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现在就是最好

【苹果日报】二、三十年前,我还在学校念书的那个年代,梁漱溟先生的《东西文化及其哲学》还算是本相当流行的书,许多文科学生的书架上都有一本(尽管未必会看)。一来是因为那个年代的老师和教授多半是「大中华胶」,常把此书列进参考书目;二来则是因为它便宜,满街都是本地书店自家制的盗印版。今日回头再看,当年这本书的普及也是够奇怪的,明明是部五四之后的畅销书,里头很多东西都过了时,为什么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大中华胶」还是对它念念不忘呢?理由大概只有一个,那就是梁漱溟先生数十年前提出的问题,即过了那么久,也依然得不到人人认同的善解。那个问题,简单地讲,就是身处西方文化已成主流的时代,中国文化应当何去何从?它在这个世界当中的地位又是什么?

好老土的问题,是不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最叫知识份子困惑的问题,现在再提,完全不合时宜。不只是它设问的方式以及解决的思路经不起现代学术的考辨,更是因为整个时代基础都不同了。那个年代,全中国上下都有一股急迫的危机感,觉得自己熟悉的所有皆成了问题,古老的儒家思想有问题,历史悠久的政治传统有问题,家庭组织的原理有问题,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模式有问题,就连用来思考和表述这一切问题的汉字也是可疑的。这种危机感是这么地强烈,以至于直到二十世纪最后那十几二十年,中国大陆和香港关心中国前途的知识人也还在思索这个题目。可是这个问题,以及形成这个问题的背景,却在过去几年之间一下子消失了。因为当下的中国没有危机,有的只是「自信」。

举个例子,十年前是自由主义者,如今提倡儒家的学者秋风先生,近日在一篇讨论中国正在编纂的《民法典》的文章里头主张「要以民法典为契机,重建文化自信」。他说:「当年,我们之所以以西法为本,建立现代法律体系,纯粹是因为,中国人被西方打败,从而在观念上肯定了西方法律相对于中国固有法律之先进性,而确定全面移植策略。然而,百年之后,当中国之富强从总规模上已坐二望一之时,所谓西方法律之先进性,还能成立吗?今天,我们制定民法典,一以德国为范本,然而,就现代国家建设的重大方面而言,今天的中国已超过日本,早已超过德国,我们今天还用得着奉之为圭臬吗」?

秋风先生著作等身,在中国知识界拥有相当影响,不料他对当下国际环境的认识,竟是这种街坊闲谈的水平。中国到底在哪些「现代国家建设的重大方面」超过了德国和日本?是机场的规模和数字吗?是高铁的速度吗?是城市中心的大楼高度吗?这些东西恰恰是中国不少游客去了所谓「发达国家」之后,回来感慨人家究竟还是比中国「落后」的参照。

以眼下中国人喜欢以「硬指标」来衡量发展水准的习惯,今年各项诺贝尔奖名单全部公布之后舆论界便有了一个新话题:二十一世纪开始,十七年内竟有十七个日本人获得诺贝尔奖。这才赫然发现,一直被官方媒体唱衰,「失落了二十年」的日本原来并没有坏到大家想像中的那个地步。除了盛产能造好精美工艺品的匠人,除了价廉物美的马桶盖,本来「早就不行了」的日本居然在基础科学的领域有那么厉害的表现。不过,这个发现可能只是一时热门,没多久,大家应该就会回到「自信」的主旋律上了。

秋风先生那段话最令人担心的,还不是如此浅薄的世界知识,而是它立论的基础。似乎现代中国法律的「西化」纯粹就是因为当年西方船坚炮利,咱们斗它不过;如今我们「富强」大梦已成,所以我们的法律也就该有点「自信」的表现了。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上自精英阶层(包括官员和商人),下至贩夫走卒,很多中国人都默默地接受了这一套「富强」就是所有文化甚至逻辑判断的首要标准的观念(姑勿论怎么去界定『富强』)。所以当台湾和香港有人在抱怨部份中国游客不守规矩,批评他们在公共场所随意小便时,你总会看到有人反唇相讥,说些「要不是我们来消费,你们的经济早就完蛋了」之类的话。仿佛谁够「富强」,谁就有了规定言行文明标准的资格。就像秋风先生这样,不在法学内部的理路和逻辑来谈民法如何可能中国化,却从国势消长的角度提出强大的中国要有中式的民法。难道「富强」真是无论走到哪里都走得通的王牌?

