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红色资本家的苦心(如果你有钱食大餐,点解你唔去捐助饥民三之三)

【饮食男女】你想不想这个世界不再有人挨饿,七十亿人人人吃得饱甚至吃得好?当然想,有谁会不同意这么美好的愿望!但是理想的世界是一回事;我们个人是否有义务成就这个理想,可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一般人就算看到慈善组织的广告,知道地球另一端仍有许多待哺幼儿生活无着时会感到不安,但这却不并会影响他在万圣节晚上出去狂欢的心情,因为他实在没有牺牲自己生活品质,从而大济天下的责任。可是真正的左派,尤其是富有的左派,却不能如此坐视人间之不平。

因为绝大部分的左派都会同意,不平等是不正义的,而目前这个世界确实很不平等。哲学家柯亨(GACohen)对他们提出的挑战是: 「当一个人从他认为的不正义之事物中得到好处时,他怎么可能爽快地否认,他有义务放弃这些好处,好让这个不正义之事物的受害者得益?」至少,他应该把「剩余的财富」捐赠给穷人或者任何促进平等的组织,因为在左派心目中的正义社会里头,他根本就不会拥有这笔「剩余的财富」 。

当然,就像我们之前看过的那些关于老左的笑话,对于这个问题的其中一个经典回答是:这种捐助没有触及基本的不正义。所谓基本的不正义是结构的,体制的问题,几个有钱人捐身家做慈善根本就改变不了宏观大局,顶多只不过是对那不平等收入的特殊利用而已。然而柯亨认为,就算体制的不平才是最基本的不正义,但体制不平等导致的分配不平难道就不算不正义吗?所以一个实在没有理由不拿出他「剩余的财富」来减少这种分配的不平等,哪怕这只是「次要的不正义」(比起体制的不正义而言)。

考察过十来个有钱左派可以不捐钱的理由之后,柯亨最后发现:「一位富裕的平等主义为有充分的理由不慷慨解囊」。这些理由里面,有一个特别具有说服力:「保留我的财富可以使我有为平等主义作出贡献的能力,如果我把自己的财富捐赠出去,则会使我失去这种能力」。简单地说,那就是在不公正的社会里头做个「红色资本家」。以几乎是特务的身份来推动左派大业。比方说由于你的财富替你带来崇高的社会地位,所以你可以常常接触到一些位高权重的精英,这时你不就能够游说他们,替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说话了吗?再加上你已经这么有钱,不必为了养家糊口而日夜奔波,你大可把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全都用在促进社会改革的事业上面,这难道不是一件美事吗?

而且我们还可以假想一下这种特殊情况:一个人既有已经输掉美国民主当总统候选人资格的桑德斯的理念,想要把社会带向更左更公正的方向;又有特朗普的万贯家财,能够挟庞大人脉和资源出来从政,这是不是一个有钱左佬的最佳状态呢?柯亨认为,只要一个社会的政制愈不平等,这种有钱左佬不捐身家的特别理由就愈站得住脚,因为一个富有的精英在不平等的政制当中会更有影响力。说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富人都说自己支持共产党乃至于共产主义了(大陆和香港都不乏这类富人,他们有的甚至是入了党的党员),原来他们平日锦衣玉食全是一片苦心,他们出入皆贵也全是别有用意,他们今天积累财富,是为了在这个体制内开拓出人人平等的美好新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