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维京人的肉骨头(食物的高级之二)

【饮食男女】小时候看卡通片,常常见到海盗(尤其是戴着牛角帽的维京人海盗)在一场成功的劫掠,又或者关键的胜仗之后,举行庆功盛宴对着餐桌大快朵颐的场面。我总是好奇,他们吃的喝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们爽得手舞足蹈。

当时以为他们那些杯子里头装的是某种非常美味的果汁,可能要比可乐汽水好喝得多,后来我当然晓得,那其实是酒,而且不见得是好酒。那他们手上那一大块要用两只手才拿得住的肉又是什么肉呢?看样子有点像鸡腿,明显有根骨头贯穿在肉的中间,可这条鸡腿又未免太大了一些。

说它是排骨嘛,那块肉圆滚肥胀,却和我们小时候平日所见的中式排骨大不相同。看起来十分诱人的这块大肉骨究竟是什么玩意呢?现实到底不是动画,动画里头海盗吃的肉其实只存在于动画当中。但动画也不完全说谎,后来我听说维京人确实是支肉吃得很多的民族。并且他们的盛宴就和动画所反映的那种儿童对于派对的想像一样,真的就是大杯酒大块肉,有很多很多的食物,分量大得填满一张桌子,可是每样食物都不会精致复杂得超出儿童的认知程度。

简单地说,在他们平常吃的东西,与特殊时刻食用的菜肴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其异往往只在数量多寡而已。他们没有所谓的「高级料理」。这是我们中国人,甚至欧亚大陆上的主要文明都很难理解的一件事,原来世界上还有如此社会,居然没有特殊的、非日常的精致烹饪。难道他们过年过节,结婚丧礼,都不会特地费功夫做一些和平日吃的不一样的食物吗?

这是人类学家古迪(Jack Goody)经典论著《烹饪、菜肴,与阶级》(Cooking Cuisine and Class)的研究主题:食物分化和阶级的复杂关系。虽然这是一本复杂的书,不过我们还是能够非常简化地从中抽出一些论断,其中一条就是社会愈平等,关于食物的种类、烹调、处理,以及呈现方式,也就愈不分化。

在古迪长期考察的非洲加纳的一个民族里头,「至少就菜肴而言,没有哪个传统酋长过着和国家其他成员极其不同的生活方式。尽管他们有更多食物,但却是同种食物,只有在肉类的分配上才有一些差异。与部落里的家族长辈一样,酋长有权拥有被屠宰动物特别的一部分,并非一切都属于特定的接受者(接受者必须表现出年长身份所要求的慷慨),但是他肯定获得了主要部分」。尽管这是个有酋长有国王的社会,可是掌权阶级吃的东西却和一般子民没有太大差异。

他们甚至不注意日常与非日常的区别:「如果每天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每周的膳食也就必然极少变化,除了在节日吃肉之外,没有吃特别食物的特别日期。变动是季节性的,但即使如此,最重要的变化也是数量方面的,在年底可获得的食物没有那么多。」维京人大抵也是如此,吃得简单,难怪直到近年新派北欧菜肴兴起之前,一直没听说过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和冰岛这些地方有什么像样的饮食。可是这种现象的另一面,就是他们拥有一个相对平等的社会,人与人之间不存在巨大的阶层差异。莫非想要吃得好,就一定得同时接受冷酷的社会现实?

查看下一篇《一份来自摩苏尔的菜单(食物的高级之三)》

梁文道:维京人的肉骨头(食物的高级之二)》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梁文道:食物的阶级(食物的高级之一) | 梁文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