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舉報民族

【蘋果日報】記得很多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雜碎,關於言論和出版審查的笑話,其中一個笑話,是一位澳洲的中國史學者寫了一本關於國民黨的書,這本書被翻譯成了中文,在大陸出版,譯得也算精審,然而書裏面每次提到臺灣,都莫名其妙的要在臺灣前面加上「我國」二字。於是就變成了一個澳洲人口口聲聲地在那裏「我國臺灣」來,「我國臺灣」去,這何止是試圖分裂中國,簡直是要進佔我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我們當然知道,這不是譯者的錯,而是審查人員智力水平的表現,為了政治正確,結果犯下政治大錯。好在那個年頭還沒重新流行群眾舉報,否則為了這本書,背後不知道要掉多少個人頭。沒想到我最近又在一本去年出版的書裏面看到類似情況,作者同樣是個老外,書裏面每次一談西藏,都成了「我國西藏」。好在這本書太過冷門,熱心群眾應該一時還沒有發現,我也就不在這裏多說了,免得害人。

以群眾舉報的形式來捍衛我們的神聖主權,是最近幾個月的熱門運動。自從萬豪酒店集團被人檢舉,說它的訂房網站上面敢把香港和臺灣列為國家之後,眼睛雪亮的熱心群眾就陸續發現一大批機構原來也都犯上了同樣毛病,其中竟然還包括國企。在這種運動裏面,人民的力量主要着力於兩點,第一點是揭發,第二點則當然是號召多達14億人的龐大市場去抵制杯葛被揭發的對象。面對來勢洶洶的市場壓力,沒有祖國的資本家是不敢不從的。然而我一開始就有點擔心,這種看來望風披靡的強大武器會不會也有撞牆的時候呢?舉個簡單的例子,英文簡稱「IDD」的「國際直接撥號」(International direct dialing)就是一個把香港、澳門、臺灣與中國並列為不同國際地區的系統。一時間我們很難逼它改名,但群眾能不能夠抵制它,至少從今天開始,再也不打電話給遠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兒子、老婆或老媽,也不再和任何國外的買家聯繫生意呢?抵制嗎?看來很不實際。但要是不抵制,之前一切豈不都是白費工夫,首尾不夠一貫,壞了原則?好在我國文化博大精深,資源豐厚,我總算想到了兩個不必抵制IDD,但又不壞國家大義的說法。第一是要看大局,和各國工商經貿往來,乃有利於國計民生的根本利益問題,切不可逞一時之快,否則小不忍亂大謀。第二是我們中國人最重親情,為了要抵制這麼一點洋鬼子借着國際名義所設計的陰謀,斷絕我們和遍佈世界各地的親友感情,是非常「不中國化」的做法。我猜有人大概也想到了這兩點,難怪這場運動也就靜悄悄地偃旗息鼓了。

最近幾年的民族主義熱潮裏面,最混雜也最讓我看不懂的地方,是一方面非常忌憚有人想要分裂中國,特別是少數民族聚居的地方,比如說新疆和西藏。但另一方面,卻又有人天天高唱漢族的正統權威,總是想辦法要抹除中國歷史上漢人以外其他民族的影響,生怕他們污染了自己的純正血緣,驟眼看去,頗有清末章太炎等人主張反滿復華的意味。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來講,不容「疆獨」「藏獨」,那必然要認為「中華民族」構建的這個共和國並非只存漢人。反過來講,如果硬是要壓抑其他民族存在的痕跡,只認漢族為宗,那麼這個國家又還有什麼合法性去繼承清朝的版圖呢?我當然曉得,這是兩套不同的說法,彼此矛盾,不能當成是一回事,但有趣的是,在今天的宣傳部門管理下,這兩種論調,卻都同時被認為是政治上很正確,很有正能量的。主張「中國是個大花園」,五十六個民族共一家的,都是天經地義的愛國者。主張漢人千年一統,從來沒被混血,凡是說漢人被搞過的,都是該下地獄的混蛋者,同樣也是天經地義的愛國者。這兩種言論都好像拿了紅色正字招牌,可以在官方媒體(包括網媒)上頭暢行無阻。我是愛國的,碰上看不順眼的事,也很有要去舉報的衝動。但碰上了這兩種相互矛盾,各有害處的言論,我到底該舉報誰呢?

如果真要舉報,那大概就是舉報其中一些言論的愚蠢吧。例如去年網上忽然湧現一大批臭罵陳寅恪先生的文字,說他「欺世盜名」,說他散佈「宵小謊言」,說他「妄圖滅我漢家歷史」,嚴重程度比得上文革年間批判他的語氣。到底陳先生說了什摩惹怒這些愛國者的話呢?原來又是李唐究竟是胡人還是漢人這個老掉牙的話題。這些文字也不簡單,往往引經據典,甚至摘抄了大量唐詩,好證明唐朝王室是個百分百的漢人政權。問題是陳先生從來沒有說過李唐是胡人,他花了那麼大的工夫,寫了那麼多的東西,甚至不惜瑣碎考證楊玉環嫁給唐玄宗時是不是處女,並且因此遭到錢鍾書先生的譏刺,目的之一就是要說清楚李家是胡化的漢人而已。結果這些漢族紅衛兵根本連書都沒讀好,就一口咬定陳先生主張唐朝李家是胡人,豈不可笑?我還見過更好玩的,那就是「敦煌」這個地名的由來。今天學術界比較主流的想法是認為「敦煌」這兩個漢字其實是一個外來語的音譯,也許來自古波斯語,也許來自吐火羅語。於是有人就不幹了,長篇大論地藉着《史記》說明它既在漢朝立郡,肯定也是漢人取的名字,甚至還把這個命名權交到英明神武的漢武帝手上。如果真讀過《史記》,又怎麼會不曉得敦煌這個名字第一次在中文裏面出現,就是張騫交給漢武帝的報告裏的這一句話:「始月氏居敦煌、祁連間」。可見漢武帝可能連敦煌這個地方都沒聽說過的時候,人家就已經叫這個名字了。

