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只不过是常识(常识有几难二之一)

【饮食男女】本该接续上周谈点薯仔的故事,但是最近一次遭遇却如骨鲠在喉,令我不吐不好。且先从一件其实和我没有多大关系的事说起,大概有不少人听过以介绍日本文化知名的博客剑心前阵子在日本被斥作是「香港之耻」的消息吧。东京一家食肆在脸书上公布了剑心订座的名字,批评他和朋友到店之后只点了一杯酒,两个小时之内不停拍照,甚至还顺手把在别处买的外卖吃完之后留下来「当手信」。随着剑心第二天带着和果子上人家店里登门道歉,这件事算是结局得不错。剑心的表现怎么样都要比另一个日本旅游达人杜如风强多了,一向以「真性情」(在我看来往往是放肆)著称的她前阵子在节目中介绍日本一家面店,竟然不顾当地礼俗,把三根筷子插在碗里作势参拜。网民骂她,她的回应则是「Why so serious!」,她认为观众应以「轻松啲慨心情去睇」节目。按照这个逻辑,一天到晚骂大陆游客不规矩的香港人也应该不要那么serious,大可以「轻松啲慨心态」去睇那些不符本地规范的行为才是。

不是为港人护短,正如《立场新闻》专栏作家安骐所言,其实剑心拜访的那家日本食肆也不是没有问题的(参见她的《又关公灾难?——「香港人之耻」事件是一次更深层次文化交流的契机》)。首先它的店主就可能是个很容易类型化外人的民族主义者,否则便不会把一个客人的不当行为上升到整个香港代表的层次;老实说,就算剑心真的不对,那也只是他一个人的事而已,和我这个香港人又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平常一家日本食肆就算遇到再诡异的事情,世绝少如此公开抨击它的客人。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向来让人觉得十分熟悉日本社会的剑心,居然也会惹出这次奇特的小风波呢?由此我想到了近年在外地一些地方碰到香港游客的尴尬。例如某次在一家不错的餐厅晚饭,正好邻桌就坐了一个香港人,看得出来他是个食家,因为每倒一杯新酒,他都要像在酒庄试酒似地把酒倒进嘴里弄得呼呼作响;每上一道菜,他都要和侍应探讨碟中每一样材料的出处细节。我怎么知道?因为他的声音比较大,所以其实连整家餐厅的其他客人都知道他内行。他当然还得拍照,用一部单反拍下每一碟菜的不同细节。这是家安静的馆子,于是他显得格外抢眼,直到人家快要打烊,我们所有人结账出门,他都还在里头继续内行下去。这类巧遇「达人」事件,我不只见过一次,他们或许真的懂吃懂喝懂游玩,并且还懂得图文并茂地把经历分享出来,可惜的只是少了一点点常识。

什么是常识?简单地讲,就是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遇到各种情况能有恰当的反应。如果人家店面不大,店内声量不高,那你就得小心自己发出的声音,这叫做恰当。你到了人家店里,而人家又不是酒吧,两小时内恐怕就不好意思只是要一杯酒,同时还要不断拍照,留下垃圾,这就是恰当。相反地,你如果是去大牌档吃饭,也许就不用在乎音量了,正如到大家乐锯扒不必坚持法式table manner一样。这和你熟不熟悉日本文化无关,也和你是不是资深食家无关,这点常识是走到哪里都不会差太远的。

然而,今天的香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渐渐在很多不同领域浮现了一种常识沦丧的状态。比方说我最近在一家街坊菜馆的遭遇。

下篇:《梁文道:回家的路上(常识有几难二之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