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国际友人

《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以英文写成,中译本却比英文本还要卖得好。这本书在全国书店都被放在最当眼的位置,大小媒体都用显着的篇幅热炒,就算被认为又独立又有批判性的《南方周末》也不能避免地用两版正面肯定它。为在世领导人立一本官方肯定的传记,是现代中国史无前例的事。

而这本书虽说是美国企业家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的作品,好像只是另一本老外写的中国政治人物揭秘。但没有官方的支持,它可以得到力度这么大的支持?库恩可以访问到像汪道涵这种层级的人物吗?

找外国人为领导人画像,早有前例。最出名的莫过于当年美国记者斯诺写的《西行漫记》,毛泽东借着这位外来崇拜者的笔,魅惑了无数中外年轻人。

3月6日的《亚洲周刊》大爆内幕,揭出了中国传记作家叶永烈的曾经是《他改变了中国》的共同作者,设定了全书骨架,最后却不只没有得享共同写作的机会,甚至消失在长达四页的鸣谢名单之中。

据说是安排这个写作计划的有关单位觉得作者只是外国人比较好。为甚么?除了怕自己国人为在世前领导立传有顾忌之外,还有甚么原因?

我想起今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面有一位美籍非裔小孩大演京剧折子,成了一时话题,即使学生穿一些中国人自己都不穿的唐装,手一拿把折扇,表演相声、功夫、评弹、书法甚至算命。小时候住在台湾,我也看过很多这类节目,可见这不是大陆的独有创意,而是中国人的特殊癖好。

为甚么中国人那么喜欢看老外表演中国国粹?原因之一是中国人的文化自大,总觉得华夷之别端在文化,见异族着我服饰唱我清音,岂能不感到大汉天威无远弗届。看由外国人演京剧,那种快感就算不是马戏团里看猴子做算术,起码也有西班牙殖民者看到美洲土著居然会唱拉丁文圣诗的感动。

反过来却是百年耻辱经验带来的民族自卑,总是渴望走向国际,总是盼望国际友人的意见。所以再小的城市也会在当眼的位置树起标语「让XX走向世界,让世界认识XX」。

自己人再多的称赞溢美,总不如老外竖起的一根拇指。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