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盘生意以外

每年书展,我们都能听到各种关于它的批评:不够文化、太像大型零售摊、推动不起阅读风气……等等,等等。其实说到底,书展到底是一盘生意,我们为什么不能换个角度,好好地从做生意的角度来看香港书展到底成就了什么,错过了什么呢?

的确,如今的书籍出版事业是一盘大生意。单在美国,一年就有二百三十亿美元的销售量。在这么庞大的市场里有着其他市场上也愈来愈常见的趋势,就是大型集团的垄断。包括「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在内的五大集团,占去了这二百三十亿美元市场的八成。而头二十家大公司则合共拥有百分之九十三的市场占有率。这些数字和它们所指陈的图景,是安德烈.席夫林(Andre Schiffrin)这本《书业》(The Business of Books)的背景。

席夫林在美国出版界声誉极高,曾任蓝登书屋旗下的万神殿出版社执行董事三十年之久,一九九○年之后创立了近年影响很大的独立出版社「新出版」(New Press)。他是个有理想有坚持的老派出版人,和他的父亲(万神殿出版社的创办人之一)一样,坚持在大众化的口味之外开拓另类的领域和优质的作品。在这本夹杂着个人回忆与历史分析的作品里,他写出了办出版仍然是为了一种文化理念和响应社会议题的老好日子,与今天坚持这种路向所需要的策略的机遇。

这本书的副题是「跨国集团如何夺取了出版业,又如何改变了我们的阅读方式」,相当清楚地点明了整本书的骨干,不愧是出版老行尊的第一本书。我们住在香港的读书人往往羡慕英语市场的庞大,什么类型的书都可以出现;却不知自从二次大战以来,跨国传媒集团不断收购老牌出版社,已经大大缩窄了书籍出版的领域和品种。被盈利第一的原则策动,这些大财团对于不能有效率地赚大钱,但又不是没有市场的题目兴趣缺乏。结果是有才华有见地的作者出不了书,没人认识,而有着广泛好奇心的读者就根本不知道原来他们可以有更多选择。席夫林自己创办的新出版就是对这个局势的回应;而这家小出版社过去几年来的成就,就更加说明了这种局势使我们错过了多少好东西。

马国明送这本书给我当作结婚礼物,我用一个晚上读完这本好看的小书,以为答谢。题旨虽大,其中却有不少有趣的小故事。例如席夫林的爸爸在战时曾收到一位阔太的捐助来办出版。那名阔太第一回登门拜访时,他老爸正忙,于是就请她坐一回儿(Please have a seat)。数分钟过去,阔太不耐烦了:「你或许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谁知道这个知识分子竟然抬一抬头,就答道:「噢!真抱歉,那请多坐个位子吧(Please take two seats)」。

唉呀!你瞧,我又忘了要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谈书展了。

【来源:信报-书海迷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