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我们还能相信谁?(香港政治的信任危机‧二之一)

鸡年伊始,许多人都会预测今年香港政局的走向。未能免俗,我也姑且漫谈一番。但是虽说漫谈,尽量还是围绕着同一个核心,那就是「信任」。从种种迹象看来,今年的香港社会恐怕不会像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刘兆佳所说的那么「和谐稳定」。虽然身为民调专家的刘先生认为,目前港人的普遍情绪是寻求稳定,少点争端;但想稳定是一回事,能不能稳定却是另一回事。关键就在「信任」二字。

先得声明,所谓「和谐」、「稳定」这些字眼,并非什么完全美善人人欲求的良好价值,更非中性中立的形容词;与此相对的「争论」也不一定是坏事。在某个程度上,我赞成当代政治哲学家慕非(Chantal Mouffe)的说法。理想 的民主是一种「agonistic plural ism」(权宜译作「抗衡的多元主义」),充满了不可化解的立场冲突。但是香港政局目前面对的「不和谐」与「不稳定」确实造成了很大问题,因为那是一种严重欠缺信任的局面,使得各种立场甚至没有清楚表达的机会。

信任这个概念,是在最近10年才成为西方社会科学界(尤其是政治学家)关心的一个课题,因为传统民主社会看来根本不需要信任。三权分立、政府换届、人民监督和独立自由的传媒,这种种民主政治的基本设计就是建立在不信任之上的,不信任有人竟然毫无私心,不信任权力不会腐化,不信任人人可成圣贤。只要政府能换届执政,只要权力被分割成互相制衡的几股力量,只要人民可以透过公开的渠道监察政府,只要百姓可以把他们不满意的执政者赶下台,我们就用不着信任政治家。一个社会的政坛人物愈是要仰赖百姓的信任才能成功推行他的政策,就说明这个社会的民主程度愈是有限。大家对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在推动《基本法》23条立法时的名言:「你信局长啦」,应该还有很深的印象吧。

现在香港的主要争论几乎都可以用信任问题去理解。例如西九文娱艺术区的规划和数码港事件,说穿了就是政府一方猛叫大家相信他们的良好意愿,另一方则无论如何不相信里头没有「官商勾结」。不过,现在我们认识到,即使在民主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信任危机一样会造成很坏的影响,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开始关心信任这个课题的原因。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欠缺了对政府和从政者的信任,结果可能不是百姓们团结起来加把劲盯住他们,而是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然后变得对政治更淡漠更不关心。最后政治就真的成了没人会感兴趣的小圈子里利益交换的游戏了。

德国政治学家欧非(ClausOffe)提出过很精到的观察:政治精英「通常利用以个性为中心的戏剧性的媒介运动,弥补信任建立的结构不足,以赢取信任,同时削弱对手的可信性。所有对西方民主国家里信任政治精英的进展情况的调查结果一致证明,这些策略适得其反。它们没有产生积极效果,因为每个竞争的精英,都试图为自己赢得信任而散布对对手的不信任,其结果可能总计为零」。套在香港的情,就是在本来以严肃揭露事实为己任的媒体推波助澜底下,不同的政治人物互相散布小道消息,竞相抹黑,使得香港变成满街都是「政客」,但偏偏没有一个政治家的地方。抹黑战术就是利用现代大众媒介喜欢刺激故事的特性,谋杀政治对手的人格。看来鸡年的香港,这种抹黑战术仍会层出不穷,最后就会使得香港人不是对任何一个或任何一方政治精英丧失信心,而是对整个政界失去信心。目前港人那种所谓「少点争论、多点和谐」的期盼,不止是对这类战术的厌倦,也可能是对所有政界人物感到厌倦的警号。

虽说民主似乎不需要信任,但一般民主政治里还是有仰赖信任的时候。我们先来看看在政治里面什么叫做信任,什么构成了信任存在的条件。所谓信任执政者或政治人物,指的无非就是我们相信他,因为他的一切行动都包含了对我的利益的考虑。之所以如此,乃由于他的利益隐含了我的利益。简单地说,从政者与我的利益一致时,我就信任他。民主选举就是构成这种信任的条件。从政者的最大利益,就是取得执政议政的权力,或者继续保有这种权力。选举理论上可以确保他要满足我们投票者的利益,而且必须在从政过程中,证明没有辜负我委托利益予他的信任。这种关系的重要性,在于信任一个人是有风险的,因为信任意味着把一些决定我利益的权力交了给他,他就掌握了使我受到伤害的能力。所以,民主政治又要确保这种伤害和风险被压缩到最小范围之内。

香港政局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明确的制度保障行政班子会代表我们的利益,但却同时有使我们受到伤害的可能。换句话讲,香港百姓和执政者之间,没有制度性的条件去维持信任关系。我们无从辨明执政者到底是与我的利益一致,为我的利益服务;还是为了与他比较熟悉,甚至会对他的前途(不论他以后是继续从政还是转而经商)有更大影响力的一撮人而卖命。民主选举不一定能消除这种信任危机,普及选举之外也可能还有其他制度能够使信任存在,但是香港执政班子和普罗百姓之间,则根本没有任何清楚的信任条件。试问在这种环境底下,执政者对大家说要信任政府,怎么能不是一句空话呢?再加上前面讲的重重抹黑和互相攻讦,香港市民对从政者本就脆弱的信任关系,又怎么样才不会彻底破产?

【来源:明报-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