?当然我知道这里头有不少复杂的权钱交易网络,使得事情不得不至于如此。但若抢夺民心真像他们所说的那么重要的话,建制派还能容许类似的文宣及动员模式持续下去吗?

「薯粉」狂热当中最夸张,也最叫我惊讶的,是许多人已经不只把曾俊华当成政治明星,更视之为人格楷模。我常常能在网上留言里头看到一些家长说要以他为范,教导子女怎样做一个诚实、幽默、友善、宽容和勇敢的好人。看来这是真爱呀,否则我们该如何解释这些「薯粉」竟然要为曾俊华的落选庆幸,觉得「衰工做唔做都罢」,乃至于说什么「香港配不上你」这样离奇的话?上好的形象工程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一向喜欢花大钱搞派对的建制派可曾料到?

就像我上次说的,「薯粉」热潮是不分蓝黄,当下香港中产主流求和厌战情绪的反射。再加上这种把曾俊华当偶像的现象,我们就可以看到香港人某种很老土很守旧,但又非常实在的盼想了,那便是期待一个比较正派的政治人物,以及比较正派的政治风气。是的,我说的就是「正派」,一个十分古老,而且在今天听起来十分可笑的字眼。原来这么多香港人所期许于当下政坛,尤其建制派者,无非一个正派的好人而已。「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真的,你只要做得比较正派,显得比较正派,原来就已经够了,原来就已经可以叫他们心甘情愿地从家里跑到街上央你合影,根本用不着「日日有着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