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贺岁电影

虽说所有的商业电影在推出市场的时候都会考虑档期,但只有小部分的电影是在编写剧本的阶段就去想应节的事。

情人节看爱情片自然不错,但2月14日那天以外难道就不能看爱情片吗?港产贺岁电影则不然,从片名(例如《八星报喜》)到色调(又红又金的服装和美术)从剧情(不是喜剧而是闹剧)到演员阵容(尽量地大卡士大堆头),完完全全就是为了给中国观众在年假看的。

春节一过,它们就成了普通不过的烂片。对了,贺岁片的第一个原则,就是它们都很烂。典型贺岁片一定要讲彩头,不能悲不能苦,得让观众由头笑到尾,不假思索纯粹本能完全肉体地笑。因此贺岁片往往把电影学者戴维.博德威尔(David Bordwell)所说的那种「尽皆过去、尽是癫狂」的香港电影特色推到极至。

儿戏的反串,粗糙的桥段,幼稚的剧情是对贺岁片的最简单也最传神的描述。

挖鼻子擦屎,拿身体残障和性取向开玩笑,再下流再不合乎现代文明要求的东西都不忌讳。总之结尾得一片喜气洋洋。

贺岁片还必须热闹,那个明星当红讨观众喜欢就都一把拉来,凑和在一块儿。在这种情形底下,演员特别不认真,换个说法就是演得「特别放」。

其实他们又何须认真呢?首先在短短九十分钟(贺岁片也不可过长)的兵荒马乱之中,那种剧本那点戏份有谁在意?

更重要的是观众们这天打定主意不是来看一部作品,他们是来瞧热闹的;这天演员就是演员本人,而不是他们扮演的角色。

就像成龙电影的结尾一定有他从十楼摔下来痛得喊娘的NG镜头一样,典型的贺岁片也一定有拆穿戏剧表象的尾巴,那就是大伙们一起对着镜头向观众拜年恭喜发财。

成龙知道大家是来看他表演历尽艰险的奇观,贺岁片演员也知道观众的目标就是明星本人;贺岁片三个字的重点是「贺岁」,不是「片」。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