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Our Word Is Our Weapon

自从长毛议员当选后,哲古华拉在香港知名度亦随之看涨。但毕竟这位已逝的革命偶像,我们只能在回忆中怀念他。被《纽约时报》誉为「第一个后现代游击队领袖」、墨西哥原住民革命运动领袖「副总司令」马科斯(Subcomandante Marcos)的故事,更有时代感,这名现仍在世的革命家,利用互联网科技,成功向世界打开了了解墨西哥原住民的思想空间,在网上发表大量文章,争取世界社会支持,其著作《Our Word Is Our Weapon》(文字是我们的武器),与我们这个同样以文字作为武器的专栏名称,有点异曲同工。

至今仍然无人确认马科斯的真正身分,这位从90年代已打出名堂的革命英雄,一直以黑面罩示人,只透出双眼及鼻梁部分,大大增加了神秘感及可窥探性。

马科斯擅长利用文字,透过写诗及童话故事来说出心中所想,透过感性表达,争取群众支持,是把文字变成武器的成功例子。并建立电台自任节目主持,有曾听过其节目的听众表示,马科斯声音磁性,甚至带点沙哑。

曾经到当地、对墨西哥原住民运动有深入研究的岭南大学刘健芝助理教授指,马科斯懂得取悦听众,如在节目内,不止会谈国家大事,雅兴所至,更会为听众大播爱情?歌。

外间对马科斯所知不多,只了解到其带领着墨西哥东南部贫困山区Chiapas的原住民革命运动,并把游击队命名为Zapatista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EZLN),与政府展开了漫长的抗争生涯,在94年原住民革命起义,经过一轮战事后,碍于全国民众支持原住民的压力下,墨西哥当局最后不得已与原住民谈判,当时代表原住民利用西班牙语发表讲话声明的(原住民大部分只以土语沟通,不说西班牙话)就是马科斯。

除了原住民问题,马科斯的思路也触及反对全球化、环境保护、抵抗新自由主义等等,他的作品更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一些文章被翻译及结集成书。

虽说明身份神秘,但经过十多年光景,马科斯与墨西哥政府及传媒都出现了一种莫名的互动关系。如过去便曾有报章报道马科斯在墨西哥城购买计算机用品。

另一方面,马科斯领导的游击队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军方,如政府真正有意去铲除马科斯,也不会多年下来也苦无办法,有理由相信,马科斯诚然已变成原住民以至墨西哥社会文化的一部分,具有难以估量的象征意义,故万万碰不得。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