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小费,给还是不给?(在日本埋单之一)

【饮食男女20160512】很久以前,我曾听说美国游客是最受全球餐饮酒店服务人员欢迎的游客。不是因为他们格外有礼友善,也不是因为他们习惯逆来顺受不投诉(恰恰相反,许多美国游客简直把投诉当成人生嗜好,烦得要命);而是因为他们舍得。从塞到酒店门内赶出来拿行李小弟手里的铜板,到第二天早上搁在房内枕头上面留给清洁女佣的零钱,美国游客小费给的总是那么大方,无一遗漏。更别说他们在餐厅里的豪爽了;如果高兴,在几乎成为行规的账单总额百分之十五以外,他们还能在单子上头多放几张钞票。要是去了门高马大看人低的名店,那就更是连带位小姐也得打点一番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相反地,中国游客就比较难捉摸了。在数量庞大,成分复杂,出身背景差距极大的中国游客群里,有的习惯了内地那「为人民服务」的文化,完全不知小费为何物;有的则豪迈过人,但凡出手皆以百元现钞起步,仿佛不如此则怕赢不到人家尊重似的。我听过最极端的例子是一个曾经长住香港顶级酒店的豪客,他认为这间酒店的服务简直是天堂等级,他们知道他英文不好,于是在房内所有电子开关按钮上面都特地贴了写着中文翻译的小纸条。所以总是留在房内办公会客的他,为了回报这分诚意,每次有人进来服务都是港币五百、一千地发。又由于酒店知道他爱泡茶,于是每天都会有人进来几回,一次次地献上一只灌满开水的铜壶。当然,如此体贴的服务,那一千块现钞是少不了的。我很好奇,为什么明明他的房里有开水壶,客房服务人员还要那么殷勤地不断敲门送水。但不管怎么样也好,终于事情发展到一个地步,每隔一小时就有人按他门铃,而且每次来的人都不同,可他们都问同一个问题:「X先生,请问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替您做的吗?」,而结局都是他从裤袋掏出一张钞票打发。

就是这样,总有人以为这才是让人家看得起自己的最佳方法。人家愈是出名显赫,我就得特别阔绰,否则自己失礼事小,丢了中国人的脸事大。但这真是通行全球的金规玉律,走到哪儿都走得通的「普世价值」吗?当然不是。就和中国在政治上要讲「三个自信」,要坚定不移地支持具有「中国特色」的自我道路一样;小费这回事也有它的文化差异,并非每个地方的人都会欢迎夸张的小费金额。

比如日本,传统上就是个不习惯收小费的地方。可随着服务标准的全球化,今天日本许多惯待国际旅客的星级酒店的服务人员也开始能够适应美式的小费文化了,你塞点钱给门房bell boy,他们不再尴尬。不过,到了旅馆和料亭这类老派作风主导的地方,情况就有点不一样了。一般而言,服务费早已算在价格里头,不必额外多给。假如你不只在埋单结账的时候打点小费,甚至还给得非常大方,你很有可能会看见人家一脸错愕的神色。那不是惊喜过度呆住了,而是单纯地震惊。在一些传承百年以上的老店家看来,这大概意味着他们一定做错了什么,要不然客人怎么会这样子来羞辱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