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新种族主义

很多观察家都发现种族主义正在死灰复燃,一种大家都以为早就完蛋的意识型态。你看,德国人已经为了二次世界大战的种族灭绝政策道歉再道歉;马丁路德金的梦想即使还未完全实现,至少美国不再有巴士会把黑人和白人分开在两组座位;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也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坐了十年苦牢的曼德拉不只当上了总统,而且已荣休下来享受世界性的声誉。

还有甚么种族主义?当然,今年被奥斯卡奖提名最佳男主角的《卢旺达大酒店》(Hotel Rwanda)一出,又提了大家10年前的卢旺达,曾经发生过100万人惨死的灭族大屠杀。但是不少人都觉得那又是第三世界落后地区的事,「文明世界」经过惨痛的历史教训,不可能再有同类事件,甚至不可能再有明目张胆的种族主义主张。

然而,就在这个种族主义似乎已经成为过时鬼魂的时候,种族主义正改头换面悄悄地溜了回来,其基因甚至还潜伏在近日火热的中国民族主义里面。大家知道澳洲有汉森领导的「民族党」,试图恢复「白澳政策」;法国也有勒庞,想要维护法兰西的纯正血统。

这批新种族主义者和法西斯有明显的不同,他们不认为白人要比其他人种优越,不会提出同化不同族裔的要求,更不敢说出种族灭绝和清洗等激烈言词。他们的主张很简单,他们只是要亚洲移民回到亚洲,阿拉伯人回到北非。他们甚至表示尊重文化差异,尊重亚洲人及阿拉伯人,只要他们住在他们该住的老家。

文化多元主义曾经是对治一元独裁的种族主义的药方,对比起认为这个世界只应该剩下一种人,或者起码该让最优秀的种族统领其他人的想法,多元主义支持各个文化各有特色彼此平等。但就是在这个似乎十分开放的文化多元主义之上,新种族主义诞生了。新种族主义不提生物学定义上的人种问题,反从文化着手,极度强调每一种文化的特性。

不同的文化应该安放在各自所属的地区,不得混淆杂居。所以法国应该留给真正的法国人,而非崇拜阿拉的穆斯林,就算他们改宗天主教,法文讲到「勒勒」声,他们血液里的阿拉伯文化还是换不了洗不掉的。要小心的是,中国式的民族主义也有点这种特色,把文化和血源混为一谈,爱说「炎黄子孙理所当然地要认识中国文化」,普通话讲不好成不了真正的中国人一类论调。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