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Ganbu-lers

上回说到许多不同的语言都因为英语的流行,而交杂生出新字,混造了英文里面。研究这些新生英语词汇,可以看出一道道政治、经济、历史和社会的流徙脉胳,例如ganbu-lers,就是最近一年才开始出现的新字,而且饶有趣味。

所谓ganbu-lers,是从接近中国东南边近城镇开始流传的字眼,据说它最早是在赌场出现的,赌场中的工作人员和老板经理私底下常用它来称呼中国来的赌客。

首先ganbu-lers读音接近gamblers,有赌徒的意思;其次它实际上是「干部」二字的音译。所以把两层意义加起来,我们可以把它中译成「干部赌徒」。

可见中国干部出国赌博风气之盛,竟然有了专用的英文名词。间题是以中国官员收入之少,待遇之低,他们养家尚有难处,又那来闲钱去越境赌博呢?很明显这些钱都是他们藉职务之便亏空回来的民脂民膏,以权力交易得回来的不法收入。

事实上如果按照法例和规定,中国官员理论上是世界最清俭的公务员。直到日前为止,一个局长级官员出外公干,按规定也只有每日60元人民币的补贴。如此严苛,可说是脱离实际不近人情。

于是实行起来往往要由各地招待单位另行出资,让局长们住得体面一点。

大批的「干部赌徒」催生了由北韩到越南等外围国家的新生赌场,不只赌场从业人员有工作有钱赚,还顺带活跃了开设这些赌场的边界城市的经济。

所以有大陆百姓开玩笑说这批腐败官员其实是在推动外交,拿国家的公帑去协助第三世界友好邻邦;而北韩之所以有力发展核武对抗美日,也是他们「抗美援朝」的功劳。

适逢胡温力倡反腐,打击腐败是本届两会的重要主题。于是国家就得一手抓几个贪官打击,杀鸡儆猴,例如悬红六千美元捕捉先后27次用公款去北韩赌博的吉林中级干部蔡豪文。

另一方面在仍未能够从制度下手治腐败病根的情形下,先且治标,禁止赌博。只是赌性乃人类天性之一,尤以中国人为盛,效果如何仍未得知。

前一阵子更有风声传出,连打麻雀都在受禁之列,闹得百姓人心惶惶。好在后来澄清,一般人在家打打小牌不算赌,大伙人才松一口气。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