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假装打招呼(打招呼的困惑之二)

我打小就听人家说老外特别友善,在路上就算遇见不认识的人,也都会点头问好。后来首度出国去到西方世界,发现传闻果然不虚,虽然一条大街上头不是人人随时都做好和人人打招呼的准备,可是他们确实要比我所熟悉的中国人友善。可是我小时候还听老师说过,从前孔子教人,坐在车上,要是行经路段碰到三或三个以上的路人同行的话,乘客就得下车向对方行礼致意。老师说,这就是礼仪之邦的本来面目。这条圣人古训和今日海外闻见,一加起来,难免又要陈腔滥调地说一句「礼失求诸野」了。

但是,事实当然没有这么简单。现实一点好不好?孔子的年代,坐车的是有身份的人,数目极其稀少;而路上遇见三个人同行的机会也绝对不能和今天相比。你今天要是在车上一看到三个人走路就下车对他们行礼试试,这不是神经有病吗?交警肯定拉人。

同样道理,所谓「老外都能友善」这类说法也是经不起推敲的,至少我就没在纽约这样的城市看到过有人不停四处say Hi。道理很简单,人口密集的程度决定一切,人满为患的所在,时间压力紧张的地方,躲人犹恐不及,赶路就是王道,谁会像美国南方那些乡巴佬似的,动不动就停在街上和陌生人聊两句。想我泱泱大国,别的不敢认第一,但论人多和心急这两样,还真没有其他国家可以比肩。所以我们中国人不爱打招呼,是有基础的。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们在国外走进一家饭馆或商店,而堂倌店员向我们招呼道好,我们却冰冷地沉默以对,这就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情况了。首先,这不是大马路,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其次,人家是有对象地打招呼,是把你当成客人,和你有一定的关系(即使这只是生意交易的关系)。在这种情形下还不回应,岂只失礼,简直就是不符人之常情。这一点,正好也是国外商家最诟病中国游客的一点。这是不是因为我们打从心里瞧不起非我族类的异人,不屑和他们客套?还是反过来,我们过于害羞,甚至自卑,不想和洋人有过多接触?

其实只要在神州大地走上一圈,那些不懂中国特殊国情的老外就会发现,中国游客就是中国人,平时在家如何,到了外头就是如何,对内对外一致平等。没错,很多人在国内就很习惯进店不打招呼,视侍应和店员如无物。我曾经以为,这是当代中国社会权力结构的表现,就和低级公务员看见高官要低腰打哈,公司职员一见上司就「总」前「总」后,而在上位者则可以挺着肚子当他们不存在一样;是我们进来花钱的人做老板,你这个服务员算老几?我凭什么要多瞧你一眼。

可后来我渐渐发现,原来很多服务业员工的客气礼貌也不是真心的。他们的招呼往往没有音调变化,语气一如卫星地图的导航人声;他们的笑容更糟过皮笑肉不笑,是谁也看得出来的交差。再为心灵脆弱,民族自尊感太盛的人说一遍:国外服务业人员也不见得对你很真心,那毕竟是工作。只不过我们这边往往太假,假到他们连装都不用装。我总是在大陆的商店看见店员的头抬也不抬,但随口就是一连串我从来没听清过的台词,比如说「欢迎光临,请尊敬的贵客随意选购⋯⋯」。就和百货商场和超市的广播似的,偶尔还要带点台湾腔,那句「欢迎光临」要拉高三度一个音阶地念出来。我又老在大型餐馆门口遇到一行女子对人鞠躬,然后制式地背诵一段她们在开店前集会训话时被录进大脑的热情语句。坦白讲,假如你常常受到这种从活人变成机器人式的服务生的服务,久而久之,你又怎么会想友好地对他们来一声「午安」呢?

那就像是各大城市地铁广播开台那句「尊敬的乘客」,其实你知道他们从来没有尊敬过你;又有点像天桥上头那些不知道真实作用有多少的口号标语;一切都是表面,一切都是行话。既然没有人是真心的,何不干脆回到最赤裸的真实,我进来是花钱,你不必废话。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