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中英夹杂

香港人一般说话都喜欢中英夹杂,这对很多内地人而言是一听便知的港人特色。有的人对此非常不满,觉得好好的广府话都要硬生生地加几句洋文。但随着内地学英文的人越来越多,「海归派」日渐上位,加上一片小资热,中英夹杂已不属港人专利,甚至成了时髦的表征。

至于香港,也有不少人挑剔中英夹杂的表达方式,觉得这是中文不好英文不纯正的结果,尤其在书写的时候中英混用更是不可原谅的疏懒。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甚至发展出一套自己的洋泾英语,有很多英文字词到了香港之后,它的用法完全背离了原本意义。例如原复生就曾在文章里举过update这个例子,香港人竟然把它变成了 形容词,说这个人不够「update」,那本杂志好「update」。「update」在此是潮的同义词,故此连一个商场也可以命名做update Mall。

在母语之中突然加插外文,或者转码转台,转来转去双语夹杂的行为,语言学里叫做「转码」(Code-Switching)。说话要转码,是因为有些事用母语表达不够确切,有些事又非得要用母语才能传情达意。

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复杂,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一种母语环境之中,还有另一种强势语言流通。比如香港,广东话以外的最强势语言就是英文了,所以我们说话写字才会中英共享,夹杂交错。而英文也是现在世界上最多人学习最多人使用的强势语言,因此日本就有日英夹杂,西班牙有西英夹杂,德国有德英夹杂……

长此以往,很多具有地方特色的新英文出现了,例如中英混交出的Chingish有long time no see这个著名词组。这世上现在还有Taglish(菲律宾常用Tagalog混合英文的产物)和Franglais。 Denglish,Wenglish等各式各样的英语。英语越是国际化,也就是有越多的地方语言特色注入英语里面。语言学家本来就很重视这些新英语和各地的「X语」转码现象,现在连很多跨国机构都不歧视它们,在正式文件里面大混特混。

结果?当然有不少好处。如今看英文报刊遇上不懂的字光靠牛津字典已不管用,但透过那些古怪英文字却能学习其他文字。比如indaba,现在开始用来指不同党派的政治高峰会,原来是南非式英语的成就,本意为非洲传统社会里不同部落间的酋长大会。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