不过我还是佩服像秋风先生这样的知识份子,因为他们至少还在想像一个未完成的,理想的中国;他们依然在将近一百年前梁漱溟先生提出的那个问题上前进。所以有些人还在思考一个「中国式」的社会科学是什么样子,一个「中国式」的文明应该如何勾勒。真正可怕的是连这种问题都不必问了,干脆直接把当下的「国情」当成最理想的状态。我们不必再去寻找一个乌托邦,也不必再追求什么不一样的新世界了,因为我们已经到达了乌托邦,现在的中国就是一切可能世界之中最好的中国。我们不只富强,而且我们还是其他地方的模范,所以我们不单要相信自己的「制度优越性」,并且还要宣传证明成功的中国模式。西式的民主很好吗?你看美国的总统大选选成什么样子。我们不用再担心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地位了,更不用去问什么叫做中国。因为活在盛世,人是不会有问题的,你只需要肯定当下。以后一切,就只是如何在维持现有模型的前提下,稳步在数量上发展下去而已。因此「维稳」才会成为政治上最具前瞻性的愿景。

梁文道:现在就是最好》上有7条评论

  1. 卡帕

    虽然不得不承认经济的快速增长带来了许多的便利和生活水平在物质方面的改善。但对我而言,我的焦虑感似乎超越了国家经济发展的速度,哈哈。
    焦虑,文化焦虑,心灵焦虑。以及本就不多同时在慢慢丧失的归属感。

    说起一个国家发展的怎样,觉得最直接了当的就是看看这个国家的教育,以及这个国家的年轻一代。你看看大多数的年轻人,崇拜什么,爱好什么,梦想什么,追求什么,关心什么?质疑什么?
    教育者关心什么?梦想什么?追求什么?
    知识分子在社会的地位是什么?哪些人被这个社会称作知识分子?
    或者从刚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趴,了解一下人们热衷于消费什么?这种数据显而易见,无需多说。

    现在大二,在十八线城市的普通二本上学。说一下我的大学给我的感受
    从某种角度而言,与其说大学是一种教育场所,不如讲是为了培养听话勤奋失去思考能力的劳动者而存在的政治机构
    当然我在的地区和学校本来就有很大的局限性,或许影响了我的判断。

    第一次在道长的文章下留评论。谢谢您一直带来的好文章好节目。也因此我觉得自己得到了许多的安慰,获得了许多力量。不再苦恼于与身边的很多人和事显得格格不入,同时更多的反省自己,也试着持有更多的赤子之心。
    ps.我决定要跨专业考研了,中山大学的人类学。虽然可能和高考情况一样,虽然似乎努力学了最后没有什么好结果。但还是想要努力试一下。
    最后的最后!真的真的谢谢您!我很开心。

    回复
  2. 林资奇

    为道长鼓掌!今日在位置上的许多专家学者是怎么上位的?看看过去有助理解现在,看看现在有助了解过去。中国的进步全然不是因为他们,误导中国人却非他莫属!

    回复
  3. 郭靖萍

    大概除了國家的維穩,最讓國人恐慌的可能。就是學生了吧。在這個以物質金錢去衡量標準的生活里,不少大學生已經迷失自己的地位,分段不清什麼是本質。思考者用思維。建立世界,感受者則用感覺,思考的人建立了生活的藝術,卻也失去了慾望,兩者都會可能陷入黑暗和腐朽。

    回复
  4. 孙凯

    因为无知所以自大,国人普遍缺乏科学思维,更别提哲学思维,缺乏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易于被意识形态控制。

    回复
  5. 查群欢

    一个人原来很瘦,然后,这个人一点一点的胖了起来。过程中,我们说这个人的改变一点都不好,谁会信呢?但我们知道,一直胖下去,总有一天会落下不可逆的疾病。可以这么想象吗?中国的现状就如此这般,当下当然自信自己胖了就是好的,但不得不变得更胖了呢?😂

    回复
  6. 查群欢

    一个人原来很瘦,然后,这个人一点一点的胖了起来。过程中,我们说这个人的改变一点都不好,谁会信呢?但我们知道,一直胖下去,总有一天会落下不可逆的疾病。可以这么想象吗?中国的现状就如此这般,当下当然自信自己胖了就是好的,但不得不变得更胖了呢?😂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