愛國沒有問題,愛漢人也不是問題。那麼愚蠢呢?為了避免被舉報,我也只好說它更不是個問題了。

梁文道:舉報民族》上有3条评论

  1. 阿鱼阿水

    相信有一日,台湾会回归的。那些再版的书籍会减去两个字。先生请放心。大汉族有儒学。都是懂理的~

    回复
  2. 悟痛

    认错是智人的美德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懂得认错,由衷的认错能看到自己的错误和不足是一种非常高尚的美德,也是现代人的最基本要素。我们经常在说道别人的时候引用古话说知错就改虚心学习,可是这我们往往会双重标准,对待别人的时候总是语重心长,感觉自己站在一个板凳上高人一等的说教,对待别人说教自己的时候,心里总是很难接受。很多人在心里总是给自己找很多开脱的理由,不敢担当,不愿担当,比如一个国内公司的领导,明明有很大的决策错误,导致很大的损失,但是总是各种开脱,怨天怨地,就是不能自己承认错误。小到一个家庭,父辈很少对自己的孩子承认自己的错误,更不会给晚辈道歉,这是非常有失颜面的事,子女也只能悄悄的默认承受,计较会被社会所不能接受,和耻笑,但是这样的家庭熏陶的大部分人格没有承认过错的习惯和美德,生活中遇到严重的事就各种编造一个接一个的谎言反正最后大家各种错乱纷杂编织,谁都找不到头绪,一锅粥瞒天过海。可能大家都习惯了,改变太难了,大家宁愿被各种架空的谎言笼罩着,没人愿意或者觉得应该面对真实的事实,就算有人胆敢跳出来说一句哪怕公道的话,立马就会被群起攻之,就你好,就你对,接着开始给你贴各种标签,你是愤青,你负能量,你极端主义,,,这些名词最要命的是它是万能的公式,一旦对方无理与你讨论的时候,这就是万能杀手锏,只要声音大先给你把标签贴上,剩下的人就会不假思索的蜂拥而上,这时候你就知道你已经失败了,你说什么都是枉费口水。所以你要试图和一个不愿承认错误不会承认错误的人或者民族讲道理,讲法律,实在是太难了。他的很多道理无法通过正常人类的逻辑来解释,比如说,我就常想,南京条约明明是人家签订的一个正常贸易条约,赔款是属于战败赔款,怎么能叫丧权辱国条约,人家来是正常做生意,又不是抢,,再比如加入wto条款写的清清楚楚15年后关税与世界同步,怎么就不兑现,说人家搞tpp孤立你,人家没法和你玩了,,再比如经常能听到对外国喊话,你们要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不要一错再错一条道往黑走等等,我都笑的不能自己了,好像总是觉得自己是真理,别人一不与自己观点统一就是别人的错,是不是很像我们的家长。。不过从深层剖析,我认为还是不够自信怕人家戳穿。多少年了所谓的经济发展,明白人都知道是伟哥效益,加上揠苗助长和大跃进浮夸风,定下来的增长目标年终都不是凑数。最要命的是,长期用这样一种训猪的方式训练人民,真的会有很大比例的人失去理智,就觉得自己是猪,并且还很好,你不让他做猪了,他立马和你急,他会举出无数例子来,高声叫喊,同志们啊,你们知道吗?我们的gtp是俄罗斯的12.5倍,我们现在是有史以来最强大强大,,还能给你举例比如,之前我们一头猪出生到长大到100斤宰杀需要12个月,现在我们吃激素6个月就可以了,看我们多进步?甚至我见过很多连国都没出的朋友,见了外国人开口就无比自豪的问,你们有高铁吗?这真是愚民最伟大的成功,已经完完全全改变了这些人的基因。有什么办法,只能装疯卖傻行走在这个乌烟瘴气的环境中,见了屁话你要恭维,见了鬼话你也要迎合,你要保持给他们是所谓正能量的感觉。。因为你要生存。。。

    呐喊

    我想呐喊
    用我所有力气
    可是我发现我不能
    沉默可以保护好自己

    我想呐喊
    叫醒沉睡人们
    可是我发现我不能
    沉默可以保护好自己

    我想呐喊
    为哭泣的人们
    可是我发现我不能
    沉默可以保护好自己

    那些醒着的沉睡的装着的人们
    那些敷衍的太极的世俗的人们
    那些快乐的麻木的鸡汤的人们
    那些死去的活该的明白的人们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