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你食黑心猪渠食黑毛猪

【饮食男女】本来应该接着再谈我们中国人吃饭吃得有多么「闲」,但最近看了一些新闻,有如骨鲠在喉,实在是叫人闲不起来。比如巴西黑心肉事件,消息一出,全球恐慌。不只多个国家即时禁止进口巴西冻肉;而且还有不少商铺食肆自动自觉,主动停上发售来自巴西的肉食,算是对得住良心,对得住商誉。

可是你看别号「廿蚊张」,代表饮食业的立法会议员张宇仁说什么:「我哋眼见到,手摸到,鼻闻到,如果有问题,唔会煮畀大家食,所以大家唔需要担心系咪真有事,系咪要落架」。换句话讲,他叫我们只要信,不要怕,要信全港饮食界都好有良心,而且眼耳鼻都很灵敏,不会靠害。但问题是你们这群坚守界别利益的高贵选委,都不相信口口声声「相信香港,相信我们每一个人」的曾俊华啦,又凭什么要我们相信你?

不必吃冻肉的人,当然不怕有问题的冻肉。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背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我们不能勉强,也没有理由去勉强每一个人都能通晓其他人的生活。你一向食开西班牙黑毛猪唔系问题,你不知道今日街市的菜心几蚊斤也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唔知米贵的人,居然可以决定所有担心米价的老百姓的命运。几年前曾俊华都未知一碟粟米斑块饭几钱,为了竞选,他起码算是搞懂了「男人的浪漫」的售价,知道50蚊一碟「确实不算便宜」。但负责推选特首的选委呢?离地的你们又凭什么去决定贴在地上的蚁民该怎样活下去?喺香港地食饭,一餐饭的价钱有七成系拿去交租,这算是常识吧。

那么掌管全港饭价的大地产商知道一般百姓的生活吗?嘉华国际主席吕志和最近被记者问到年轻人置业的问题,他一开始还算讲得有纹有路,明白一家三口起码要住400呎楼,上车盘500万左右(那当然,啲楼系渠有份起,渠有份卖o架)。但他接下去的那句话可就真是荒腔走板了。他竟然告诉记者:「你起码都有4万至5万元薪金,只要储5个月,几个月头就得首期」。记者大概算是这些权贵接触得比较多的「一般人」了,可是他们就连记者人工的行情都搞不清楚,你还能期望他们什么呢?曾俊华的选战被人称为发梦。果然不错,梦想不能当饭食,梦醒之后就是残破冷酷的现实。便连李嘉诚最近都忍不住慨叹香港变质,冇咗理想。为什么香港人失去了理想?为什么香港人连做梦的气力都没有?他老人家的判断倒是准确的,他说那是因为香港现在「只系炒楼,整高的楼宇,或者赚多啲」。

看到电视里的这一幕,我也差点忍不住哽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