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猎狐高手恩格斯(左胶食大餐之二)

【饮食男女】恩格斯,《共产党宣言》的其中一位作者,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源头和卫道士之一,在他过七十岁生日那天,和他的朋友们大吃大喝,直到凌晨三点。那个晚上,他们喝了一大堆红酒,吃了十二打生蚝;当然,无愧于第一个「香槟社会主义者」的威名,恩格斯他们还喝了整整十六瓶香槟。

几乎每次有人想要「彻底地」攻击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私人生活都是他们不会错过的目标。比如说马克思,这位《资本论》的作者,竟然也会跑去炒股票,玩起资本主义的投机游戏。趁着老婆从英国回去欧陆省亲的时机,他还搞大了自己女佣的肚子,生了一个他一辈子都不愿承认的私生子。

而恩格斯,身为工厂老板,则与他自己工厂里头一个不识字的女工同居;这难道不算是利用阶级优势的性剥削吗?一个人怎么可能既相信人人平等的理念,同时又努力使自己过上优渥体面的资产阶级生活?如果这个人真的痛恨资本主义,他怎么可以如鱼得水地投资资本市场,甚至当上一个盘剥工人劳动「剩余价值」的工厂主呢?

恩格斯的父亲是个资本家,横亘在父子之间的最大鸿沟就是政治信仰的差距。做爸爸的永远搞不懂当儿子的为什么不好好工作,将来继承家业,反而成天到晚忙着搞革命。明明老爸是个跨国企业的老板,儿子却到处鼓吹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终于,在号称「人民之春」的1848年欧洲大革命之后,身无分文的恩格斯与马克思结伴流亡英国,被迫向现实低头,马克思和家人住在伦敦,恩格斯去了当时举世第一工业重镇曼彻斯特,管理他父亲旗下的棉花工厂,当上了有人艳羡有人仇视的「棉花大王」(Cotton Lord)。

没想到恩格斯居然干得不错,不止把工厂的业务经营得十分平顺,还替父亲看住了公司账本,以防他家的英国合伙人欺诈。而且在有必要的时候,永远在理念上同情工人的恩格斯还会痛下狠手,把不听话的工人扫地出门。不要搞错,他的信仰依然坚定,所以父子俩绝对不能深谈;但做爸爸的也算老怀安慰,非常认可这回头浪子的表现。恩格斯为了「伪装」成备受尊重的资产阶级,他必须加入各种上流社会的活动,比如说成为高级俱乐部的会员。

那种英式会所,你晓得,里面有深红色的皮梳化,墙上挂着重彩油画,地下是上好的木质地板与花样繁复的地毯,桌球室与图书馆样样不缺,雪茄砵酒白兰地常备,戴着白手套的侍者无声穿梭于优雅沉静的贵客身后。

恩格斯不只是曼城其中一家最高级的会所成员,甚至还因为他优秀的协调能力,一度担当它的主席。维多利亚时代绅士的另一项标准运动是猎狐,恩格斯乃箇中高手,他的马术备受赞赏,总是一马当先,以其开阔的视野及灵敏的判断力取得上佳成绩。

他曾在书信中辩解自己爱上这种高级运动的理由,说它是英国陆军机动作战能力的基础,掌握了它的秘诀绝对有助于未来的武装革命。恩格斯不止喝香槟,美酒之外,他还喜好美食。在写给马克思一封信里头,他投诉过自己调制龙虾沙律的精妙手艺在过去半年里头因故生疏,令他十分遗憾。

共产主义斗士可以喝香槟吃龙虾吗?为什么恩格斯不听习主席的话,做个「艰苦朴素」的样办?这算不算是表里不一?他的生活方式是不是违背了他的学说?

下一篇《梁文道:饮杯!恩格斯(左胶食大餐之三)》

梁文道:猎狐高手恩格斯(左胶食大餐之二)》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梁文道:一杯酒可以救活多少饥民?(左胶食大餐之一) | 梁文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